比特币经济学 11 : 代际剥削

比特币经济学.png

比特币经济学:基于BitcoinSV的全新视角来重新构想世界经济格局 #

Recreating Economics based on Bitcoin : Reimagining the world economic landscape based on a new perspective of BitcoinSV #

CONTENTS (目录) #

比特币经济学 : 首页
比特币经济学 1 : 开讲
比特币经济学 2 : 法律
比特币经济学 3 : CSW
比特币经济学 4 : 法币崩溃
比特币经济学 5 : 核心概念定调
比特币经济学 6 : 经济危机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7 : 路径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8 : 万链归一
比特币经济学 9 : 产业区块链
比特币经济学 10 : 去中心化
比特币经济学 11 : 代际剥削
比特币经济学 12 : 族群矛盾
READ MORE (更多文章)……

Conversation : 中心化世界的“代际剥削” 2020.5.1 ~ 5.5 #

hslayj:
雷达里奥说:“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就像蚂蚁一样忙于在短暂的生命中搬运面包屑,而不是对全局规律和宏观周期、驱动它们的重要且相互关联的事物、我们在周期中的所处位置、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有更广阔的视野。”这其实就是没有全局性金融稳定框架下人类必须经历的囚徒困境周期,也是没有比特币bsv思维人群中的最高智慧对未来世界的重要预知,比特币就是人类的诺亚方舟,拯救这个周期性崩溃的世界。
“In a way, we are as busy as ants moving crumbs around our short lives,” says redario, “rather than having a broader view of global patterns and macro cycles, the important and interconnected things that drive them, where we are in the cycle, and what might happen next.” In fact, this is the prisoner’s dilemma cycle that mankind must go through without the framework of 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and it is also the important prediction of the future world without the highest wisdom of BSV thinking group. Bitcoin is Noah’s ark for mankind to save the world from periodic collapse.

hslayj:
Share Link

hslayj:
今天就主要讲一讲中心化世界的“代际剥削”问题。
 Today I will focus on the issue of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in a centralized world.

所谓的“代际剥削”问题,主要就是指决策者和结果承担者不是同一代人的时候,决策者通常可能听不见决策的负面反馈,而下一代人也缺乏政治博弈能力去矫正决策者的决策行为,于是决策者可能会偏向于牺牲未来代际利益来满足当下社会需求,这种基于代际利益和代际权力的不对等差异最终就会导致“代际竞争”,而这种竞争与其它竞争不同的一点是,由于反对信息的缺乏,人们甚至可能都意识不到这种竞争的存在,更别说有效阻止代际竞争的发生了,由于反对力量的相对缺乏,“代际竞争”最后很容易转变为“代际剥削”。
The so-called “generation exploitation”, is mainly refers to the decision makers and the result is not the same generation, considering decision-makers usually can hear negative feedback, and the next generation is a lack of political game ability to correct decision-makers decision-making behavior, and policymakers may prefer to sacrifice the future generational interests to meet the social demand, this based on generational differences in interests and unequal power generation will eventually lead to “generational competition”, and this kind of competition with other different point is, as opposed to lack of information, people may even be unaware of this competition, Not to mention effectively preventing the occurrence of intergenerational competition. Due to the relative lack of opposition, “intergenerational competition” can easily turn into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in the end.

本质上来说,国家债务体系就是一个典型的“代际竞争”重灾区,对于个人或者公司来说,举债权利和偿债义务是对等的,自己借的债自己还,就会让这类借贷相对来说更加谨慎。而对于政治决策体来说,举债权利是由任期制内的短期政府拥有的,而偿债义务却是未来的整个社会承担的,当政治问题的解决压力达到一定程度时,政治家将不得不通过“代际剥削”来应对眼下的燃眉之急。
In essence, the national debt system is a typical “intergenerational competition” disaster zone, for individuals or companies, the right to borrow and debt obligations are equal, their own debt, will make this kind of borrowing relatively more cautious. For the political decision-makers, the borrowing right is owned by the short-term government within the term system, while the debt repayment obligation is assumed by the whole society in the future. When the pressure to solve the political problem reaches a certain degree, the politicians will have to deal with the immediate emergency through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然而,“代际剥削”并不仅仅发生在国债领域,法币通胀本质其实也是对未来货币信用的透支,其本质是一种金融货币领域的“代际剥削”;环境污染同样是用未来的环境牺牲换取现在人的经济发展利益,其本质是一种生存领域的“代际剥削”;遗产的财富传承使得当代人因为竞争导致的地位不平等遗传到下一代人身上,其本质也是一种遗传上的“代际剥削”;房地产市场带动了现代经济的起飞却牺牲了年轻人的住房权利,其本质也是一种基本权利的“代际剥削”;债务经济刺激了当代人的经济腾飞却让未来人背负起了巨大的偿债压力,其本质也是一种经济资源的“代际剥削”。
However,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does not just occur in the field of national debt. The essence of fce inflation is actually an overdraft of future monetary credit.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is also the exchange of the future environmental sacrifice for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present people, its essence is a kind of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in the field of survival; The inheritance of inheritance wealth makes the unequal status of current people inherited to the next generation due to competition, which is also a kind of genetic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The real estate market led the modern economy to take off but sacrificed the housing rights of the young people. The debt economy stimulates the economic take-off of the present generation but makes the future people bear the huge debt repayment pressure.

然而,这种“代际剥削”逻辑一旦长期发展下去,整个社会的年轻人的未来将会被透支殆尽。很多时候,一个社会的信用垮塌并不是一届政府内完成的,而是多届政府的“代际剥削”累计下来的综合经济反馈。“代际剥削”的最终结果可能就是整个社会秩序的彻底重构,愤怒的年轻人会毁掉那个让他们看不到出路的世界,彻底甩掉上辈人通过代际剥削加持在他们身上的“经济负担”,社会动荡甚至国家战争和可能就由此迸发了。
However, once this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logic develops in the long run, the future of the young people in the whole society will be exhausted. In many cases, the credit collapse of a society is not completed within a single government, but a comprehensive economic feedback accumulated by the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of multiple governments. The final result of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may be the complete reconstruction of the entire social order, in which angry young people will destroy the world out of which they can’t see a way out, and the “economic burden” imposed on them by previous generations through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will be completely removed, from which social unrest and even national wars may erupt.

中心化世界永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代际间的信息不对称、权利不对称、环境不对称使得“代际剥削”是正常社会成本最小的剥削方案,而“代际剥削”的最终解题密码,我认为藏在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世界中。
The centralized world can never solve this problem. The information asymmetry, rights asymmetry and environment asymmetry between generations make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the least expensive exploitation scheme in the normal society, and the final password for solving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I think, lies in the decentralized bitcoin world.

hslayj:
如果BSV最终万链归一成功,比特币BSV是人类第一次能够建立永续信用体系的系统,是人类第一次能够战胜“时间腐蚀一切”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它让人类在时间的面前,终于有了第一个可靠的财富体系和信用体系,比特币不依赖于个人、组织、国家的兴衰成败,其本身的内在逻辑就能成为世界永续发展的逻辑基础,比特币之于人类文明的意义,类似于蒸汽机之于工业革命的意义一样,它代表着一次整体的文明底层逻辑的进步与升级。
If the BSV eventually chains unto a success, the currency BSV is able to build a sustainable system of credit system for the first time,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human can conquer everything “” time corrosion of decentralized solution, it lets the human in the face of time, finally have the fortunes of the first reliable system and credit system, the currency is not dependent on the individual, organization, national rise and fall of the success or failure, its own internal logic can become a logical foundation of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currency is to the significance of human civilization, similar to the steam engine is to the meaning of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it is representing a whole civilization progress and to upgrade the underlying logic.

BSV的稳定可预期货币供应量对于所有时代的人来说都是一样的,都是2100万枚,因此政府将不能通过货币增发的方式发起“代际剥削”行为,政府将只能利用手头的资源来完成政治承诺和经济秩序的构建。而政府的能力不足以应对现实挑战时,政府破产的秩序将排在“代际剥削”这个选项的前面。
The stable and predictable money supply of BSV is the same for people of all ages, which is 21 million pieces. Therefore, the government will not be able to initiate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through money issuance, and the government will only be able to complete the construction of political commitment and economic order with the resources at hand. And when the state’s capacity is insufficient to meet the practical challenges, the order of state bankruptcy will rank above the option of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由于全球的货币总量保持一致,数字货币将拥有非常好的储值性,由于比特币的底层矿工节点是一套对等网络体系,数字货币将有非常好的国界穿透力,这将使得数字货币拥有非常好的流通性,储值信用的可靠与流通量的保证使得比特币BSV将成为人类最为可靠的流动性信用资产,这种可靠性甚至高过主权债券、主权法币、贵金属、房地产等传统低风险金融产品。而良好的货币信用也会降低人们的抗通胀投资需求,债是用来还的,房子是用来住的就会成为新世界的金融常态,人们完全可以通过储存比特币来完成财富的保值甚至增值(增值速度取决于社会经济发展速度),那么在债券领域、房地产领域等当代投资品领域,就很难再次出现“代际剥削”现象,因为有钱人不会再去囤积债券和房子来完成对抗通胀。
Consistent as a result of the global monetary aggregates, digital currency will have very good stored value, due to the currency of the underlying miners node is a system of peer-to-peer networks, digital currency will have a very good borders penetration, this will enable digital currency has very good liquidity, stored value reliable and the circulation of credit guarantee makes the currency BSV will become the most reliable human the liquidity of credit assets, the reliability is higher than even sovereign bonds, sovereign fiat, precious metals, real estate and other traditional low risk financial products. And good monetary credit will reduce the inflation investment demand of people, debt is used, the house is used to live in will be a new world financial norm, it will be completely done through store COINS wealth value maintained and added (increment speed depends on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so in the field of contemporary investments such as bonds, real estate industry, it is difficult to appear again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phenomenon, because of the rich will not go to hoard bonds and house to complete against inflation.

比特币作为全世界的唯一真相之源和货币金融体系的大规模普及和应用,将催生出稳定的“比特币价格”预期,永不贬值的货币使得智能合约在历史长河中将发挥重要的代际承诺作用,例如“全球碳排放”“全球污染指数”“全球垃圾产量”这种环境指标完全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锁定承诺比特币”这种市场的方式去完成市场竞价,让高污染企业承担更大的污染成本,让高效率的治理污染企业拥有更加稳定的利润来源,从而使得环境污染慢慢变低,甚至完全消失,使得人类的文明发展可以变成永续发展逻辑,而不是透支经济模式。
Currency as the source of the world’s only truth and large-scale populariz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the monetary and financial systems, will produce a stable currency price “expectations, never devalued currency makes intelligent contract will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generational commitment in history, such as” global carbon emissions, “” global pollution index" “global garbage production” the environmental indicators can completely through “smart lock commitment contract currency” this kind of way to complete market bidding, let polluting enterprises take more pollution costs, make efficient governance polluting enterprises have a more stable source of profit, making environment pollution and slowly lower, Even completely disappear, so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civilization can becom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logic, rather than overdraw the economic model.

由于比特币是一个可全球跟踪的财富账本,财富隐匿的可能性将会大大缩小,而如果有一个全世界的统一财产继承税的区块链立法,这将使得代际传承的经济摩擦变大,使得代际传承带来的财富不平等现象被大大缓解,每一代人不会因为父辈的差异而陷入永不可更改的财富底层深渊,这个财富传承逻辑带来的“代际剥削”将被彻底打破,富人的后代可以活得很安全,穷人的后代也可以活得有希望。
Due to the wealth of the COINS is a global track books, hidden will greatly reduce the possibility of wealth, and if there is a world of unified chain block legislation of property inheritance tax, this will enable economic frictions between generations, making between generations wealth inequality is greatly ease, each generation will not because of their parents, the differences and plunge into never can change the wealth of the bottom, the wealth inheritance logic of “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will be completely broken, the offspring of the rich can live is very safe, the offspring of the poor can also live with hope.

只有真正的权力去中心化,才能造成真正的社会选择多样化和代际竞争平等化,否则任何中心化组织都无法摆脱掉控制人与控制代际的主观认知局限性,正如同自然演化一样,让社会形态自由发展、适者生存、优胜劣汰才能真正的让人类文明抵抗“中心化组织”带来的各种主观偏见影响和“代际剥削”可能。
Only real power decentralization, can cause real social diversity and equality of competition between different generations, otherwise no centralized organization can get rid of control and control generation of subjective cognitive limitations, is like a natural evolution, let the society develop, the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superior bad discard can let the human civilization of resistance “centralized organization” impact of subjective bias and “inter-generational exploitation”.

hslayj:
从短期上来看,只要CSW的中本聪身份没有被主流世界认真对待,世界就不会正视BSV体系的真正逻辑,也就不会真正理解区块链和比特币的底层意义到底是什么,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BSV都有教育投资市场和培育区块链生态的长期使命,投资市场上真正能够赚到钱的一定是知道主流市场不知道的真相的那一群人,市场跟随逻辑并不适合用来分析BSV体系。BTC不管短期来说涨成什么样,都无法回避闪电网络的违法问题、Core的中心化问题、补贴消失后的矿工激励问题,如果一条链迟早会死,那么十年以后死和明天死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都是一样的,离他们远一点比较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From short-term point of view, as long as the CSW this hearing identity has not been the mainstream in the world seriously, the world would not have to face the real logic BSV system, also won’t really understand the block chain and what the underlying meaning of the currency, in the future for a long time, the BSV are education investment market and long-term mission of cultivating block chain ecological, investment in the market can really earn money must be know the mainstream market that a group of people who don’t know the truth of the market following the BSV system logic is not suitable for analysis. BTC short run up into whatever kind, it is unable to avoid lightning network illegal question, the Core of the centralized miners incentive problem after problem, subsidies to disappear, if one chain will die sooner or later, ten years later I die and die tomorrow for value investors are the same, stay away from them is better, the gentleman don’t stand under the dangerous wall.

清风徐来:
正如文中说的"现在是我们一生中的第一次、也是自1930年大萧条以来的第一次,美联储印钞行不通了。在这种大环境下,在这个时间点博士能正名多好啊
As the article says, “for the first time in our lifetimes, and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the great depression of 1930, the federal reserve is no longer printing money. In this environment, at this point in time, how good the doctor can be

hslayj:
没有BSV体系带来的文明升级逻辑,人类的未来是十分灰暗的,多去听听和看看那些全人类的最顶尖智库的分析就能明白,这个世界正在走向经济下行、国家对抗和文明分裂,而那些最聪明和最有权力的人毫无办法,只能眼看着囚徒困境将整个人类拉向深渊,西方文明不会允许一个崭新的集体主义文明骑在他们头上,中国也不会允许自己的文明重振之路被永远的压抑和歧视,人类除了重建信任,没有更好的路可走,这就是BSV体系的历史使命,而几乎所有人,包括那些最有权力和智慧的人,目前来说对这条路都还没有全面的思考,所以BSV代表的是全人类的未来发展方向,而我们这些早期的BSVer是第一批掌握打开未来宝藏钥匙的人,要用更大的全局思考和领袖思维来考虑BSV和人类的关系,我希望任何一个早期的BSVer都能用强者的思维方式来武装自己,带领更多的人去探寻这个新文明的世界框架,正所谓“天予弗取,必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No BSV system upgrade logic of civilization, the future of humanity is very dull, how to listen to and look at those of mankind’s most top think-tank analysis to know that the world is heading for the economic downturn, the national rivalries and civilization, and the most intelligent and the most powerful man in no way, can only watched the prisoner’s dilemma the whole mankind to the abyss, western civilization will not allow a new collectivism civilization riding on them, and China will not allow his road of the revive of civilization is forever of oppression and discrimination, human in addition to restore trust, there is no better way to go, this is the historical mission of BSV system, Almost all people, including the most powerful and wise man, for the moment on the road is not comprehensive thinking, so the BSV represent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mankind, and we these early BSVer is among the first to master the key to the future treasure, want to use a larger global leaders thinking and thinking to consider BSV and human relations, I hope that any early BSVer can use the way of thinking of the strong to arm themselves, to lead more people to explore the new civilization of the world frame, is the so-called "days to take, will suffer from the till no, by the bullet”.

hslayj:
今天聊一聊我能构想到的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场景化的问题,从本质上来讲,智能合约是一种用计算机程序来执行特定合同约定的链上逻辑,目前还没有看到非常实用的落地应用,不过这并不代表智能合约没用,而仅仅是因为时机没到而已,我认为智能合约按照参与方的数量可以简单分为单方智能合约、双方智能合约、三方智能合约和多方智能合约这四种形式,只有彻底了解智能合约到底是什么、能做什么,才能理解为什么只有BSV体系才能真正成为唯一可执行智能合约的区块链系统,下面就简单的描述一下这四种智能合约场景、实现方式以及可能的现实影响。
Today I can talk about ideas to block chain problem of intelligent contract scene, essentially, a smart contract is a kind of use computer program to perform a specific contract on the chain of logic, there is no see very practical application landing, but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intelligent contract was useless, but simply because the timing didn’t arrive, I think the smart contracts according to the number of participants can be divided into unilateral simple intelligence, intelligent contract both sides, and the three parties contract intelligence contracts and multiple intelligence are the four kinds of form, only a thorough understanding of smart contract what, can do, To understand why only BSV system can truly become the only block chain system that can execute smart contracts, the following is a 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four smart contract scenarios, implementation methods and possible practical impacts.

①:首先是单方智能合约,也就是自己的合约由自己执行,这也是最简单的智能合约。这种合约的最直接应用就是财富时间锁,把自己的BSV通过链上的时间锁规则锁定,在未来某一个时候取出,这种智能合约的用途有很多,比如对于冲动消费群体和吃青春饭的职业群体,可以用这种智能合约对冲自己的消费习惯和职业缺陷(例如NBA退役球员的财富统计,大部分球员甚至在退役五年内就会破产),而每个人其实都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养老金的准备,防止老无所依的金融窘迫情况发生。
①: first is the unilateral intelligent contract, that is, their own contract by their own execution, this is also the most simple intelligent contract. The most direct application of this kind of contract is wealth time lock, and put his own BSV rules of time through the chain lock lock, sometime in the future, the smart contract has many USES, such as youth meal for impulsive consumer groups and the professional group, can use the smart contracts to hedge their spending habits and career defects (such as the wealth of the retired NBA player statistics, most of the players and even go bankrupt in retired five years), and everyone can use it this way for pension to prevent financial distress situation of no country for old men.

每个人自己给自己养老在经济学上是一种比政府给所有人养老更加有效率的方式,因为前者是自己的钱自己花,后者是自己的钱给别人花,养老金亏空是一个全球性的政府金融问题,很多时候不得不以推迟退休年龄或者减少养老支出为代价,而老人的经济问题其实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问题,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其实危害的是每一个人的幸福,而老人有一定的财富能力以后,年轻人的社会负担就会变小,社会的崇老行为将被经济学原理所加持,国家养老金体系也不会面临庞氏破产问题。
Each person oneself give oneself endowment on economics is a more efficient way than governments to all, because the former is my own money oneself flower, which is their own money to others, the pension shortfall is a global government financial problems, most of the time have to delay the retirement age or reduce pension spending at the expense of, and the economic problem of the old man is every person actually experience problems, this problem is not good, actually harm is each person’s happiness, and when the old man has a certain ability of wealth, social burden of young people will become smaller, society advocates the old behavior will blessing by principles of economics, Nor will the state pension system face a ponzi bankruptcy.

然而,单方智能合约的链上执行,有几个前提条件:首先是稳定的质押财产价值,在通胀体系下,这个条件是不可能具备的,否则九十年代压了一万元觉得很牛了,现在可能没几天就花光了,只有永不贬值的资产才能够有能力作为单方智能合约的质押标的。而每一种区块链唯一能质押的,其实就是自己链所代表的币或者通证,也就说要完成这种智能合约,必须要非通胀链。其次是永续型经济模型,我们可以想象一个链如果还没有度过生存期,那么就不存在可靠的时间锁功能,就更不用去想锁定财产的问题了,人老了链没了,应该是这种情况下的真实写照,而要成为永续型的经济模型,就必须做到自然垄断、合法性、去权力中心这三个条件,没有自然垄断就会不断面临链竞争和吞并问题,要做到自然垄断就必须万链归一成为全球唯一真相之源,没有合法性就会不断面临政府取缔风险,现在没取缔不代表以后不会取缔,只有让政府也成为参与方,区块链的长久合法地位才有保证,没有去权力中心性就会不断面临权力中心的撸羊毛问题,即使不被中心撸羊毛,权力中心的协议规则迭代和权力执行者转移都可能带来长久的链上信用损害。
Chain execution of unilateral intelligence contracts, however, there are several prerequisites: the first is the stable value of the pledged properties, under the inflation system, it is impossible to have the condition of this, or pressure in the ninety s ten thousand yuan feel very cow, may spend a few days now, only a depreciation of the assets to have the ability as a pledge of unilateral intelligence contracts. And each kind of block chain can pledge only, in fact, is the currency or certificate represented by its own chain, which means that to complete this kind of intelligent contract, must be non-inflationary chain. Type followed by a sustainable economic model, we can imagine if you don’t have a chain for survival, so there is no reliable time lock function, more don’t want to lock in the property, the old chain is gone, it should be this kind of circumstance, and to be a sustainable economic model, it must be a natural monopoly, legitimacy, to power the three conditions, there is no natural monopoly will constantly problem chain competition and annexation, to achieve a natural monopoly must be all becomes the source of the world’s only truth belong to a chain, without legitimacy would constantly face the government to ban risk, now banned do not represent won’t banned, Only when the government becomes a participant can the long-term legal status of blockchain be guaranteed. Without centralization of power, it will constantly face the problem of removing the wool from the power center. Even if the wool is not removed from the power center, the iteration of agreement rules and the transfer of power executor of the power center may bring long-term credit damage on the chain.

所以,即使最简单的单方智能合约,也运用到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时间长效信用属性和去权力中心属性,信用本身是一个时间积累的诚实量,抛开时间积累去谈信用毫无意义,而能做到永续化的区块链,现在只有BSV。
Therefore, even the simplest unilateral smart contract also applies the time-long-acting credit attribute and power-center attribute of bitcoin and blockchain. Credit itself is an honest amount accumulated over time. It is meaningless to talk about credit without time accumulation.

②:其次是双方智能合约,这种智能合约的逻辑可能就需要由写死的程序来完成了,比如期货这种有具体证券具体时间具体价格的标的就很容易写成这种智能合约,再比如遗产智能协议,由于害怕败家子出现,财富持有人可以在生前设定死后通过定期解锁一部分财富到指定人账号的行为,广义上讲,任何可以通过链上代码编程来完成的合约执行逻辑,最后都可能成为双方智能合约。
② : the second is the intelligence, the smart contract by writing death program logic might need to complete, such as futures that have specific securities specific price of the specific time can easily be written as the smart contracts, intelligent protocol such as heritage, again afraid of the black sheep of his family, wealth holders can set in after the death of part through regular unlock wealth to the designated account behavior, a broad sense, any contract can be finished by chain code programming execution logic, finally can be both smart contracts.

双方智能合约可以让合同摩擦变得非常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可以广泛存在于绝大部分的合约应用领域,我认为双方智能合约的模板探索市场很有可能出现早期的BSV生态的杀手级应用,因为市场蓝海非常巨大,直接和钱挂钩又有很充足的利润来源,唯一的难点可能就是怎么把现实逻辑变为链上代码逻辑。
Intelligent contract, both sides can make contract friction is very small, even negligible, so it can be widely exists in most of the contract application field, I think the smart contract template to explore the market is likely to see early BSV ecological killer application, because the blue ocean market is enormous, and money tied directly and abundant source of profit, the only difficulty is likely to be how to put the real logic code logic into a chain.

双方智能合约比单方智能合约稍微复杂一些,其本身对于链上的生态能力有一定要求,另外尽可能的币价稳定也会增加双方智能合约的时间信用,从而增加更多的合约应用场景。如果只考虑参与双方的自愿性和程序的可执行性问题,双方智能合约可能是对链要求最低的智能合约了,因此这种合约的价值主要在于应用广度和现实接受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讲,ETH和EOS的智能合约都属于双方智能合约,包括任意的行业链都可能引入双方智能合约。
The two-party smart contract is slightly more complicated than the one-party smart contract, and it has certain requirements on the ecological capacity of the chain. In addition, the stability of currency and price as far as possible will increase the time credit of the two-party smart contract, so as to add more contract application scenarios. If only consider participating in both voluntary and program of enforceability issue, the two sides intelligent contract may be the lowest requirements for chain intelligent contracts, so the contract value is the main application scope and realistic acceptance, in this sense, the intelligence of the ETH and EOS contract belongs to contract both sides intelligence, including any industry chain are likely to introduce intelligent contract both sides.

也正因为如此,双方智能合约这种合约形态本身的链粘度并不高,谁的链做得好,合约生态很容易就发生生态转移,而稳定性、合法性无疑会使得双方智能合约这种模式的应用场景更加多元化,因此即使在这个角度,最终的市场胜利者也只能是BSV,因为BSV体系可以干所有智能合约的事情,而行业链可能只能做某一部分双方智能合约的事情,而如果这个事情在行业链上真的做的很好,那么该双方智能合约开发方为什么不把这个合约移植到全球链BSV上占领最大的市场,成为该合约的世界标准制定者呢?
Also because of this, the two sides chain viscosity of intelligent contract the contract form itself is not high, whose chain, ecological occur easily transfer contract, legitimacy and stability, will no doubt be the intelligent contract both sides of this pattern application scenario is more diversified, so even in this Angle, the winner is the final market BSV, because all the smart contract BSV system can do and the industry chain can only do a part of the intelligent contract, and if the things really do well in the industry chain, So why don’t the two smart contract developers port this contract to the largest market in the global chain BSV and become the world standard setters for this contract?

③:再次是三方智能合约,现实世界是十分复杂的,计算机程序能力是十分有限的,因此由代码来作为唯一规则的执行方在很多复杂的具体领域将变得不适用,引入中间仲裁人将变得十分必要。
③: The third is the tripartite intelligent contract. The real world is very complex, and the computer programming ability is very limited, so the code as the only rule executor will not be applicable in many complex specific areas, and the introduction of an intermediary will become necessary.

那为什么这种情况不直接去法院解决而要引用智能合约呢?因为法院的执法逻辑是依靠国家暴力机器保障的,而智能合约的执行逻辑是依靠仲裁方的特定权限执行链上资产归属来保证的。执法逻辑保证方式不一样,应用场景也会变得很不一样。
So why don’t we just go to court and invoke the smart contract? Because the law enforcement logic of the court is guaranteed by the state violence machine, while the execution logic of the intelligent contract is guaranteed by the asset ownership on the execution chain of the specific authority of the arbitrator. Enforcement logic guarantees in different ways, and application scenarios can be very different.

比如说跨国贸易和国家之间的交易就不适用于国家暴力保障执法权问题,而这个时候,就可以引入国际第三方仲裁方或者信用平台在一开始就作为三方智能合约的建设方和执行方,在合约开始时合同的甲方和乙方都在三方智能合约平台上质押一部分BSV,合同完结后按照合同内容取回各自质押财产,如果发生合约冲突或者违约行为,那么将后由第三方仲裁违约责任,判罚质押金额的最终归属权问题,完成合约分歧的最终执行定义权限履责。
Such as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trade between countries is not applicable to state violence security law enforcement issues, and this time, you can introduc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party or a third party credit platform at the outset as a tripartite intelligent contracts and execution of project owner,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contract of the contract, party a and party b in three part of intelligence platform pledge contract BSV,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e contrac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ntract content to retrieve the pledged property, if there is a conflict or breach contract, then the liability for breach of contract, by a third party after the arbitration decision pledge amount is the ultimate ownership of problems, finally complete the contract of differences fulfillment of execute permissions defined responsibilities.

在未来的比特币经济世界真正出现后,很多领域的政府权限都会发生退潮现象,而暴力的退化会使得法律体系的执行能力变弱,而三方智能合约的出现会更好的弥补这种政治真空带来的法律体系漏洞问题,为最终的全球无暴力体系打好法律信用基础。
Currency in the future economic world, real phenomena occur in many areas of government power low tide, and degradation of violence will make the legal system of executive ability weak, the three sides of the emergence of intelligent contracts would be better to make up for the loopholes in the legal system of the political vacuum, the world without violence system as the ultimate in legal credit basis.

三方智能合约的最终目的其实是法律体系的逻辑升级。而一个全球信用体系的建立以及全球的唯一真相之源,才能让取证更简单、执法更透明、违法更容易暴露,使得执法成本变低、违法成本变高、执法部门的多元化、全球化、专业化甚至商业化得到更多的信用加持。
The ultimate goal of the tripartite smart contract is actually the logical upgrading of the legal system. Only the establishment of a global credit system and the only source of truth in the world can make evidence easier, law enforcement more transparent, and law violations more easily exposed, so that law enforcement costs become lower, law enforcement costs become higher, and law enforcement departments’ diversification, globalization, specialization and even commercialization can get more credit.

④:最后是多方智能合约,当参与方很多时,链上代码执行逻辑和第三方仲裁逻辑可能就需要混合采用,在常规状态下完成链上代码逻辑的自动执行,在争议情况下,及时引入第三方仲裁机构进行争议调解就变得很有必要。
④: Finally, the multi-party intelligent contract. When there are many participants, the code execution logic on the chain and the third-party arbitration logic may need to be mixed. The automatic execution of the code logic on the chain can be completed in a regular state.

多方智能合约可能将是未来应用领域最多的智能合约,比如证券金融市场的智能合约化、国际条约的智能合约化、商品交易的智能合约化,一方面日常的买卖可以交给程序完成与规范,另一方面出现了违法行为,人为介入也将可能,这会让智能合约市场的效率化、灵活化和公平化被同时保证。
Many intelligent contract most likely will be the future applications of intelligent contracts, such as securities financial market intelligence intelligent contracts contracts, the international treaty, the intelligence of commodities trading contracts, on the one hand, daily business can be done to the process and specification, the illegal act on the other hand, human intervention will also be possible, it makes the intelligent contract market efficiency, flexible and fair is guaranteed at the same time.

真实世界的智能合约化将使得执法者的权力大小被具体数额的BSV量化,过度执法将被遏制,而由于合约内容的链上不可篡改性,违约者的行为可以在链上追溯,这将使得全民监督、全民举证在区块链技术上将成为可能。当执法成本很低、执法难度很小、发现违法也很容易时,智能合约市场的违约成本就会急剧上升,合约规则很容易就会变为社会行动规范,法外之地将会越来越少。
The smart contracting of the real world will make the power of law enforcers quantified by specific amount of BSV, and excessive enforcement will be restrained. And due to the non-tampering of the contract content, the behavior of defaulters can be traced on the chain, which will make it possible for the whole people to supervise and prove in the block chain technology. When law enforcement is cheap, difficult and easy to detect, the cost of default in a smart contract market rises sharply, contract rules can easily become norms of social action, and there will be less and less space outside the law.

多方智能合约同样要求法律亲和的区块链以及万链归一后的区块链,因为没有规则的唯一性,就很难有执法的统一性,把一堆复杂数据丢给执法者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的,让执法者能够得到整个体系的加持,就必须使得整个体系有一个统一的规则和可预期性,我们不可能把一千条链规则丢给执法者,然后对他们说,你们看着办吧。
Many intelligent contract law also requires affinity of chain and chain unto one after the block chain, because of the uniqueness of no rules, it is difficult to have the uniformity of law enforcement left a heap of complex data to law enforcement is not solve the real problem, allows them to get the system’s blessing, you must make the whole system has a unified rules and predictability, we can’t throw one thousand chain rule for law enforcement, and then said to them, it’s up to you.

多方智能合约发展的到最后一定会反向的影响整个世界的底层运行规则,上链数据使得人们在公共领域的违法成本更大于是更倾向于诚实,所有人诚实后带来的交易摩擦减小和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反过来又会促进经济的长期成长,也只有在BSV体系能够反向影响真实世界的逻辑的时候,诚实世界才会真正的到来。
Multiple intelligence development contracts in the end will reverse the effects of the underlying operating rules of the world, the chain data makes it illegal to cost more and more in the field of public tend to be honesty, all brought by the honest trading friction reducing and mutual trust between people, in turn, will promote the economy’s long-term growth, also only in BSV system can reverse effect of the real world logic, the arrival of the world will truly honest.

在公共领域中,只有当我们诚实的对待每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才能被每个人诚实对待。
In the public sphere, we can only be treated honestly by everyone if we are honest with everyone.

⑤:综上所述,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并不仅仅只有“代码即法律的”双方智能合约,它代表了整个人类法律体系从合同逻辑、取证逻辑、执法逻辑的全面逻辑升级,而要实现这些逻辑,区块链必须完成权力的去中心化、金融体系的去通胀化、万链归一的自然垄断化、链逻辑的永续化、区块链的合法化,这些逻辑对智能合约的广义运用缺一不可,否则就只能做成ETH那样的三脚猫,成为一个看似区块链的玩具。
⑤: Above all, block chain intelligent contract is not only intelligent contract “code of law” both sides, it represents the whole human law system from contract logic, forensic logic, law enforcement logic logic comprehensive promotion, and to achieve this logic, block chain must complete the decentralization of power, of the financial system to inflation, the chain to a natural monopoly, chain logic of sustainable, legalization of block chain, the generalized use of logic for smart contracts are short of one cannot, otherwise, they can only make the ETH tripods cat, become a seemingly chain block toys.

曾健:
在谈BSV应用的时候,可否能详细解释下BSV是什么,他的构成,底层,与现实世界的什么非常相似,意即非常通俗易懂,6岁小孩也可明白。我实在看不懂你写的高大上非常遥远的哲学或者就是我瞎说的臆想。如果能简单化之,我猜想必能走进千家万户@hslayj 非常期待您能有时间帮我解惑,谢谢
When talking about BSV application, could you please explain in detail what BSV is? Its structure, the bottom layer, is very similar to what is in the real world, which means it is very easy to understand, even for a six-year-old child. I can’t make sense of your lofty, far-off philosophy or my idle imagination. If it can be simplified, I guess it will reach into thousands of homes

hslayj:
BSV具体是什么,BSV社区其实已经有很多讨论和文章了,包括邱少的公众号、CSW的博客、刘晔律师的翻译其实都主要在诠释BSV到底是什么,如果有不懂的,也可以在这个群里面提出来,针对具体问题一起讨论就好了,欢迎对具体不明白的地方提出各类具体问题甚至质疑,我也认为接地气很重要,所以没有在网上写文章,而是建了这个群,有问题随时在群里提,在群里解决,其实我也需要大家反馈哪里不懂,我才好针对性的说,都不说话,我以为是都懂了。欢迎各种问题,有问题才有答案😊
BSV what is specific, BSV community is already have a lot of discussions and articles, including the high fewer public number, CSW blog, lawyer liu translation are mainly i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BSV exactly is what, if you have don’t understand, also can be in this group, in view of the specific issues to discuss, welcome to the specific question of all kinds of specific problems and even don’t know where, I also think it’s important to ground, so there is no writing an article on the net, but this group, there is a problem in the group at any time, settled in the group, in fact, I also need your feedback where do not understand, I just good targeted said, I thought I understood. Welcome all kinds of problems, there is a problem just have the answer 😊

曾健:
不过CSW的博客、刘晔律师都是精深专业的,如果能出一版科普版想必是个好主意
But the blog of CSW, lawyer liu ye is profound and professional, if you can produce a version of the popular science version would be a good idea

rex:
[名片] 邱少贤撩Metanet,邱少的公众号就很科普

邱少贤:
嗯,其实有一些了解的可以直接看 https://metanet.press/rebirth/ 
我希望我的公众号可以更接地气一些,也欢迎大家留言反馈
Well, there are some understanding can be directly at https://metanet.press/rebirth/
I hope my public number can be more down-to-earth, also welcome everyone to comment feedback

hslayj:
BSV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去权力中心的信用网络,这里面有三个关键词去权力中心、信用和网络。
The essence of BSV is actually a credit network to power center, which has three key words to power center, credit and network.

去权力中心本质上就有点像美国现代政治制度的三权分立那个意思,围绕着宪法精神这个初始协议,执法者、立法者、执政者相互制约,从而能够让政治不被独裁者垄断,形成一个权力的三角结构,防止政治权力的作恶。
Going to the center of power is essentially like 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in the modern American political system. Around the original agreement of the spirit of the constitution, the law enforcer, the legislator and the executive check each other, so that politics can not be monopolized by the dictator, forming a triangle structure of power and preventing the evil of political power.

信用体系,就有点像现代社会的金融体系,一个人、一个组织是否可靠,其实都可以用信用来衡量,信用高的就能够用更低的成本赢得更多的资源,信用值低的可能很多事情都做不起来,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你老板问你借100块,你可能觉得没问题,到了街上一个陌生人问你借100块,你可能就不会借了,这本质就是信用问题。
Credit system, which is a bit like the financial system of modern society, a person, an organization is reliable, it can be measured by credit, credit high can use lower cost to win more resources, low credit value may not many things to do, take a simple example of this is your boss ask you borrow $100, you might think that no problem, a stranger in the street ask you borrow $100, you probably shouldn’t be borrowed, the essence is the credit problems.

网络其实就可以用互联网来理解,每个人都可以从网络中获取信息,消除对真实世界各种事情的信息不对称,比如你以前去商场买衣服,你关于这个衣服的信息可能只能从销售员口里得知,于是很容易被宰,但是你现在买衣服,电商的各种款式比对、价格比对、品牌比对让你对衣服的了解更充分,就更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东西。
Network can use the Internet to understand actually, everyone can get information from the network, to eliminate asymmetric information of the real world all sorts of things, such as you used to go to the mall to buy clothes, information about the clothes you may only be learned from a salesman’s mouth, so it is easy to kill, but now you buy clothes, electricity, various style than price comparison, brand than let you know about clothes and more fully to find more suitable for their own things.

BSV在我的理解就是把去中心化、信用化和网络化这三个维度的事情都做到了极致,用2008年的比特币白皮书展现出来了,所以BSV是一个人类文明级别的发明,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比特币被一些无政府主义者带偏了,所以出现了现在的BTC和各种币圈乱象,但是要实现真正的解决人类问题的终极理想,靠骗术、金钱和权力都是没用的,一定要有可实现的路径,而BSV就是唯一走在这条路径上的技术方案。
BSV in my understanding is the decentralized, XinYongHua and network of these three dimensions of the perfection, white paper in 2008 COINS show come out, so the invention of the BSV is a level of human civilization, but for some reason, the currency by some anarchists take partial, so now the BTC and various currency mess, but in order to realize the real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human ultimate ideal, rely on deception, money and power is useless, must have a path can be realized, the BSV is the only walking on this path.

具体问题、具体讨论,不管多么接地气的东西,其实都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组成的,每个人所处的视野和角度不一样,问题可能就不一样,所以提问也是一种贡献,因为我们将要面临的其实是真实世界99.99%都不如大家了解的人,任何的问题都是有价值的。
Specific issues, specific discussion, no matter how ground, is actually a problem of a problem, everyone in the field of vision and point of view, problems may not be the same, so the question is also a kind of contribution, because we are going to face is actually the true are less than 99.99% of the world we know, any problem is valuable.

荣哥理财师:
这个群更多的是对bsv未来的展望,需要具备一定的基础才能理解
This group is more about the prospect of BSV in the future, which requires a certain foundation to be understood

dragon:
第三方仲裁方怎么才能取得各方的信任呢?
How can the third party arbitrator gain the trust of the parties?

hslayj:
仲裁方并不需要获得所有人信任,只需要获得合约双方信任就好了,至于怎么获得合约双方信任,这可能就看谁先开发出了适用于三方智能合约的场景,完成了新领域的开疆拓土,自然就会有仲裁权的先发优势,比如淘宝之所以可以让买家的钱放在它那里等到送货完了再去给卖家,本质上也是它开辟了这种网络电商模式,开始别人要做这种生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它,如果第三方多了,那么大家选择也就多了,就可以选择历史信用更好的第三方,那时候反而更容易一些。
Arbitration is not need to get everyone trust, only need to get the contract both sides trust, trust as to how to get the contract both sides, this might see who first developed intelligent is suitable for the three parties contract, completed a new field of speakers, will naturally have arbitration first mover advantage, such as the reason why taobao can let buyers money in it the wait for shipping out to go to the seller, in essence is electric business mode, it opens up the network began to others have no choice to do this business, can only choose it, if the third party, so everyone would be more choice, can choose better credit history of a third party, It was easier then.

dragon:
群主可以讲讲为什么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没有前途
Group manager can talk about why ethereum’s smart contract doesn’t have a future

hslayj:
eth是中心化的,eth是通胀化的,eth永远做不到万链归一,eth的pos机制无法做到链生态逻辑的永续化,eth创造的大量ico永远不可能合法化,eth本质只是一个创造资金盘的资金盘,是一个还没有崩掉的庞氏骗局而已,没有啥可比性。智能合约这个概念其实早都有了,也不是eth的原创,所以他们只是把传销网络做了程序化而已,本质还是一个传销网络。
Eth is central, eth is inflationary, eth will never be able to do chain alignment, eth pos mechanism can not achieve sustainable chain ecological logic, a large number of icos created by eth can never be legalized, the essence of eth is just a capital disk to create a capital disk, is a ponzi scheme has not collapsed, there is no comparison. The concept of the intelligent contract is actually a long time ago, is not the original eth, so they just put the MLM network to do the program, the essence is still a MLM network.

清风徐来:
长期来看,所有中心化的程序都会死亡,所有生物都会死亡,只有基因永存。而这个基因,就是被记录到区块链上的代码,代码永恒。当你下载代码执行的时候,相当于你承载了这个基因存活了下来,人类归根结底也是基因的载体。
In the long run, all central programs die, all living things die, only the genes survive. And this gene is the code that is recorded on the block chain, the code is eternal. When you download the code and execute it, you carry the gene and you survive.

hslayj:
所有需要通过不断迭代完成升级的程序本质都是中心化的,只有致力于协议稳定的程序,才能称为去中心化,只有以后在法律上保证没人能乱动程序,去中心化的逻辑才能全面实现,现在只有BSV走在这条路上
All the procedures that need to be upgraded through continuous iteration are centralized in nature. Only the procedures that are committed to the stability of the protocol can be called decentralized. The logic of decentralization can be fully realized only if no one can mess with the program in the futu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Gene:
Share Link

Gene:
比特币的构造是现状资本主义社会的升级版经济系统,也是资本社会的理想状态,也会影响人类文明的大进步。
但是这种世界大同诚实社会理想状态,和人性的贪、嗔、痴、慢、疑是冲突的。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人类文明进步向来是曲折且缓慢的。共产主义也是低度考虑人性的社会理想共治,最终成为乌托邦,人类的夙望。
理想与夙愿激励人们去奋斗。
The construction of bitcoin is an upgraded version of the economic system of the current capitalist society, which is also the ideal state of the capitalist society and will also affect the great progress of human civilization.
However, this kind of ideal state of honesty society is in conflict with the greed, anger, delusion, slowness and suspicion of human nature. Ideal is ideal, reality is reality, the progress of human civilization has always been tortuous and slow. Communism is also a social ideal of co-governance with a low degree of consideration of human nature.
The ideal and long-cherished wish inspire people to struggle.

hslayj:
很多时候,决定社会走向的是博弈论,博弈关系、博弈环境、博弈工具、博弈信息等等最后共同决定了博弈手段与博弈均衡的位置,有博弈论作为支撑的理论和没有博弈论作为支撑的理论的区别就是现实与乌托邦的区别。BSV最牛的地方就是它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博弈工具区块链,而这个博弈工具可以重新塑造博弈关系、博弈环境与博弈信息,从而最终可以重塑博弈手段与博弈均衡位置。因此BSV能够实现出来的世界远远不是空想出来的乌托邦,而是有切实可行的博弈路径通往的康庄大道。网络时代和人类之前所有时代的一个巨大的差异就是知识的触手可及,只要愿意学习的人,可以很容易触碰到全球最顶尖最深邃的知识体系,这是以往任何时代的人都无法完成的,因此不必崇古也不必妄自菲薄,这是一个属于奇迹的时代。

In many cases, it is game theory that determines the social trend. Game relations, game environment, game tools, game information and so on finally jointly determine the position of game means and game equilibrium.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ories supported by game theory and those supported by no game theory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reality and utopia. The best part of BSV is that it provides a brand new game tool block chain, and this game tool can reshape the game relationship, game environment and game information, so as to eventually reshape the game means and game equilibrium position. Therefore, the world that BSV can realize is far from a utopian utopia, but a promising road with practical game paths. Of network times and The Times before all human knowledge is a huge difference within reach, as long as willing to learn, easy to touch the world’s top most profound knowledge, this is any time people can’t do, so don’t have to worship the ancient also don’t have to be modest, this is a belong to the age of miracles.

Conversation 2020.5.6 ~ 5.10 #

昊轩:
bsv小说网正当其时

hslayj:
是的,现有互联网网络结构导致的寡头数据垄断必定导致经济博弈上的数据霸权,其实错的不是腾讯,而是博弈关系,现有网文作家基本都是平台的附庸,换谁在腾讯那个位置都一样,开工资是我,平台是我的,引流是我的,IP转化要靠我、作品推荐也要靠我、网络作者是海量的,这个博弈关系太不对等了,找法律扯也扯不清楚,都闹罢工了,作家也受不了,时间久了就是整个产业的倒退多输局面。解决这种问题确实只能在一开始就把数据产权确权清楚,数据不在平台那里,平台要立规矩就要考虑到作家的数据转移问题,也就形成了平等博弈,知识产权这种高价值数据的公正靠市场解决不了、靠法律解决不了,只有靠BSV的个人数据产权逻辑才有解决的希望。

荣哥理财师:
网文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相当于罢工一天。传统的网文版权问题已经面临巨大的挑战,按道理这是一个转折点,巨大的机会就摆在面前,有BSV开发者尝试在这方面进行开发吗

昊轩:
bsv持有者大都囤币升值,会不会引发通缩危机?

hslayj:
我的逻辑是,如果BSV能完成全世界范围内的遗产税高税收的全球立法,通缩带来的财富板结造成的阶级矛盾就能被缓解甚至彻底治愈,如果BSV能够无限分割或者今后立法能有效回收长期的无主BSV财富,BSV的交易单位也不会面临不够的情况,前者需要世界范围内的BSV立法体系,后者需要BSV协议的合法升级逻辑。

如果没有法律支持,如同BTC逻辑那样,最后的结果即使是法币彻底让位了,愤怒的穷人也会通过民粹政治毁掉BTC的矿机生态,让所有人有活路,是一个新的经济理论必须考虑的问题。

袁美新:
假比特币在狂涨,真比特币涨不动

China Eric 杨正:
囤币的和做合约的是对立关系,做合约的没信仰、没情怀,纯属投机,往往被割最惨的就是这些人。在历史人物中,我们都知道两面派都没好下场😃真比特被他们玩儿坏了,交易所欠大量散户的比特币,用数据砸盘、拉盘

昊轩:
假币在追杀空头大户

China Eric 杨正:
新的博弈正在开启……

2013-2015年交易所还是比较纯洁的,靠手续费赚钱,2015-2018年交易所靠项目方赚钱,现在交易所靠合约赚钱。以前的玩法都玩砸了,交易所以点卡打折的方式,早已卖出了未来几年的交易费。所以,交易所赚交易费已经是过去时。

2017年是项目方最多的,上币,割项目方,项目方成了最大的财富搬运工、送快递的。项目方惨不忍睹。而且还要面对投资者的维权。而交易所在幕后暗自窃喜。收获最大的是这个大蛀虫。

现在项目方极少,没人敢轻易发行新币,因为即便发行新项目,也逃不过他们轻车熟路的收割方式。所以交易所以合约爆仓赚钱。合约有无限量的比特币以及主流币。想砸到什么时候就砸到什么时候。比特币挖矿是有成本的。而交易所的虚拟盘子的比特币是没有成本的………

我们看到以上行为,资本家会以杀鸡取卵、过河拆桥的方式把游戏玩烂,以后永远无人敢用此手段收割。

我们猜想,接下来合约市场会更惨烈。反正没成本。等散户慢慢知道内幕。都不玩了,不如趁着你还有赌性,继续深割,直到割死离场。

提醒:交易所里的钱包地址是受主账户控制下的子账户,子账户只能收币,转出需要受主账户控制。而我们账户上展现出来的币余额,是一组交易所给的虚拟数据,和交易所实际币量无关。当我们大量从交易所提币的时候,交易所就会出现币荒,他们被迫会去别的交易所买币。如果我们团结一致,就能逼迫交易所吐血拉盘。提走币,让他自己玩不转。不要换人民币,在他内部资金盘换人民币他不怕。就怕大量转币走人。现在很多交易所推出了摇号提币、限量提币,实则他们根本没币

hslayj:
任何没有公开审计、没有法律监管的中心化发行的资金盘,都避免不了平台与客户之间的猜疑链,即使平台真的想要好好经营,只要不是100%的准备金储备,遇到突发黑天鹅事情来了就很容易遭遇客户的恐慌套现,最后准备金挤兑空了就不得不成为骗子,这就是币圈现在的现状,ICO也好、交易所也好,都逃不出这条猜疑链,坏的制度把好人变坏就是这个意思。

软件开发🏅金海:
公开审计,法律监管也不是中心化的救世主。瑞幸咖啡的造假和三星集资各种都是中心化弊端。好制度让坏人变好,坏制度让人变坏。

hslayj:
公开审计、法律监管是中心化金融机构的经营底线,没有这个活都活不长久,有这个了也不代表一定就能成,算是一个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

China Eric 杨正:
zhengfu控制下的交易所,利用数据拉盘、砸盘,完美的打破的衡量发行、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他们有无限量的比特币

hslayj:
如果数字货币交易所被政府监管,政府会要求他们提供最小准备金和财务审计报告,用户会认为这个交易所是安全的,不管交易所是否经营的好,猜疑链就很难发生了。如果你说的是传统交易所,那是法币体系的逻辑,是一套与比特币不同的另外逻辑了。

hslayj:
世界上很多精英都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博弈逻辑有很大的问题,一些人指望排除掉中国重塑西方世界结构,一些人指望中国大国崛起埋葬美国单边霸权,一些人指望中美两国斗个你死我活还世界一个多边秩序,一些人指望无政府主义逻辑统领天下,对政治眼不见为净,然而真正的人类未来解药其实藏在BSV体系中,很多精英能看到问题,只有BSVer在未来能够真正解决旧世界的政治顽疾,人类早已经过了那个依靠基因优势就能赢家通吃的个体基因演化时代,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思考解决方案才能真正解决当今世界的文明隐患。

清风徐来:
Flood【BitMEX】:
BREAKING:CME CONFIRMS THAT BITCOIN CAN TRADE NEGATIVE.
突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证实比特币可以负向交易。

邱少贤:
这个图只是Twitter上的发言而已,具体规则以官网为准

清风徐来:
一切皆有可能

hslayj:
只有先把BTC干趴下,才有可能万币归一、万链归一以及后面的万物上链,否则币圈链圈那些人还是万链齐发的逻辑各搞各的,不能形成区块链的网络效应,区块链产业的数据孤岛就无法形成合力,各种应用和各种产业就没有市场去滋养和壮大,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链一起死的结局,区块链产业不把万链归一的信用之源的功能发挥出来,就很难有腾飞的那一刻。

hslayj群内分享:
hslayj:
今天聊一下我理解的【通缩经济、通胀经济与比特币世界的经济形态逻辑的逻辑对比】。

①:首先是通缩经济,通缩经济描述的是货币增量较小甚至为负时的宏观经济现象,这种经济形态长期存在于金银货币本位的历史社会生活中,由于金银本身的自然稀缺性,使得金银的开采量较小,而社会大范围的经济增长和货币需求会使得货币本身的购买力不断提高,由于通缩货币的保值性,人们会偏向于持有和储存通缩货币,当富人储存货币的速度甚至高于货币本身的自然增量的时候,市场的流通货币会减少,而金属货币本身又有人的肉体感知的最小交易单位(中国是“两”,西方是“金盎司”),因此流通货币单位的减少会使得货币不够用,这就导致很多的小额交易无法发生,低价物品无法通过货币来完成交易,最后造成市场流通的阻碍,形成通缩型经济危机。

通缩经济本身是有利于财富持有者的,因为货币会持续增值,当初洛克菲勒的财富堪称富可敌国当然与其创造了石油帝国有关,也与当时时代美国的货币金本位制度有关,然而通缩经济在带来的货币短缺问题会直接导致国家经济的崩溃,因此基于金属货币的通缩经济是一个富人很喜欢、政客不喜欢的经济形态。因为社会经济带来的财富增加会通过货币增值的方式自动流向货币持有者手里。

另一方面,长期的通缩货币经济会带来财富阶层的分化和板结现象,财富持有者靠收息就可以活得很好,而穷二代可能一辈子就只能依靠出卖廉价劳动力来赚取生存的基本所需,社会阶层板结就会造成阶级矛盾,从而激化社会的不确定因素。因此金属货币通缩经济绕不过去的两个坎就是长期货币升值导致的流通货币短缺问题和长期财富分化导致的阶级矛盾问题。

②:其次是通胀经济,通胀经济体现在货币形态上,就是货币的长期高增发和普通商品的长期涨价,通胀经济是一个政客很喜欢的经济形态,因为社会的财富增加都可以通过货币增发来转移到国家的手上,形成一种稳定长期简单的财政来源。

货币增发的逻辑是说市场上的商品,多生产出来多少单位,就应该增加多少货币供应量,应该由央行来调节货币供应,从而满足整个市场的长久货币需求。这个逻辑乍一听没问题,仔细想想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首先是当货币长期通胀逻辑成立后,市场就会出现金融抗通胀的市场需求,货币增发越多,金融抗通胀需求就越大,就比如房地产市场的全球范围崛起其实就是伴随着法币高通胀的出现而同步发展的,货币增量与抗通胀需求其实形成了一个互相加持的循环论证,货币越多资产泡沫越大、资产泡沫越大需要的货币也就越多,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博弈,类似于军备竞赛博弈逻辑。另外一方面,央行如果犯错了,承担错误的是所有人,这又造成了权力与责任的不对等,如今金融体系的积重难返与这种逻辑是严密相关的。

通胀逻辑导致的通胀危机成因前面已经很细致的讲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通胀经济会损失长久的货币信用,使得积累财富变得缺乏意义,通胀经济会造成各行各业的长期资产泡沫造成整个经济体系的亚健康,纯粹的通胀经济最后的结果也会造成整个信用体系的崩溃,通胀经济不管初衷如何,博弈体系会最终不断的推高通胀率直至超过社会平均发展水平,最后造成整个体系崩溃,这也是一个无法长期持续的经济模型。

③:最后,回到比特币的经济模型探讨上,在这里我引入一个比喻就是把比特币理解为阳光。

自然界的阳光的全年总量基本是不变的,但是具体的春夏秋冬的具体供应量却有显著差异,随着地球轨道的不同,春天与夏天的阳光供应量是不断上升的,秋天与冬天的阳光供应量是不断下降的。这使得整个生态的逻辑在春天与夏天是阳光通胀逻辑,秋天与冬天是阳光通缩逻辑,而全年总体去看确是阳光守恒逻辑。在阳光通胀逻辑中,万物自由生长与发展,在阳光通缩逻辑中,万物不断凋零和枯萎,来年以后,又有新的一轮生态繁荣和生态演化,这种神奇的自然逻辑使得每一代生态都有全新的生长逻辑和淘汰逻辑,使得成长和迭代、当代与后代的利益同时被照顾到了,这也才有了丰富的万物种类。

比特币的总量恒定原则,其实可以自动的调节经济发展的状态,当新技术新产业出现的时候,各种投资开始上马,投资过热苗头出现的时候,由于总量恒定的货币供应量,货币价值开始上升,通缩逻辑会自动的抑制过热投资;而当世界遇到灾荒或者瘟疫的时候,各种投资开始萎缩,投资退潮的苗头出现的时候,由于总量恒定的货币供应量,货币价值开始下降,通胀逻辑会自动的刺激过冷市场,这个调节过程是由市场本身触发的,并不需要一个统领全局的央行出现。

由于比特币不依赖于任何个人、组织、国家的兴衰成败,因此它可以作为整个人类的最终信用屏障,国家经济崩溃了、城市经济破产了,个人的财富仍然是自由的和安全的,这会使得人们不会被穷途末路的破产政治硬驾到战场上当政治的炮灰。由于没有一个中心化的组织去全盘控制这套体系,也就不会形成任何大而不能倒的利益集团来裹挟所有人的财富安全,优胜劣汰适者生存适用于所有组织。

人们也许并不需要一个最聪明的央行来统筹一切,人们也许并不需要一个通胀体系来制造一个指数级增长的财富幻觉,人们应该接受长期经济增长的上下波动形态,而那些比央行更聪明的人将彻底的占据财富制高点,而这些制高点甚至不需要暴力体系的保驾护航,创造社会财富的人将赢得个人财富和社会尊重,他们死后仍然会将大部分资产回馈给社会,通缩逻辑和通胀逻辑应该交织出现在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历程中,共同塑造长久的经济健康和稳定。很多时候好的制度的标志其实就是允许任何人犯错,而任何人犯错都不会给整个体系带来灾难性影响,这就是我理解的比特币世界的经济形态。

hslayj群内分享:
hslayj:
今天讨论一下【BSV体系将来可能面临的全球政治博弈问题】,不管人们喜爱与否,当BSV的商业形态开始进入政治视野,BSV的金融形态开始影响真实世界的方方面面的时候,BSV将不得不面临政治,而被动消极的政治博弈策略可能让BSV体系极度的延缓成熟脚步,甚至让诚实世界的文明逻辑重新回归暴力文明逻辑之下,只有主动选择的共赢博弈策略才能真正驯化传统政治,完成人类底层的文明逻辑升级。通过BSV的全球接受度和发展成熟度,BSV的政治成熟期将分为早期的BSV政治阵营分化期、中期的BSV政治形态转化期与后期的BSV政治生态成熟期。

①:首先,BSV政治阵营分化期是在BSV万链归一逐渐完成后,BSV已经确立其商用价值和唯一区块链的商业地位后,各国政府将会分化出对待BSV体系的两种截然相反的政治态度。

对于反对者来说,BSV造成了对于传统法币体系的冲击、造成了资本管制的障碍、造成了权力舆论解释力的降低,对于权力的主导者来说,并不一定能够快速适应诚实世界的逻辑,因此将BSV体系彻底推出国门,试图寻找替代品将成为这类国家的选择。另一方面,对于新兴产业比较渴求的政府来说,对于传统金融权力比较薄弱的政府来说,则会主动积极的拥抱BSV区块链体系,甚至在税收政策、产业扶持、创业激励、法律支持上都释放出极大的政治善意。BSVer将无法在这个阶段去影响各类国家的选择,只能被动的接受传统政治的安排,但是BSV可以帮助支持BSV的早期国家彻底摆脱传统国家债务的困扰,逻辑如下:

任何一个当今政府都面临着巨大的历史遗留债务的困扰,而债务信用和本国的货币信用的逻辑是截然相反的,当没有其它政府收入来源作为偿债资金后,政府将不得不面临要么选择债务信用、要么选择本国货币信用的尴尬局面,像这次疫情美联储就是选择牺牲货币信用来维持债务信用,然而货币信用一旦崩溃,整个国家的金融信用体系就会崩塌,所有依附于货币信用的金融体系、经济体系都会全盘瓦解,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承受之重。另一方面,债务违约同样会在长期国家信用历史上填下败笔,从而深远的影响货币信用的可持续发展。这在单维度的法币时代,是无解的困局,最终的结果,不管最后央行怎么选择,都难逃整个法币体系的崩溃。

然而,当一个国家以极低的价格引入BSV作为储备货币或者信用锚点的时候,其本身就获得了整个世界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信用体系的加持,BSV体系可以支撑起与原有法币体系一样的信用体系,这个时候的国家央行将可以只遵循债务信用逻辑来制定政策,而货币信用将逐渐被BSV体系所取代,这就完成了整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借尸还魂,而一旦货币体系完全转换成BSV体系,原有的法币债务对于国家的经济拖累将彻底消失,因为债都是法币债务,而法币是可以不断印出来的,而因为不断的印钞带来的法币货币信用损失却因为BSV体系的崛起而完成了信用体系的转换,转换后的国家财务体系将没有任何的BSV债务负担。

对于具有BSV先发优势的国家来说,其本身的债务泡沫可以因为允许法币无限量增发而缓慢释放,金融崩盘的可能性将变得非常小,而没有金融崩盘或者挤兑的事情发生时,金融市场也只是在发生逐渐的信用替代,这就给整个体系的逻辑转换提供了充足的改革时间,然而,BSV的总量是有限的,这个游戏只能属于最早采用这个策略的国家,随着采用这种策略的国家越多,BSV的成本价格也就越高,而后加入这个抢座游戏的国家,不仅将面临法币体系的崩溃,也同样将面临新世界的财务窘况,拒绝BSV体系的国家可以参考曾经错过工业革命的闭关锁国的大清的技术滞后逻辑,或者可以参考中国改革开放前没有外汇储备的尴尬购买力逻辑。

通过这种方式,BSV体系可以从金融和信用层级,让占据区块链产业革命先发优势的国家地区获得工业革命级别的经济发展优势,而同样可以因为成就了这些国家,而获得先发参与国家的政治庇护和军事庇护,完成BSV体系在现实政治世界的生根发芽。

②:其次,是BSV政治形态转化期,当一部分国家已经完成了BSV相对法币体系的金融体系逻辑替换后,虽然BSV获得了合法的商业土壤、政治和军事的庇护,BSVer将不得不因为大量的财富储备面临政治参与问题,如何解决新世界的秩序问题和穷人问题,将是BSV政治体系不得不面临的新窘境,

一方面,BSVer必须付出金钱,另一方面,BSVer必须有更高的社会地位与政治影响合法性,这两者缺一不可,如果BSVer不能想到如何驯化政治与暴力巨兽的逻辑,那么BSVer将无法摆脱高税收、财产税等经济奶牛甚至经济肉猪的形态,为富不仁、经济剥削者的骂名将毫无疑问的降在早期BSVer头上,随之而来的政治迫害和民粹愤怒会摧毁掉已有的建设硕果,穷人不会允许自己饿死,哪怕这个世界是诚实世界。

因此,用面包和可持续的经济补助从穷人和统治者手里换选票和政治权力,将是这个局面中的最好策略,所有BSVer提出的政治博弈逻辑都应该是双赢逻辑,都应该是对手知道了也会支持的阳谋策略。穷人真正想要的也许不是表面正义的一人一票,而是可生存的财务资源和可重新来过的机会成本,允许选票的合法交易和周期上的可复得性,可以让穷人每一个选举周期都通过出卖选票的方式来获得财务资源,而BSVer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为一个可持续长期存在的诚实世界,打好一个可持续的政治生态。

对于原有的民主国家和地区来说,选票是每一个选举周期都将100%的选票比例重新平分发放到每个公民头上,对于传统的集权国家和地区来说,选票是每一个选举周期都将0%的选票比例重新平分发放到每个公民头上,而每个国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制度和情况,把平分发放的选票比例从0%——100%比例范围内进行调节。BSV体系可以在不改变原有地区的政治权力平衡的前提下,完成BSVer的政治参与和改造过程。

选票、政治权力甚至城市收入的通证化,可以让BSVer的政治投资是一个有回报的投资策略,他可以不断的自我强化这种投资策略,而通证化的城市将可以不断的进行政治单位的有限责任化改革,为了更高的城市可持续价值,我预计完全民主和完全的集权都会不利于城市的长久通证价格,因此促使民粹过高的地区降低新发选票比例,促使极权过高的地区增加新发选票比例,将是城市管理者在不断经营中可以尝试的策略,而每一个地区可能都有各自不同的帕累托最优状态。

只有当穷人有面包,BSVer有政治权力以后,BSV世界的诚实逻辑才能够彻底长期的被贯彻,不照顾穷人逻辑的社会没有安定,不考虑富人逻辑的社会没有发展,暴力无法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暴力只会催生出新的暴力因素,真实世界的改革必须建立在可持续发展、兼顾多方利益的不断改良之上。

③:最后,是BSV政治生态成熟期,当BSVer拥有政治影响力了以后,BSVer将有义务建设一个长期永续的可持续全球发展秩序,一个能够让所有人类抛开种族差异、文明差异、制度差异、信仰差异等各种分歧的全球统一共识。

我认为这个全球新秩序的共识必须抛开意识形态的偏见,抛开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分歧,必须既承认地区差异性,又追求人类大同的可能性,而我认为这所有的契机,都藏在一种共识中——政治的有限责任化规则,也就是政治社会形态的进化论。

在BSV体系出现之前,国家是暴力机器,同样也肩负保护国民免于暴力侵害的责任,国民的人格尊严、财产安全、人身安全都与国家暴力机器的运作密切相关,再厉害的个人都无法离开国家庇护而独立生存,国家破产几乎就等同于个人成为了难民甚至亡国奴。在这样的外在条件下,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集体主义精神是有其坚实的理论依据的,国家的淘汰对于国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然而,中心化的国家,也会因为人口老龄化、政治制度失误、经济危机发生、天灾瘟疫的传播等等原因而老去,当老去的国家在经济上没有可持续发展能力时,国家的国民就不得不被国家主义逻辑拉上战场,因为失去国家国民也将失去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和人格尊严。

然而去中心化的金融逻辑,将使得这种平衡发生彻底的变化,国民的BSV财富和其它通证化财富将被BSV的去中心化网络保护的很好,也许国家和城市的破产并不会危害国民的财富安全,而有了财富的安全以后,国民可以在一个商业化环境中找到新的栖息地,也就可以活得新的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国民并不需要成为政治的牺牲品,政治必须找到自己新的功能性立足点,比如提供更安全的社会环境、更好的投资环境、更好的自然环境、更友善的人文环境等等。

当个人主义可以游离于集体主义而广泛存在时,集体主义对个人主义的过度侵害将成为历史。集体主义必须通过证明自己的制度优越性来吸引个人的主动加入。BSVer可以通过推动军事投入减产的智能合约的方式,彻底阉割掉全世界的核武库和常备战争武器,从而达到推进全世界和平的最终目的。BSVer需要诚实的面对财富马太效应带来的财富代际传承剥削问题,并通过全世界的立法来进行全球BSV体系的遗产税的高税率追缴,把BSV财富留给活人,而不是被死人去影响整个世界的财富分配,造成代际传承引起的代际剥削问题。算力联合国的出现,将使得所有经济上可持续的政治集体拥有国际秩序参与权,不会因为强弱政权交替问题让全世界陷入修昔里德陷阱。

当人们习惯了一个用契约和资本来解决问题的世界时,人类文明将不是由一个暴力中心转向另一个暴力中心的暴力文明,而是一个互相信任有序进化的全新文明,人们将不会因为信息不对称而被政客骗来骗去,人们会最大化的利用财富和创造财富,即使一代人竞争失败时,他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也不用担心后代生存在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中,每一个穷人的孩子仍然有上位的机会将是这个世界对每一个竞争者的庄严承诺,可进化的社会政治体系终将为每一个地区找到最好和最易接受的政治形态,人们将不会陷入文明差异带来的猜疑链中。只有人类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历史、诚实的面对真实世界的反馈、诚实的面对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人类才有资格进入下一个文明形态,在此之前,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hslayj群内分享:
hslayj:
今天就【以BSV经济世界的全球去军事化协议为例,具体聊聊基于BSV智能合约规则的国际契约逻辑】。

在当今世界格局中,大国与大国之间的博弈,本国与邻国之间的博弈,不同文化制度冲突的博弈,在很大一个层面都体现在军备竞赛领域。从博弈论角度,当一个国家进行军事投入加大的时候,其潜在对手国将不得不跟进加大军事投入策略,否则军事上的下风,将可能面对战争失败的危险而威胁到整个国家安全,而潜在对手国不得不采取加大军事投入的策略,又会进一步刺激该国继续加大军事投入,最后进入一个双输的军备竞赛逻辑。即使奉行和平至上的国家,因为恐惧竞争对手国的军事打击,也不得不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从博弈动机的角度彻底遏制竞争对手国家的军事企图。

在核武器出现后,这种逻辑被进一步加大了,有核国家有了对无核国家进行军事碾压的能力,无核国家不得不加入有核国家的军事庇护或者在国际政治事务中选择忍气吞声,而如果两种能力都不具备的,就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研发出核武器,制造军事领域的恐怖平衡逻辑。然而有核国家的数量越多,恐怖平衡的均衡可能性就越容易被打破,因此全世界范围内的限核限武就变得越来越重要,当有国家能够通过领导人一个指头就发动核战争的时候,核武器报复和核战争升级将是几乎必定会发生的事情,人类离文明毁灭只有一线之隔。

在现有的国际法领域去限制军备竞赛和核武库升级,在当今世界也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国家法律体系有国家暴力机器提供最大的执法力量来源,然而在国际法领域,执行对象为具体国家的时候,国家暴力之间的对抗就很容易变成国家战争的起因。国际法的执行,将变成国际军事力量对比的结果,在这种背景下,强国不守法、弱国不签约就成为了全球政治与军事的新常态。

对于强国来说,国际法并不具备对抗强国的武装力量,因此尊重国际法是一个看心情的事情,符合自己利益的条约就遵守,不符合自己国家利益的条约就对抗,反正没有人能把强国怎么样。然而,这种法不可行的国家博弈状态,将给所有国际秩序参与国带来巨大的不安全感,因为国际法将变成只能约束弱国的枷锁,当弱国违法时,强国可以以国际法的名义去侵占弱国利益,维持国际法公正,而当强国违法时,弱国却没有办法以国际法的名义去为自己讨回公道,这使得弱国没有意愿进入任何限制自身发展的国际条约,

国际条约的强国松散约束性和弱国不参与性,使得用国际条约来改变军备竞赛博弈策略变得不可行。而具备军事强势方的国家,例如美国,就具备了利用武力解决各种国际冲突的暴力能力,因为整个军备竞赛滋养出来的利益集团,将不会坐视高端武器在仓库中发霉退役,把库存消耗在战场上,国家才会投入更多的军事资源来滋养军事利益集团。然而,当强国的武力无往而不胜的时候,弱国的仇恨就被滋生出来了,以同归于尽为逻辑的暴力恐怖主义使得弱国终于有了让强国忌惮的无孔不入的暴力渗透能力。国际关系的契约能力失位,最终造就了对于强国和弱国的利益双输的纳什均衡局面。

BSV体系的世界全盘化改造很有可能彻底扭转这种局面,因为BSV的智能合约的履约逻辑是基于经济激励而不是暴力制约。

举个例子,从军费开支约束角度来讲,当一个国家想要和另外一个国家缔结一个军费限制条约的时候,可以找到一个共同信任的组织(例如联合国某个委员会),来一起签署一个以质押BSV为前提的智能合约,而该智能合约可以用门限的方式,将权限放开给三方中的任意两方联合即可执行合约,也就是说,如果双方在合约期内都顺利履约,则签约双方共同可以执行达成一致的财产质押解锁协议,如果双方在合约期内发生任何纠纷,将由第三方主导执行财产质押解锁协议,将更多财产转移给合约受损方。

具体的质押金额和合约规模可以随着第三方的信用度积累,而不断提升额度,这就使得这种信任不必是绝对的,而是有条件和有上限的,当某个第三方组织不能秉公执法时,受到利益侵害的国家将彻底断绝对该第三方组织的信任,而本身受到的经济损失却是十分有限的,这会让弱国愿意缔结国际条约,而强国也会害怕违反国际条约,这使得国际条约的可执行性和第三方可信任性都被极大的加强了。

在具体的执行层面,智能合约的去军事化逻辑可以在具体的军事基地关闭、军事投入减少这些容易检验和观察的领域进行签订,签约对象可以由任意两个以上国家进行,第三方仲裁方可以由任何缔约方共同信任并认定的执行机构担任,可以但不局限于联合国组织。智能合约的维持时间在早期可以尽量短一些,质押金额可以尽量少一些,当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全球互信关系以后,智能合约的质押金额和时间可以慢慢提升。

当智能合约的互信关系和国际环境比较成熟以后,在明面上的公开军事力量将越来越少,甚至最后完全消灭,而暗地里的军事力量也会因为明面上的财务断流而不断萎缩,当一个公开透明的公共权力出现后,明面力量和暗地里经营的军事力量会慢慢扯平,人类将彻底失去用军事毁灭来完成政治诉求的力量,全新的和平世界将会真正降临,抛开暴力利用资本博弈的政治新局面将成为可能。

最后,要用智能合约彻底解决国际军事威胁,区块链的载体必须成为全球的共同锚定物,否则一个没有价值的质押物起不到任何的损失威慑作用,智能合约违约将没有任何损失,其本身的价格和价值必须长期稳定永不贬值,这就要求一个稳定的使用环境和多方可预期的发行机制,协议的稳定性必须被参与国所共同保护,法律的合法性必须经过所有国家的认同和检验,这就要求区块链本身的合法性和去权力中心性,否则区块链会变成另外一个强权工具。这一切的一切,目前只有BSV能够实现,这也是BSV经济世界带给这个世界的新秩序和新曙光。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

Conversation : 2020.5.11 ~ 5.15 #

hslayj:
不了解BSV去看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哪里都是问题都是阻碍都是悖论,只有理解BSV了,才能明白信用和效率如何兼顾,国家之间如何互信,货币体系如何升级。除了BSV体系的其它链和币都被BTC体系和ETH体系带偏了方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未来,虚拟货币依赖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创新如果能够突破规模化应用的瓶颈,虚拟货币的运行机制更新如果能够解决价值稳定问题,才有可能进入大众化的交易和支付场景。”这不就是BSV一直致力于解决的问题么。所以很多有思想能力的人都意识到了现有币圈的问题,而能解决这些问题的目前只能看到CSW中本聪。等到BSV体系逻辑发扬光大了,估计至少有三波幅度很大周期很长的FOMO,一波属于投资者,一波属于企业界,一波属于政府体系。

Survival:
👍三个阶段,目前BSV的力量远没有得到释放

hslayj:
去看现在很多传统大V的言论,对区块链的理解还停留在多节点带来的去中心化,密码学带来的安全性上,就知道主流对于区块链的误解还有多大。

Yolanda:
https://www.caiyunapp.com/article1/?id=5eb917c0f02d3623f1634f59
博士要開戰了

hslayj:
一直在开战,2015年就开始了,只是当时博士是一个人,现在多了很多支持者而已。

荣哥理财师:
比特币历史上最大区块出现,GMT 2020年5月12日21:12:26 (北京时间2020年5月13日凌晨5点12分26秒),Taal矿池刚刚处理了一个块,309M,含118万个交易,产生了0.788BSV的手续费收入,交易手续费占整个块比例为11.2%,交易费低得令人发指,才0.25sat/B。按法币计算,118万个交易,手续费约1038元,每笔手续费仅0.088分(一万笔手续费才8.8元)。该区块隔上一个区块仅6分钟零3秒,隔下一个区块6分钟整,大区块处理非常流畅。TPS实际值为1178322÷363=3246TPS,整个区块链行业所有其他币TPS加起来都不到这个数值,这是新记录,新开始。未来的币竞争必然是成本、容量、速度的竞争,而这三个数值BSV秒杀所有币,万链归一已经是必然结果。

袁美新:
币圈利好
人民银行决定将于5月15日再次降准,释放资金大约2800亿人民币,人民币超发持续,理财产品利率面临持续下调。

AB型:
为什么说是币圈利好?

hslayj:
法币超发对所有金融资产类产品都是短期利好,就像打吗啡一样。你可以理解为下雨了,地上的小水坑都会水位上涨。不过这个利好力度并不大,今年国内的几次央行宽松政策都比这个力度大,美国的无限印钞就更大了。央行体系控制不住通胀,通胀越来越大的结果就是传统法币体系的信用流失,人们就会想办法去找资产对抗通胀损失,各种金融泡沫和资金盘骗局就更有机会和市场。所以才说,世界需要一个稳定的金融框架,而BSV体系可能是未来最有希望成为这个框架基础的金融与信用生态。

AB型:
全国找办法对抗通胀的估计不到10%的人,其他90%都是顺其自然型的,就连通胀他们都可能不清楚

hslayj:
只要是有财富积累的人,就对通胀很敏感,毕竟购买力放在那里,购买力下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买房子、买股票、买债券、买基金的很多受众群体,都仅仅是为了让钱保值,市场会给人们现实的价格反馈,涨的好的领域自然就会给予投资正反馈,让人们加大该领域的投资力度,很多泡沫领域就是这么催生出来的。如果对基本的通胀不敏感,说明财富认识和财商还没有过及格线。

AB型:
他们只会买股票跟国内基金

hslayj:
财富是一个典型的指数分布型的分布趋势,实际上根据促进国际发展和救援的非政府组织国际乐施会(Oxfam)2018年发布报告称,过去一年,全球贫富分化问题近一步加剧:去年全球创造的财富中,有82%被最富有的1%群体获得,而全球最富有的42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最贫苦的37亿人的资产总和,堪称“富可敌球”。有财富积累的人和穷人是生活在两个信息世界中的人。所以按照人口分布统计行为没意义,要用财富支配能力来讨论这种问题。

hslayj:
全球性的房地产盛世其实就是在70年代美国脱离金本位后被催生出来的,买房本身也是一种对抗金融通胀行为,只是可能很多普通人只是跟风,并不了解这种投资趋势背后的全球金融走向逻辑而已。

目前国内的M2增量长期徘徊在两位数,代表着如果一个普通人什么都不做,从购买力角度,每年的十分之一以上的购买力被国家拿走了,所以抗通胀需求在财富富裕群体是一个刚性需求,没这种意识的人,甚至基本的财富积累都很难做到。
hslayj群内分享:
今天重点讨论一下【BSV体系如何通过简单的社会规则树立,彻底解决困扰人类已久的社会贫富差距过大带来的财富阶层矛盾以及该矛盾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

古往今来,财富的分配不均是困扰人类的重大难题,在传统社会中,一方面,富人认为穷人不思进取、目光短浅难以致富,富人容易过于强调个人奋斗而忽视社会环境对自己的助力;另一方面,穷人认为社会财富被富人垄断,自己和自己的后代都失去了上升通道,没有财富和精力进行长远规划,只能被动接受环境安排,穷人容易过于强调社会环境对自己的不利而忽视自己的主观选择造成了贫穷的处境。

这种富人与穷人的语境不统一,使得贫富矛盾是历史上几乎所有时期所有地区最大的矛盾,历史不断的因为富人的漠视和财富垄断而让穷人没有出路,而穷人结社后的民粹暴力控制下的政治体系同样会毁掉富人的社会地位,这种资源分配的囚徒困境在人类历史上一次又一次被上演,不解决好贫富矛盾问题,人类就很难长久平稳的发展,创造后再毁灭就将成为人类文明难以逾越的历史循环。

人类曾经寄希望于市场经济加上民主政治能够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但是市场经济是一种类似于生物演化逻辑的经济体系,市场经济强调公司在公平的市场经济竞争中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强调财富在不断的交易中获得最有效率的社会资源配置,市场经济中失败的竞争者将不得不面临破产或者接受政府补贴的困境,财富的马太效应使得财富仍然被极少数人占有并支配。

在自然演化中,失败的物种会被大自然所逐渐淘汰,失败者在演化论中没有任何的博弈手段和博弈力量,然而市场经济中败下阵来的穷人,却仍然具备社会博弈的能力,穷人不可能像稀有物种那样通过生殖隔离区别于其它物种,然后通过物种淘汰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相反,穷人的孩子仍然可能拥有巨大的社会博弈潜力,穷人永远不可能与富人完成生殖隔离,因此穷人将永远不可能被社会淘汰。

如果穷人放任富人垄断财富,而富人又无法提供普惠的生存策略,穷人就会面临生存压力带来的窘境,从而不得不谋求政治上的庇护。而穷人一旦通过结社和多数舆论来寻觅政治权力,社会的平衡就很容易被富人阶层的财富维度和穷人政治上的公平诉求给彻底撕裂,民粹政治会要求绝对的公平与平等,而绝对的平等大锅饭反过来也同样会伤害社会发展的引擎。将社会发展前途通过民主交给穷人,将社会财富通过市场交给富人,现在看来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在BSV体系的发展过程中,可以预见到未来会有一个国际化组织来保证BSV体系在全球范围内的合法合规经营,这个组织应该是由主权国家参与组成的,并获得这些国家的政治与军事庇护,而这个组织的法律条文中除了惩治一般性例如偷窃、洗钱、诈骗等违法犯罪条款外,只需要一条规则可能就能彻底解决BSV体系中的穷人生存问题。这条规则就是遗产税的高税率和分级税率规则,并且通过个人慈善可以抵扣遗产税(地区性的遗产税是没用的,因为富人可以通过更换居住地区而避税)。这么做的好处有以下几条:

第一,当大量的富人财富通过遗产税的方式回流社会时,BSV的大量存量会重回世界流通中,这就使得BSV体系的财富存储逻辑被尊重,但是跨代际传承逻辑被打破。财富的跨代际剥削问题会得到极大的治愈,富人留给他们的孩子的不应该是一辈子不用奋斗的财富,而应该是更多的精神素养、强者心态和社会担当。富人的孩子不用因为能力无法匹配父辈传承的财富,而一辈子活在德不配位的人生下坡路中;也不用因为巨大的财富地位,而一辈子活在虚假的人际关系马屁声中;更不用因为巨大的财富存量,被各种财富觊觎者所惦记。富人的后代理应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而不被父辈财富所绑架的奋斗人生。

第二,当大量的遗产税税额被确定并且能被慈善善款抵税时,富人将有巨大的动力进行私人慈善的投资,这种庞大的需求会催生出一个巨大的扶贫市场,专业化扶贫公司将彻底取代政府的扶贫位置,并且这种扶贫公司只有通过自己的扶贫数据公正性、扶贫效果优良性、扶贫效率卓越性这些层面才能赢得市场竞争,而那些在竞争中无法做到让扶贫效果更好、让善款来源满意、让扶贫数据服众自然也会被整个市场所抛弃。最后的长期竞争结果就是,富人有很好的扶贫渠道可以信任,穷人有很好的扶贫资金来源,市场上有很有效率扶贫公司主动寻找扶贫对象和对症下药的扶贫策略,扶贫问题将被用市场化的问题解决。

第三,BSV体系将提供非常有效的扶贫账本,比如多少善款通过哪个公司具体资助了哪个扶贫对象,通过这个账本,富人可以很容易的查询自己的善款方向,从而监督扶贫公司的扶贫工作进展情况以及扶贫对象的扶贫效果,防止扶贫诈骗的发生,而这个长期存在的区块链扶贫账本也将非常有效的提供给这个富人今后的抵税凭证。当所有的富人,都在努力的寻找最好和最有针对性的扶贫公司提供最好的扶贫服务时,市场的参与多元性,将使得穷人的生存资源、居住资源、后代教育资源等基本诉求被极大的满足,穷人将有更大的意愿去感谢富人的慷慨馈赠,而不是去仇富厌福。

第四,私人慈善的兴起,将彻底使慈善的政治化问题被抛弃,私人慈善的针对性和效率明显比国家慈善更加有效率。国家慈善容易养懒汉,因为国家慈善容易使得穷人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长期稳定的国家慈善会让穷人没有动力去改变现状,而私人慈善则有可能是长期波动的,而受助方也会因为有求于人而感觉到尊严上的羞愧,从而以最大的力量去改变贫困现状,而实在改变不了的,也仍然有广大的扶贫资源来保证穷人的基本生存。穷人的生存权被保证后,也就没有意愿去违法犯罪或者危害社会。

第五,免于眼前的生存威胁后,穷人将具有长久规划自己未来生活的能力,穷人不用要求自己每天都去上班干一些重复而永无提升的工作,这些工作将可以让位于流水线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穷人可以在经济上先允许忍受一段低收入时间,而将这些时间用于自我学习、精进上来,从根本上适应社会对人才结构的需求转型,摆脱越穷越忙、越忙越穷的精力管理困境。穷人需要的不是政治选票,而是生存所需的基本资源和重新来过的竞争机会,而努力上进的穷人无疑会打动更多的富人资源,获得更多的扶贫资源倾斜,这使得社会底层的努力跃迁成为可能。

第六,社会的贫富矛盾聚焦将被吸引到遗产税率的高低上来,当穷人的资源不够时,社会的舆论焦点也会从为富不仁的富人群体形象转换到提高遗产税税率这个焦点上来,而不管遗产税的税率有多高,都不会对富人的生前安全造成任何威胁,富人将不会因为害怕政治迫害和穷人骚扰而不断的把财富藏起来或者通过多元投资浪费掉,财富上的安全感将使得富人更乐于创造社会财富和分享个人财富。

第七,失业率等公平性政治指标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社会发展逻辑将彻底让位给社会效率的提升,当穷人的生计有保障后,很多不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政府指标就可以退居二线,例如最低工资制度、工会组织罢工权、低失业率政府保证,这些指标都可以从政府的追求目标中彻底划出,而吸引大企业投资、吸引高端产业入驻、吸引高层次人才加入、降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将是各个地区政府不断经济竞争的胜负手,政府的暂时失位甚至破产,也不会导致整个社会底层穷人的无保障,从而引发社会动乱。

第八,遗产税和富人慈善将使得老年人群体更加具有社会地位,老年群体的利益将得到更多的社会重视。当任何一个陌生老人都可能带来巨大的财富捐赠时,整个社会风气就会更加的爱老、护老,老年人的遗产税和抵税善款给谁都是给,肯定会更加偏向于给那些更尊重他们、更替他们着想的扶贫对象上,老年人的晚年尊严、医疗尊严甚至去世后的遗体尊严将被最大化的保护,这是一个有利于每个人养老的社会环境。

最后说一说,为什么这些愿景只有在BSV体系成熟后才能实现。

1,没有BSV金融货币体系,将不会有一个统一的全球结算机制和一个全球金融法律管理框架,全球的统一遗产税将变得不可能,而地区性遗产税对于富人来说,可以通过移居异地的方式来避税,而地区为了吸引富人入驻,又会刻意的降低富人遗产税。

2,没有BSV全球通证体系,将不会有一个很容易全球追查财产的法律依据,不同国家的不同信息体系互相隔离并不利于遗产税的收缴。

3,没有区块链提供的全球真相之源,富人或者公司的慈善作假将无法避免,富人将没有能力审核扶贫公司的财务账本和扶贫效率,政府也没有办法审核富人的历史慈善记录,慈善作假和慈善寻租很可能会毁掉这个产业的信任链条。

4,没有BSV的遗产税体系,穷人将失去财富博弈能力,而迎合民粹的穷人政治却能从政治博弈能力来摄取财富,而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即牺牲了社会效率,也不利于扶贫的长期精准性和可持续性。

5,BSV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可持续社会体系,这与政治上的不稳定性有很大差异,政治上的政策制定往往与执政者本身相关,当执政者轮换时,旧有的秩序没有办法得到贯彻和执行,每一代执政者都在寻找自己的执政闭环逻辑,而到了下一任手上,这种逻辑往往很容易打破。而人的寿命是很长的,如果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捐的善款,晚年也可以抵税,那么BSV体系将激励人们终身行善,这种激励不管是对捐赠者、运营者、受惠人来说是多赢局面。

hslayj群内分享:
今天讨论一下【BSV全球政治经济体系如何永久性的治理环境污染问题】。

人类与自然界的所有其它物种不同,人类出现前,自然物种的演化速度和自然环境的变迁速度是可以相互匹配的,即使再剧烈的环境变化也不会对所有物种造成毁灭性打击,很难出现物种灭绝的环境惨剧。但是,人类文明却具备长期改变环境甚至毁灭环境的能力,当环境恶化速度在工业革命后呈指数级上升时,人类不可能通过自己的基因变异与淘汰去适应变化后的环境,这可能造成的极端环境既不利于地球生态也同样不利于人类自己的长久文明延续。

在传统的经济活动中,环境治理问题是一个总量问题,而经济活动博弈问题确是局部利益问题,局部利益的你争我夺最后的代价往往是以牺牲总量为结果的。我们很难要求一个衣不果腹的发展中国家放弃经济而去拯救环境,我们也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式来让未来利益站在当代利益的博弈舞台上,最后的环境治理问题往往沦为空洞的口号和倡议者的悲叹,长此以往人类将不具备长久的文明延续能力和环境匹配能力,因此治理环境污染不仅应该成为一个人人有责的倡议,同样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博弈策略。

一方面,在市场经济中,人们都是以竞争体的方式出现在经济活动中的,指望单个公司和单个行业完成环境治理的任务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再好的治理也敌不过毫无顾忌的污染;另一方面,在政府活动中,政府又是一个多维度的价值主体,衡量政府工作的表现往往是由多方面的表现共同决定的,让政府为了保护环境而放弃所有其它维度的建设(例如经济建设、工业投资、基本民生)这同样是不可行的。环境污染于是在当今的政治经济格局下就成为了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在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前提下的BSV政治经济体系,基于BSV的多方智能合约体系很有可能打破这种环境治理僵局,形成基于经济利益驱动与基于损失厌恶的政府管理驱动的环境治理新模式。

BSV的国际多方智能合约可以以联合国环境卫生类的组织为执行第三方(也可以由其他能够赢得多方信任的组织),周期性的签订一个多方的按照各地区GDP固定百分比的BSV环境治理押金质押协议,以可量化的环境变量(例如空气污染指数、水污染指数、固体污染指数)变化率为指标,在协议周期到期后,对质押BSV财产进行按照治理污染水平的重新分配,治理好的地区多拿钱,治理排名靠后的地区少拿钱甚至不拿钱,形成一个环境治理竞赛的激励型博弈模式。

在这个博弈局面中,地方政府每个环境治理周期都需要付出自己地区GDP百分比的BSV质押金,这就使得经济地位较弱的地区有了环境污染治理的更大经济回报,这会使得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的地方发展模式变得不再经济,而经济强势的地区也会因为损失厌恶,而继续加强治理环境的投入,当所有参与签订智能合约的地区想拿回合约质押金甚至赢得更多的环境治理奖励,则需要通过更加严谨的治理污染政策,全球性的环境治理竞赛将使得环境治理有了可以永久存在的政治动机。

当每一个地区都有着积极的治理环境发展意愿时,环境污染治理将成为可能。地区政府可以通过征收按量计价的污染税,并将该税源按治理量奖励给治污公司的方式,减少污染来源、加强治污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未来的环境利益就有了其利益代表与发声群体,也就是治理污染的产业链参与者,该利益群体的出现,将使得提高污染税与治污奖励,提高全球环境质押BSV占GDP比例有了利益博弈参与方,环保主义者也有了行之有效的博弈抓手和博弈方法,空谈环保而无计可施的环保局面将被彻底打破。

当污染税成为一种基础税收时,制造污染的企业将面临极大的转型压力,以前生产朔料袋的可能就会变成生产纸袋,以前直接排污的可能就会变成处理后排放,以前生产一次性用品的可能就会变成生产复用性强的产品。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因为有了污染税的存在,以前吃一次性包装的外卖可能就会吃重复使用餐具的外卖,以前用惯了高污染产品可能就会转变用低污染的产品,以前垃圾随意丢可能以后垃圾就会因为税收差异而分类丢。

当治污能力成为一种利润来源时,大企业就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治理研发投入与规模治污能力投入,而治理污染会形成一个行之有效的世界级别的市场竞争机制,有能力有意愿有技术的企业将会获得治污产业链的强势竞争地位和巨大的盈利能力,而其它产业的企业也可以通过治污外包的方式把自己庞大的治污成本给转嫁到治污市场上,花钱让专业的治污企业帮自己治理产品污染减少污染税收,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

最终的环境治理愿景,应该是以人类制造的污染等于甚至小于环境能够消化的污染为最终目标,当人类能够生存在一个这样的世界时,人类本身也就摆脱了毁灭的厄运,也同样拥有了驾驭和保护所处环境的能力,这样的结果才是一个真正对自己未来负责任的文明应该追求的结果,对未来负责对千秋万代负责也是一个真正文明真正应该有的样子。

最后,说一说为什么这套体系只能在BSV经济体系中存活。如果我们仅仅是选择一个权力第三方来制定传统意义上的环境治污条约,那么就面临几个博弈局面的困境。

首先,这个第三方的执法能力来源于何处,如何保证规则大于政治,这在现有国际政治框架下是无解的问题,联合国的话大国听不进去是政治常态,而BSV质押体系是基于秘钥信息的经济执行能力,这和基于国家暴力的国内法律执行能力是有着本质差异的。

其次,当人们不赋予第三方较大话语权时,第三方无力执行条约,而当人们赋予第三方较大话语权时,如何保证第三方是永久可靠的?这在传统政治领域同样是无解问题,然而BSV体系本质就是一个信用积累体系,可以有很多第三方存在,它们不断的积累自己的信用,而大家签约的时候只需要找历史记录中最值得所有人信任的第三方就好了,第三方想要长久生存,就必须持续保持公正,即使当所有的第三方都不显得那么可靠的时候,人们也可以通过降低质押金额和缩短执行周期的方式去减少对第三方的长期依赖。

再次,当第三方质押金额为传统美金的时候,本身这个签约框架就是置于美国利益之下的,美国可以通过对美元体系的操弄来完成对整个体系的控制,这种单边规则高于多边规则的秩序是很难长久的,政治博弈的最后路径还是会转换到国家政治博弈的话语体系中去,治理污染很容易变成一种政治动因,而真正的行动反而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然后,BSV政治经济体系是一个基于去种族化、去政治化、去制度化、去信仰化、去意识形态化的有限责任化的去权力中心中立经济运行规则,也只有在这样的体系中,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心跳才能代表所有人类的共同利益,才能赢得全球范围内的积极响应和普遍执行,一个被逼迫的政府和一个主动参与的政府在执行动力上将是天差地别的。

最后,只有真正的全球唯一诚实账本和诚实数据库提供的裁判数据,才能获得全球范围内的普遍认可,而任何基于单边规则的体系都很难获得所有参与方的信服,让输家下次仍然有动力参与是对规则公正性的迫切需求,而只有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看到真相的区块链体系,才能够摆脱中心化权威带来的一言堂效应。

只有真正的去权力中心的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才能让所有的声音不被埋没,让所有的理性可以发扬光大,让权威本身也有博弈竞争上的紧迫感,当权威真正退幕时,也有一大堆可以继承伟业的接班人,人类不应当被权威所垄断,人类应该被基于客观事实的多元理性所指引。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

Conversation : 算力联合国 2020.5.16 ~ 5.20 #

然:
最近再次翻阅了hslayj的真知灼见,醍醐灌顶,有bsv解决环境系列,有bsv解决阶级矛盾系列,还有bsv政治博弈系列等等,收获颇多,hslayj能否再思考和分享一下bsv如何解决全球气候问题

hslayj:
我的想法是,如果不能在BSV壮大前把BSV的政治经济框架讨论明白,BSV壮大以后很可能会因为巨大的地缘政治分歧或者以后技术路线分歧而再度分裂,BSV如果不能解决现有政治博弈局面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么其实世界并不需要第二个美联储。这个群里面的很多构想我估计可能需要不只一代人的努力才能够达到,用有限责任来限制政府权力我相信会比民主体系限制权力来的更加高效和有可持续性。这套理论其实并不复杂,就是用因果论解剖现有文明问题,用演化论来分析未来文明形态,再从博弈论来寻找实现路径。如果人类不能在足够短的时间内找到文明出路,人类文明毁于战争、污染、能源枯竭都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

hslayj:
气候问题属于环境问题,本质上还是要通过量化的污染税限制排污,市场激励来奖励治污企业。环境问题一直以来其实都是一个利益博弈问题,解决了未来利益代言人的问题,环境问题其实是有解药的,当大企业有巨大市场利益诱因来减少排污和高效治污时,污染其实并不会成为太大的问题。

然:
也就是说解决了环境就解决了气候,或者说气候问题也能用环境问题那一套逻辑

hslayj:
是的,气候问题的本质就是环境问题,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量化税收就可以解决二氧化碳的过度排放问题,二氧化碳的处理市场就可以鼓励很多企业多种树或者其它技术手段来限制二氧化碳超标,技术手段一直都是有的,之所以没实现,很多时候是经济上的成本顾虑和博弈论上的囚徒困境。也只有一个全人类共同的价值传播网络才能团结全人类去干这件事情,靠少数人去弘扬精神或者靠少数国家带头都是没用的,一定要全人类步调一致才行。

而全人类的步调一致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武力威胁,另外一种是经济激励,美国这几十年武力威胁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没有解决问题不说,给自己制造了大量的敌人,无孔不入的恐怖威胁让美国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因此用多方共赢的经济激励手段,要远远好过用武力威胁的零和博弈手段,BSV体系一旦确立,就有机制能够彻底阉割掉军国主义的力量,从智能合约的手段制造一个全人类都可以相信的公平信用体系和契约体系,这样的局对每个地区都是有利的,每个参与方都是平等的,所有博弈关系都是建立在共赢之上的,利益格局不一样,博弈结果很可能就不一样。

邱少贤:
share link

hslayj:
算力联合国是我之前提出的一种国际秩序在比特币经济世界中的终极成熟状态,其本身由5-9个地区联盟组成,每个联盟由不同的地区或者国家自愿结盟组成,每个地区联盟拥有一个算力联合国的大法官席位,每位大法官拥有对一切国际裁判事务的一票否决权,当有大法官行驶了否决权时,该事务的裁判规则取消维持原有秩序,当所有大法官都不行使否决权的时候,国际事务判罚标准将按照大法官的多数投票判罚规则执行。每一个地区联盟的比特币算力,应该占全网的10%-20%这个比例,下面对这些设定进行详细的解释。

为什么算力联合国的大法官需要一票否决制?
 
因为,必须让所有比特币世界中的地区有绝对的财产安全感,才可能让比特币财产本身变得神圣不可侵犯,而大法官的一票否决制,可以让大法官充分保护本地区的合法民众的比特币财产和政治秩序不会因为其它地区的多数票数而受到侵犯。打个比方,比如其中大部分大法官都是基督徒,而有一个大法官所在的地区信奉无神论或者佛教,那么针对一些具体问题,可能就会有多数票对少数票的信仰碾压或者政治诉求问题,这个时候如果大法官能够行驶一票否决权,那么国际秩序将不会被不同信仰所撕裂,政治问题也不会被法律化,国际法律将有一切除了政治事物的最终裁量解释权。

为什么每个地区联盟的最高算力只能占到全网算力的20%?
 
因为我认为比特币全网至少要有五个节点,比特币的永续性逻辑才能得到保证。一个节点是权力的中心化体系,摆脱不了政治一言堂的窘境;两个节点本身并不是稳定结构,容易一方吃掉另外一方,坍缩成单节点权力中心;三个节点本身是一种稳定节点结构,但是要求每个节点都不出问题才行,而现实世界中权力体系因为各种原因出问题是常态,因此最好不要假设每个节点都不出问题;四个节点容易导致节点之间的联盟对抗,最后坍缩成两节点模式。所以我认为全网的最少节点数应该大于或者等于五个,而基于这个数字算出了20%这个概念。超过了网络算力的20%,地区联盟要么算力控制在20%内,要么联盟分裂,政治统一并不是比特币世界的信仰追求,权力制衡才是,必须让最大的组织有制衡的力量,人类才不会被自己设计的组织所绑架。

为什么每个地区联盟的最少算力必须占到全网算力的10%?
 
因为,我认为大法官的一票否决制体系要求大法官的数量不能太多,否则联合国权力体系的所有诉求都会被少数大法官否决,联合国权力体系会完全的成为花架子,因此我认为维持个位数的顶级权力数量是十分有必要的。当所有的大法官都同意的时候,我认为即使更改比特币最初白皮书协议都是可以被允许的,这就使得中本聪人不在以后,这个世界还有能力不断完善比特币体系,把权力交给每一代人自己才是制度的最好设计思路。因为每个大法官都是所在地区推选出来的,因此其本身一定凝聚了巨大的智慧力、责任感和道德感,我相信大法官的每一次判罚都会充分考虑自己所在地区的政治利益和全球公正体系的可延续性。

为什么要用算力来决定全球权力体系的最终归属?
 
因为算力本质是资本投入,资本投入背后是可量化的经济成就,算力反应出了不同时代的不同地区的经济水平,而联合国只有代表最高经济水平体系的利益,其力量来源性和合法性才能保证一致。比特币算力本身是一种客观标准,他与人种、制度、文化、信仰无关,是可以摆脱人的主观意志而存在的客观标准。比特币世界是一个阉割掉武力的时代,而排出掉暴力的唯一力量因素其实就是经济,当经济走强的地方总是能够得到更大的权力,经济走弱的地方慢慢会失去权力的时候,算力联合国永远代表的是最强的一方,世界就不会有新旧文明交替的修昔里德陷阱,稳定的永续型文明体系就有了力量依托,即使地方上有限责任政府破碎时,所有人类仍然有一个强有力的法律体系保障自身的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

为什么算力联合国会成为全球的最大权力体系?
 
任何法律都必须有执法体系作为法律落实的依仗,没有严格的执法能力就没有被广泛接受的法律尊严,传统法律依靠的是国家暴力保证执法体系,而比特币的法律体系则依靠算力联合国对于全球矿工的可管控性。比特币体系是一个对等的矿工节点网络,其本身的矿工散落在全球的不同地方,被单一的国家所影响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如果算力联合国能够获得多数算力的支持,其本身就可以直接通过命令矿工,来完成对于财产权的管理。比如甲偷了乙十万块钱,在密码学上,这个事件是无解的,但是算力联合国可以通过实名体系去确定犯罪事实,然后命令矿工没收甲的非法所得还给乙,算力联合国的权力力量一方面来自于所有参与国的支持,另一个方面来源于直接作用于矿工的财务权力影响体系,而财务权力体系将是去除掉国与国之间暴力后最大的权力体系。

为什么我们要相信算力联合国不会像其它政治权力那样作恶?
 
算力联合国本质不是一个行政体系,而是一个基于对国际事务进行规则规范的立法、司法与执法的法律体系,而算力联合国本身的权力结构决定了任何不合理的法律诉求,都会因为少数大法官的一票否决制而彻底瘫痪,而如果所有大法官都没有行驶一票否决权,那么说明该诉求已经获得了所有地区的合法性凭证。大法官本身代表了背后地区联盟的地区规范,如果大法官本身不合格,无法代表所在地区的地区规范,那么所在地区也可以替换大法官人选。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官能够直接说了算的事情是非常少的,国际宏观政治秩序对普通人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算力联合国既没有能力作恶也没有时间作恶,算力联合国的最大意义其实就是把所有最大的权力仍然交给人类本身决定,而不是把它丢给未知的博弈体系。

如果发生了国际争端,而双方地区都拥有算力联合国的一票否决权怎么办?
 
那最好的结果,就是让双方在各自的经济与贸易领域竞争,当争下去不划算的时候,可以通过双方同意的协议方式让算力联合国执行,这里面的逻辑是尽量把局部矛盾放在局部解决,局部争烂掉了,自然会有基于利益考量的算力重组和新的地区联盟出现,比特币世界是一个鼓励共赢博弈的世界,会尽量淘汰零和博弈和负和博弈的利益格局,算力联合国不参与任何地区联盟之间的利益纷争,地区联盟的利益纷争可以通过第三方仲裁智能合约的方式或者其它基于双方自愿的方式解决。

算力联合国的设计意义是什么?
 
人类文明一直以来的发展都面临着效率与平等的矛盾问题。基于效率的市场经济或者权力体系可能可以追求效率上的最优,但往往牺牲了平等上的可持续性,结果往往是穷人过不下去进行暴力革命或者陷入民粹政治;基于平等马克思主义均权主义思想可能可以追求暂时性的社会平等,但往往牺牲了社会进化发展的可持续性,结果往往是个人力量无法得到释放社会失去前进动力。人类文明社会是必须发展的,所以均权主义不可取,而发展过程中遇到问题了,我们既不希望通过民粹政治让社会停滞不前,也不希望国家暴力机器碾碎文明发展硕果,于是我们需要一套政治社会结构去平衡市场带来的不平等,但是政治社会结构本身的僵硬性,使得政治低效不作为或者无脑乱作为成为政治常态,于是在比特币世界中我们引入了有限责任政府这个概念,让政治也面临了组织进化的压力,那么在地区政治被淘汰的真空期,谁来保护比特币世界的最低秩序呢?谁来保护那些破产政府地区的人民的比特币财产权呢?谁来保证比特币世界的永续性外部法律亲和环境呢?谁来保证比特币体系出现未知问题后的重新修复逻辑呢?谁来保证这个世界的文明永远被最强者守护呢?谁来保证人类文明共同体永远生活在一个求同存异的共赢框架中呢?我认为这就是算力联合国的责任,一个守护人类文明共同体的全球秩序性制度保证,我们需要一个保证真相有力量的体系,这个体系不是凭空产生的,这个体系的最大力量源泉来自于诚实本身,所有其它维度的力量都需要向诚实让位,人类只有保证自己永远勇敢面对历史真相,才拥有可以持续发展的文明力量。

二虎:
如果发生国际争端不是取决于投票,而是取决于大国的决定。弱国无外交,联合国就是一个虚伪的盖子,霸道总统从来不屑,甚至可以操控它。当然,区块链记录还是不错的

hslayj:
算力联合国是一套基于比特币世界实现后的国际秩序设计架构,和现有的国际秩序架构是不一样的,现有的国际秩序架构就是基于暴力逻辑的,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

然:
hslayj的即兴创作能力好厉害👍短短个把小时,几千字作品就出来了

hslayj:
这不是即兴创作,之前算力联合国已经提了好几次了,今天就是专门拎出来讲一遍而已😊
由于法币体系崩溃逻辑我在很早之前就有思考了,也是因此才对比特币体系敢兴趣,整个体系的框架灵感其实2015年就有了,这几年一直在丰富它,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搞清楚比特币的法律体系逻辑,去年了解了BSV体系后,算是把最后一个拼图找到了。如果几年时间你都在想一套同样的逻辑,相信我,你也会很快就打几千字出来的😊

hslayj:
但凡是正常人,应该都对现有国际秩序赶到困惑吧,整天喊着你把我毁十遍,我就把你毁三遍这种恐怖平衡逻辑,几乎已经成为了现有国际争端的舆论常态,这样的秩序急需打破和改变我相信是所有理性人的共识,只是可能以前没有逻辑和力量抓手,但是BSV体系出来,人类拥有了另外一层力量来源,很多逻辑就可以进行重塑了,不过历史的车轮很慢,很多时候需要等个几十年而已。

大雪球:
老师们,区块链能否用于改进电话网络和客服中心,本人区块链技术小白,不清楚在电话中心方面可以有那些好的应用方向,比如电话到达一个复杂的客服中心后,在客服中心各部门(可以看做各个节点)之间有各种流转,而各部门记录的电话信息和记录方式是独立的,很难将一通电话访问的所有节点整合展示出来。
能否通过区块链来实现一通话路的整体追踪,以及方便后续汇总信息的整合统计。

🐽:
这个数据库就可以做得到。

荣哥理财师:
内部流转,各部门都是信任的,不存在信任成本。无需区块链

hslayj:
区块链应用的逻辑有点向物种淘汰逻辑,是一种颠覆式创新,要从顶层规则开始重塑行业基因,如果仅仅是现有行业下的细分部门进行这种转型,有点像给老虎换个老鹰的爪子,基因上不一定适配的进去,上级部门也不一定会配合这种转型,可以参考一下马云做阿里之前,给电信做的网络黄页和给国家做的外经贸网都有点水土不服,目前很多领域应用区块链可能能用到的主要还是上链服务和支付服务,什么时候万链归一真的来了,可能所有数据上链就是行业淘汰逻辑的推动了。

顾露 Gu Lu:
似乎跟 db 比有 immutable 的优势(比如因为某个原因删掉通话记录什么的)

hslayj:
比如以后如果有一家公司,专门负责做各种公司的外包客服,那么为了获得甲方信任,把客服数据上链,然后可以把得到的大数据做成人工智能客服,这样的创新可能就有颠覆意义,既利用到了区块链的存证特性,也利用到了多行业大数据的积累特性,只有这类比较优势出来了,可能自己做客服就不那么划算了,然后大家可能都会用这类区块链公司提供的服务,这就是一种范式上的颠覆式创新示例。

hslayj:
我记得之前有过一个电话领域的C2B项目,大概的意思就是电信运营商的电话费和流量费不仅找普通用户要,而也要找普通用户访问的流量对象要,比如普通用户通过中国联通手机SIM卡访问新浪网页,那么中国联通可以先找新浪网页收费,再找用户收费,那么最后的博弈结果很可能就是大部分用户流量费都由网络内容提供商支付,大家用的电话费和移动流量费就会非常便宜甚至在某种前提下免费,如果这种商业模式做出来了,那么流量访问的数据上链服务可能也会比较流行,因为参与三方都对数据有兴趣和利益,这样的数据放在链上可能就比放在一家的服务器上更容易赢得更广泛的信任。

大雪球:
感觉目前业内对这个需求还不强,可能数据上链这个观念还没普及

hslayj:
是的,单纯的数据上链意义本身并不大,没有形成商业闭环,什么时候数据上链形成商业上的产业链闭环了,可能才会有趋之若鹜的上链趋势,比如如果整个产业的供应链都在区块链上相互印证了,那么客户下单可能就只会从区块链上有的公司下单,到了那个时候,可能不上链就会淘汰了,这就和20年前做网络直播带货不一定赚钱,因为网速不允许、支付体系不允许、物流不允许,但是产业闭环一旦完成了,可能不找直播带货的公司的就会面临很大的销售压力是一个意思,很多问题是环境成熟度决定的,急不来。我觉得BSV第一批上链内容,还是应该比较集中在一些敏感数据领域,比如发票上链、物流上链、供应链上链、账本上链、金融数据上链、医疗数据上链,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出来以后,应该就会逐渐走向万物上链的这个方向。

而要形成比较全面的商业闭环,万链归一就是一个几乎绕不过去的坎,这也是为什么我那么看好BSV的原因,因为他把数据维度的冲突性给解决了,而这个逻辑放在任何其它链上,都是说不通的。

然:
@hslayj可否构想一下特斯拉链化的商业闭环

hslayj:
单个企业的链化没有意义,要具体到汽车行业链化的趋势,然后需要解决现实问题才有意义,我今天就以BSV如何根治城市的交通拥堵为例,来阐述BSV在汽车行业和智慧城市领域得到具体运用,然而这种思维方式是可以推广和泛化的。

然:
有意义,如果特斯拉链化成功,可以推动和引领这个行业,自下而上的推动相关机构改革,至上而下,肯定滞后

hslayj:
我之前说的自上而下的意思,是由企业战略延伸至企业布局,你说的自下而上的意思,是由企业创新带动社会变革,这本身不是在讨论一个维度的事情。

hslayj:
在现有的交通管理领域,交通拥堵一直是一个无解的世界难题,交通拥堵造成的时间损失已经占到了全人类城市人群工作时间的5%-10%,如果转换成GDP损失,仅此一项就可以达到每年数以万亿美金的时间损失,这还不包括因为堵车造成误事的机会成本,环境污染成本、交通管理成本。
 
现有道路治理模式,有两条路径,一条是多修路,另外一条是限制上路车辆数目。多修路目前来看对于道路治堵的效果不大,因为城市的可用土地是极其有限的,城市规划完成后,再进行新增道路或者拓宽道路本身的成本非常巨大。而目前限制上路车辆数目的方式比较原始,主要通过限牌、限购、限号的方式减少上路车辆。
 
其实有一种更好的限制上路车辆数目的方法,就是通过道路使用的市场价格,来对分时段和分区段的对上路车辆进行收费,而收费模式又分为视频车号采集、ETC电子车牌收费、卫星定位车辆收费,这其中精度最高、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收费方式就是卫星定位车辆收费。
 
卫星定位车辆收费本身的好处有:
1,系统的边际运营成本为零。(GPS或者北斗定位设备可以通过银行补助的方式消化成本)
2,治堵才收费不治堵不收费。(ETC电子车牌模式只能保证收费,不能保证治堵)
3,系统可以完全不做任何的城市道路改造,什么城市都可以用。(ETC电子车牌必须要改造道路适应收费系统)
4,系统可以根据城市活动、节假日、天气对道路供需的影响而灵活定价。(ETC电子车牌的收费逻辑比较僵化,大部分定价只能做成一刀切,因为数据量太小)
5,系统可以彻底解决司机道路选择的博弈问题。(ETC电子车牌收费会产生司机博弈现象,最后哪里收费哪里不堵车,周边却堵上了)
6,系统可以快速的在不同城市进行落地和复制。(ETC电子车牌由于涉及到道路改造,只能做成一城一例)
7,因为数据量庞大,系统可以由人工智能来完成城市道路收费定价,将道路使用率、道路人流量、道路平均车速等指标作为训练人工智能的指标。
8,只有卫星定位的车辆数据才能永久长期的根治城市交通拥堵,其它模式都做不到。
 
但是卫星定位车辆收费本身的一个比较大的劣势就是,车辆卫星定位可能暴露用户隐私,造成政府对人民的监督,这就需要BSV出马了。BSV可以使车辆的卫星定位数据上链,进行数据产权的用户确权,政府只需要让一个第三方公司通过一个开源的数据碰撞程序,来对用户车辆位置数据进行缴费碰撞,第三方必须保证承诺不泄露用户数据并接受监督,这样既解决了缴费数据的数据采集问题,也不会暴露用户的车辆位置隐私。
 
这个时候的上链数据本身就是有意义的,因为它确实解决了一个传统社会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如果不上链自己的车辆数据,可能就会面临不能上路或者超额罚款的危险,这个时候不想数据上链可能都做不到了。当行业趋势确定了以后,可能汽车出厂的时候,就会自带上链数据的卫星定位系统,位置数据上链会成为一个默认的车辆行业配置,而交通拥堵情况也被彻底根治了,这就是一个行业和社会的共赢范式,只有做到这样,数据上链需求可能就如同呼吸一样理所当然,甚至无法被割舍。

昊轩:
转abr999:比特币产量减半之后,区块奖励中手续费的比重已经稳定超过10%,按照这个趋势,保守估计,再过产量两次减半,区块奖励中手续费的比重会超过50%。这意味着,再过8年,产量减半已经变得不重要了,矿工的收益单靠手续费就可以维持。

而对比BCH,手续费基本为零,每一次减半之后,算力就会掉一大截。最终只能有两个结局,要么算力归零,要么修改总量。选择前者是死,选择后者信用打折。估计最终只能选择后者。

因此,把区块限制在一定的大小,而不是无限供应,是维护比特币网络安全的根本。至于很多人担心的手续费越来越贵的问题,根本不必担心。按照比特币本位,手续费并没有变贵,而是越来越便宜。

hslayj:
BTC和BSV的关系是,BSV可以替代BTC的所有功能,而BTC没办法替代BSV的功能,BTC用了很多谎言(比如诽谤中本聪,比如抗审查政府管不到,比如节点多就代表去中心化)来编制自己的合理性,而长久来看,这些谎言是必定会被戳穿的,BTC的存在意义必须建立在BTC永远涨的财富幻觉中,一旦这个模式被打破,BTC也就失去了投资价值。以BTC为本位的只能是早期参与者,对于大部分后来者来说,BTC为本位来衡量手续费是天方夜谭,一个一秒钟只能转账个位数的系统,要养活一个全球矿工体系,你觉得最后的手续费会涨成什么样?BTC的谎言总有一天会戳破,只是看是哪一天而已。

Survival:
分析得很透彻👍

hslayj:
链上交易量越庞大,币价也就越稳定,对于实体的帮助意义才能越大,比特币的抗通胀性才能真正体现出价值,BTC的持币待涨的低流通性,使得任何一个大户砸盘,都可能把币价砸穿,所以区块链的链上使用量才真正决定了区块链的前途,只有万链归一、万物上链后的区块链,其使用量才能对冲投机上的高波动,而这也是BSV一直努力发展的方向,把BSV的逻辑读懂了,所有区块链产业的知识也就学透了,否则永远是门外汉,看起来技术高大上,用起来就是一个软脚虾。

然:
最终的比特币世界,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异同,@hslayj

刘晔律师:
共产主义只是一个政治概念,并非文明概念。比特币是文明级别的,并非政治级别的。

hslayj:
没啥可比性,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路径。马克思当年的生活社会可能是阶层固化比较严重的社会,所以对阶层剥削很敏感,马克思过于强调均权主义,而忽视了社会演化的动力往往来源于个体的差异性,绝对平权是不可能长期持续的,而且是以牺牲社会前进动力为代价的。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构想也几乎对人性的底层逻辑缺乏足够清晰的认识。

比特币经济世界本质并不追求一种终极的大同社会,基于经济逻辑的政治博弈我认为是长期必然会持续发生的。比特币经济世界本质其实只是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人类文明的去暴力化问题和政府的有限责任问题,至于去掉国家暴力和无限权力,以后社会会怎么发展,比特币经济世界并不追求一个完美的答案,永恒的发展也许才是人类文明的前进动力,不同地区贴合自己的历史习俗和文明现状各自找到各自的出路和办法也许才是政治上能够求同存异的基础,比特币世界本质还是基于资本主义资源分配的一种制度,讲究持续的演化和进步。

Stephen周:
基于比特币的资本主义跟共产主义的愿景差不多吧,都是生产力大发展后的按需分配,人与人没有压迫

hslayj:
发展和均权是人类社会两个不同维度相互矛盾但又必须同时兼顾的两个问题,过于强调发展可能带来等级制度最后引起大多数穷人的民粹反抗,过于强调均权可能带来整个社会的僵化和不思进取,在发展的前提下适当的平衡均权诉求,让穷人和他们的孩子仍然有翻身的机会,可能才是一个健康社会应该保持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吃饱饭是正确的,但是让所有人都富裕就不一定能做到了,这里面的度需要根据实际的社会状况不断调整。

Stephen周:
我觉得老马只是路径错了,愿景都是一致的

hslayj:
按需分配是不可能做到的,比如每个男人都想要十个老婆,这就是不可能的,因为男女比例放在那里,基于地位的稀缺性,很多东西都会是稀缺的,只有少数人才能得到的,强求平均分配最后就会伤害创造的积极性,这是我的观点。

Survival:
竞争会有输赢,怎么还可能按需分配?而且需求 是根本无可计算的

hslayj:
是的,一定要有竞争,这是演化社会的基础逻辑,而竞争的动力就来源于我想要别人没有的东西,允许某些东西的分配不均等,人们才有竞争的动力,有了竞争的动力,才有社会的变异和进步,这个和自然演化的逻辑是一样的。

Yanbin:
这个世界连粮食的按需分配都实现不了
按需分配伪命题

Stephen周:
需是真实需求,不是口头需求

Survival:
根本没有所谓的真实或虚假的需求之分,人的欲望无限,但凡想要,便自然是真的了…
马克思的愿景是好的,只是不实现,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除非AI占领地球

然:
马克思的远景估计需要人类觉悟相当高,比如他可能以为以后某个时候,人类没有了私欲

hslayj:
人类社会和自然演化的两个重大差异,一个是人类社会不可能淘汰掉穷人的基因,而自然演化可以淘汰掉失败物种的基因,第二个是人类社会拥有改造甚至毁灭自然的能力,而自然演化中的动物是没有这种能力的,除开这两条以外,其实其它的逻辑都可以参照自然的进化逻辑,而考虑到不可能淘汰掉穷人的基因,就必须照顾穷人的利益,让他们不至于没出路,,考虑到人类可以改造甚至毁灭自然的能力,人类就必须自我约束环境污染和战争行为,这就是我觉得BSV体系可以提供给人类文明的价值,也使得人类有了一种基于时间维度的信用工具,可以跨越时间进行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没有BSV这种工具之前,很多社会问题都是博弈均衡的自然演化结果。

Stephen周:
按需分配是商品的最终趋势,供应量够大就可以看做按需分配。性资源也可以,当然不能拿人当商品

hslayj:
按需分配本身忽略了成本概念,成本并不仅仅代表生产产品的基础材料价值,而是这些材料如果用在别处能够带来的最大价值,如果考虑了成本概念,就会发现没有什么产品能够无限供应,因为供应该产品的人工成本、材料成本、机会成本可以构建更多更好更大的其它需求,如果把需求维度铺开,其实是所有人类需求展开的高度竞争,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产品本身的生产成本都不是单一维度的一个绝对值,而是在人类生产体系中的一份竞争品,这样看来,不管什么产品,都很难做到无限供应了。

hslayj:
马克思主义使得人们正视了穷人的利益,本身在其历史阶段是有巨大的意义的,一个等级化的社会穷人没有出路,富人没有安全感,确实不是一个好的社会结构,提出均权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对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贡献,但是放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绝对的均权同样是有问题的,发展与均权是人类文明天平的两极,时刻保持他们的平衡是一个和谐共赢发展社会的互为矛盾却又必须同时兼顾的两种诉求。

Stephen周:
商品按需分配不需要无限供应,单种商品的真实需求基本都是有上限的

hslayj:
比如房子问题,房子有大小之分、有地理位置之分、有装修差异之分、有邻里素质之分、有学区学位之分,房子由于地理条件限制必然是稀缺的而需求之间也必然是互斥的,假如只有100套大小合适、地理位置不错、装修符合要求、邻里素质过硬、学区学位够好的房子,但是有10000个需求者,你觉得如何按需分配呢?

Stephen周:
房子按需分配太遥远了,大米,自来水,纸,就是按需分配,真实需求必须用钱投出来,不能喊出来

hslayj:
所以说按需分配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价值不能太高,而且自己需要承担一定代价,这其实就是某种程度的市场交换了。如果基于有限产品有限限度的按需分配,我觉得可能确实是有可能实现的,比如说穷人没地方住、没饭吃,由政府或者富人慈善资助修建那种胶囊公寓,提供清水馒头,这种维持基本生存限度的资源确实是有可能按需分配的,但那也属于扶贫或者慈善制度,与马克思描述的按需分配乌托邦还是相差的蛮远的。

比特斯卡:
我觉得还是和人类觉悟有关吧,比如,原始社会永远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幸福”生活,甚至想象都是一种奢侈,

刘晔律师:
今天也不一定比原始社会更幸福

比特斯卡:
马克思估计认为以后的人类觉悟很高,无欲无求,自觉劳动,自觉创造价值,自觉推动社会进步

hslayj:
个人很多时候是社会的棋子,是身不由己的,是由社会大势的演变而不断推动的,哪怕权力大如美国总统,其实也是政治博弈的局中人,很多选择是不得不做的,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天的表现都能让我们不敢轻信他的觉悟,那么我们又能怎样寄希望于使得所有普通人拥有神话般的觉悟呢?人性本身并不是为了实现大同社会而被打造的,人性是在漫长的自然选择中存活下来的,人性并不需要为社会理想负责,而社会理想必须以人性为最初起点。

二虎:
全网转发 杨海坡 对 BSV 的看法,这能:教育一拨人,争取一拨人,拯救一拨人,让买BSV 的信徒都发财。——大牛

🐽:
还是不要了,投机者对 BSV 没任何好处

JUN:
没投机也就没流动性了,矿工如何套现交电费?有投机才有可能暴涨,矿工逢高套现一起投机,这不好吗?

🐽:
不好,矿工自然有办法。

刘晔律师:
BSV不是证券,不是衍生资产,它是实打实的物理性现金,它没有价格,确实不需要投机者

JUN:
既然无任何好处,如何避免投机者进去呢?

刘晔律师:
无需避免投机者,但不需要

荣哥理财师:
投机者是生态的一部分,只要有市场,就有投机者

JUN:
献丑一招:矿工将BSV砸归零,让投机者破产

rex:
因噎废食吗😯

刘晔律师:
BSV本来就是0,怎么砸?

Sunshine远:
那0.1卖给我

JUN:
投机者也可以做空赚钱😓

🐽:
对 自然而然 但是根本不需要他们

刘晔律师:
我的人民币,怎么卖?

JUN:
可以换美元啊

刘晔律师:
我的美元,你用美元买么

JUN:
如果美元涨了再换回人民币,人民币不就多了

Sunshine远:
人民币,美元,是0?

刘晔律师:
在这里,美元,人民币,BSV含义相同,都是现金

🐽:
人民币多了用来做什么呢?

JUN:
买房吧

刘晔律师:
@🐽 人民币多了可以卖人民币😁

Sunshine远:
用来建设社会主义😂

hslayj:
金融市场的99%的力量是由投机者驱动的,投机者可以在了解学习后转换为投资者、建设者、传播者和初期用户,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死忠派和死空派都影响不了市场价格,因为死忠派都是守着筹码不卖的,死空派根本不会碰筹码,价格是由骑墙投机派决定的,骑墙派需要的是引领和教育,这就是传播BSV理念的意义,完全不理投机者的话语体系,BSV是很难壮大的。

BSV的理念一旦真的压过BTC,其它的金融反馈不说,很多中间用户就会选择万链归一的区块链建设模式,这种选择会让BSV的生态爆发提供生态基础。

Stephen周:
什么时候开闸放投机者进来,这个时机要掌握好。我们局外人信息不足,不适合擅作主张,而应跟随博士和CA的步伐,在吸筹期布道开发者,在增长期布道投资者,在派发期布道投机者。

hslayj:
舆论传播模型和传染病传播模型比较像,是属于指数型传播模式,没有达到某个临界点之前,则有可能被扑灭,过了临界点,可能就会直接爆发式传播了,现在的情况是BTC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区块链舆论传播了,所以BSV的理念传播模型就有点像已经有一部分人打过疫苗的传染病传播模型,如果BSV的理论基础打的不好,不能够给各个领域的人参与建设的角色定位,BSV体系的传播传染力可能就不够强,可能需要很久才能达到当初BTC那样的传播效果,但是BSV本身的生态是有成长期的,如果链上生态不能滋养补贴消失后的矿工成本,慢慢也会面临链枯萎的窘境。舆论的传播路径是很难控制的,但是如果理论足够有说服力,则传播的速度会更快一些,每一次大涨其实都会吸引新的关注度,但是如果不能给新的关注更好的理由,这些关注也很难长久。BSV目前的一个很大的任务,就是要断掉区块链局域网行业链的念头,让所有区块链都来主链上发展,这个趋势确定了,生态基础也就有保证了,而这种环境的成熟需要舆论环境的成熟,需要BSV社区去给所有人一个好的理由,想想看如果阿里腾讯这种企业不自己搞行业链了,都来BSV搞了,区块链万链归一的路还远么?

hslayj:
雪球开始加速了
share link

清风徐来:
然而,到了一年后或者两年后,当经济开始回暖,通货膨胀开始抬头,整个故事就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

甚至,经济都不必真正回暖,只要美联储的无限量化宽松脚步出现出乎预料的,或者无法解释的减速,就足以让债券市场陷入空前的混乱。到那时,人们就会突然发现,原来所谓现代货币理论的可行性,全部都是建立在美联储轰隆隆运转的印钞机基础上的。

只是,美联储量化宽松再度提速只是时间问题了,但是下一次崩盘的催化剂会是什么,还是一个问号,而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就是更大的问号了。

真正具有讽刺意味的就在于,这也就意味着,对于这个已经开始对直升机撒钱上瘾的世界而言,疫情的结束某种角度说才是真正的灾难,因为现在这样的逻辑想要维持下去,国家必须处于永久性危机当中才行。

“一旦危机的终点已经在望,他们就会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提供支持,到时候,就必须越来越依靠投资大众来吸收这些新发兽的债券了。”Mediolanum投资经理人德白尔(Charles Diebel)预言,伴随通货膨胀前景的日益明晰,债券收益率曲线也会逐渐陡峭起来。

也许,这甚至还将成为整个当前货币体制的末日。从疫情爆发的最开始,就一直有人呼吁官员们、政策制定者们和各个相关方面不要过度干预,让危机自然发展和自然结束,他们所担心的正是上述这些——应对危机的政策后来演变成更大的危机本身。

hslayj:
美联储的利益格局决定了美联储没得选,只能在货币超发这条路上走到黑,各国央行的利益格局也决定了央行没得选,只能在美联储的带领下在量化宽松一条路上走到黑,这就是纳什均衡的内生含义,不管看起来多有权力多牛的组织或者机构,本质其实也是在世界经济齿轮下的傀儡,局没开对,内部的所有参与者最后都会成为热锅上的蚂蚁,看起来辛勤劳作,实际上都朝不保夕。

比特币张摩西: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们一直说BSV要万链归一,唯一真相之源,那么问题来了,违法的问题有很多,违法也是真相的一部分,违法内容是否应该上链?

荣哥理财师:
违法并不因为上不上链而影响违法的性质。

Hansi:
你只要记住有迹可寻就行了,你应该问是否敢上链

比特币张摩西:
现在问的是违法内容是否应该上链,如果真相之源保存的只是一部分真相,那何来真相之源呢?

鑫忆:
区块链是真实地记录了局部世界的一个时间切片,它保证了某个瞬间的流传,需要有多个切片来拼凑真相

荣哥理财师:
真相之源≠所有真相之源,

鑫忆:
真相之源≠获得真相

比特币张摩西:
不纠结这些概念上面的问题,如果链上内容都是合法的,那么我们得到的真相可能只是矿工想让我们看到的一个真相

鑫忆:
矿工只打包上链,不管内容

hslayj:
矿工连上链内容是啥都不一定知道,做个数据加密就行了。矿工了解的都是碎片数据,数据的意义是要靠程序组装的,就好像一个人的DNA序列分解的给一人说一点,每个人得到的信息都是无用和琐碎的,但是DNA的最终组合信息就可以定义一个生物的生命性状,矿工的成本压力会让他们疲于记账,控制网络信息不是矿工能干的事情,矿工最多在法律的统一指挥下冻结指定犯罪账户而已。

Stephen周:
应该上链,但区块链浏览器不应该展示违法信息

荣哥理财师:
区块浏览器会根据不同国家法律要求,展示不同内容

比特币张摩西:
展示什么和链上有什么这完全两回事

荣哥理财师:

比特币张摩西:
我们的墙就是这么做的呀

荣哥理财师:
比如:我们的微博可以要求内容删除,你就找不到了。。我们可以要求TWETCH不能显示,但是TWETCH2,twetch3。。。。还可以展示。我们甚至不让用TWITTER

比特币张摩西:
是的

荣哥理财师:
如果TWITTER是在链的,我们国内会有无数APP把TWITTER内容展示出来

hslayj:
信息审查属于政治问题,要放在政治语境中讨论,区块链本质是政治中性的,看使用者怎么定义它。

比特币张摩西:
举个例子,有人把各种偷拍视频传到链上去了,这个怎么处理

荣哥理财师:
有人把各种偷拍视频传到互联网上去怎么处理,传到链上同理。

hslayj:
犯罪证据俱在,直接抓人啊。

比特币张摩西:
抓了人,但是视频已经传到链上,对当事人造成了伤害,而且不可删除,甚至可以让20年后的人继续伤害

荣哥理财师:
如果违反的是某一国法律,某一国要求屏蔽,如果是全世界的法律,那全世界都屏蔽。普通人是看不到的了。伤害降到最低

比特币张摩西:
区块链是公开的,普通人怎么看不到呢,一个程序员就可以全部解析出来

荣哥理财师:
程序员解析,可以把程序员抓起来。

鑫忆:
博士说有什么版本替换,不知道怎么实现

hslayj:
区块链上链数据有两个纬度,一个是哈希上链,一个是数据上链,不可删除的是哈希,数据本身是有储存成本的,有人支持存储,数据才会在。像视频这种数据,大概率上链也是哈希上链,数据存储收费,没人缴费了,估计没有成本支持就删除了。如果不能删除,设置一个天价访问成本就好了,只要有需求在,方法肯定比问题多。

比特币张摩西:
哪个视频说了?哈希上链上一部分,但是还是不排除有人直接把偷拍内容直接上链

鑫忆:
以后肯定有数据上链的

比特币张摩西:
而且有时候矿工无法过滤违法内容,比如他上传的本身是加密过的内容,然后把加密方式公开出来

鑫忆:
关键看解析后流通不流通,有可能用技术手段再加一层密什么的

比特币张摩西:
对于那些违法内容,是否可以用ntimelock 锁住100年或者50年不让解析什么的

hslayj:
区块链的数据访问是可以设置成收费访问的,比如一条微博访问花1000satoshi,如果信息涉及到违法,政府只要让矿工对指定地址的信息访问进行编辑,比如把信息访问费变成2100w比特币,那访问就是不可能的了

比特币张摩西:
好想法

鑫忆:
也可以列一个黑名单地址

比特币张摩西:
不过挡不住程序员

hslayj:
而且只有全球政府才能指挥的动全球矿工,这其实也防止了部分政府进行信息审查洗脑国民。

鑫忆:
只要不流通就没有太大问题,花那么多精力去解析,不如看看日本小姐姐

hslayj:
区块链是专门克黑客的,程序要要越权访问违法信息,本身的行为就会被记录在链,政府直接当证据抓人就可以了

比特币张摩西:
比如新的矿工要加入呢,有普通人想同步全节点呢

鑫忆:
在区块链上传违法信息,并不是一个好操作,同步数据有什么关系?所有的数据都是01的组合

比特币张摩西:
同步数据就得到所有数据了,这和是不是好操作没关系,总有一些坏人想干坏事

hslayj:
矿工ID不就是干这个用的么,你要当矿工同步所有节点,就得留下实名信息,出问题了就有执法人员找你麻烦

鑫忆:
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就是这么简单

比特币张摩西:
执法人员找了麻烦,还是会伤害到别人。即使抓了,别人还是受了伤害,而且是永久的

hslayj:
这是一个博弈成本和博弈收益的问题,如果违法博弈成本很高要坐牢,收入很低没收益,这种行为就很难普及,个例的话都是交给执法部门处理的。

鑫忆:
那他承受的成本就会更大,比特币是个博弈的经济系统

比特币张摩西:
你们说的都是法律的逻辑,我想了解的是这种问题是否可以通过技术来解决

hslayj:
我还是倾向于认为很多信息维度小的大体量数据(例如视频媒体数据),最后可能只能做到哈希上链,链外访问,毕竟数据存储、数据带宽、数据同步、数据上链的成本对这类数据是很高的。如果是链外数据就好说了,删了完事儿。

如果真的有信息审查的需求,双层哈希结构也可以实现,一层哈希权限在个人手里,另外一层哈希权限在信息审查者的手里,如果信息审查者不放开某一部分的信息访问权限,光靠个人权限也访问不了指定数据,信息审查者的哈希权限可以根据白名单或者黑名单的方式进行管理,这都可以在技术上做到。

技术上的方案维度是很多的。因为可以快速试错,技术竞争始终是属于有效竞争市场,最难的其实是现实层面法律和政治的维度,这两个维度很多时候不是充分开放和有效竞争的,很容易受到关键人的个人判断的影响,社会出问题,大部分出在这个方面。

比特币张摩西:
目前还没看到这方面的实践

hslayj:
路还很长,比特币的成熟期是以十年为单位计算的,要彻底颠覆掉传统的思维习惯和文化路径,光靠智商没用,还需要漫长的时间,要等那些老古董都退休了,新势力上台了,然后人群被教育的差不多了,潜移默化慢慢的才能向那个方向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类进化出比特币,就好像猴子进化出前额叶皮质,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要适应这套体系,没有漫长的演化适应和定向淘汰也是不行的。

比特币张摩西:
前路漫漫

Stephen周:
@比特币张摩西 程序员拿不到违法数据的,矿工可以裁剪历史数据,新矿工也不需要全量历史数据就可以挖矿

比特币张摩西:
也可以不裁的

Stephen周:
矿工传输出去的数据,是经过裁剪的。对陌生程序员,就裁掉违法数据;对新矿工,就保留全量数据。

比特币张摩西:
裁剪目前只针对已花费的UTXO吧

Stephen周:
未花费的也可以裁,技术上来说,我说的不是“目前”

比特币张摩西:
那是以后?

Stephen周:
你担心的也是以后的问题吧

比特币张摩西:
是的,裁剪是白皮书里面写的

Stephen周:
以前一提到比特币、区块链,就想到全节点,全量数据。其实应该可以换个角度看,整个区块链生态里的所有节点都是SPV,都只存储自己关心的那一小部分数据,只不过有的节点刚好关心所有数据、

荣哥理财师:
这个很简单,跟管网吧一样。发个过滤器给矿工就可以。

比特币张摩西:
09年2月BTC动了

夏凡:
希望csw博士能正名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

Conversation : 哈希上链的意义与链外结构的可能性 2020.5.21 ~ 5.27 #

hslayj:
其实BTC的那帮私钥证明大于逻辑体系证明的逻辑,就好像一个人觉得爱因斯坦家的家门钥匙比爱因斯坦的物理学思想更能证明爱因斯坦身份这个逻辑一样可笑,真正伟大的创新不仅体现在创新本身的实用性上,而是基于这种创新产品的基础上能不能有更广阔的的创新机会,能够创造创新的创新才是第一流的创新,具备这种性质的创新例如纸张、内燃机、电脑、互联网、手机无一不彻底的改变了人类生活,而唯一能够在其基础上进行持续大规模永无止境想象力的区块链只有BSV,这就是为什么BSV是唯一真比特币的原因,从知识结构中找源头比从真假难辨的舆论争论中找真相要容易太多了。

曹远铖:
昨天远古地址在博士的清单里,博士确说不是他移动的币。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况?大佬们有其他维度的解读吗?

邱少贤:
博士怎么说的?你看到他说的还是从别的地方道听途说?再换个角度来说,博士说的就一定是真相么

财猫:
博士说他是中本聪,各种技术输出,大家都不信,博士说币不是他的,大家都信了

hslayj:
BTC挂了,BSV的逻辑才能到前台去,才真正有可能把比特币发扬光大,真正的区块链发展投资和建设才有可能往万链归一这个方向走,大众才有可能真正去聆听BSV的体系逻辑,所以BTC是必须死的,BSV是否趴下不一定,都拨乱反正了,以前BTC的墙头草也就投奔过来了,BSV体系本身是经得起推敲和检验的,大部分外部人是不了解,等到真的了解了,BSV腾飞就指日可待了。

hslayj:
今天研究了下庭审情况,郁金香的私钥不完整,要解封郁金香需要法院判决后,让矿工按照指定地址执行操作,也就是CSW没有私钥,结案也不等于郁金香解封,结案、法庭判决、矿工执行判决三个动作必须同时达成,郁金香可能才能重见天人,对法庭的执法能力要求很大,还要看矿工对美国法院的执法意愿到底是否足够大。从坏的角度讲,如果法院不配合或者矿工不配合,郁金香可能永远解封不了,从好的角度讲,法院命令一旦被矿工执行了,加密货币抗审查的逻辑也就不攻自破了,这个是我目前能得到的结论。

AB型:
对于加密货币而言抗审查好还是不抗审查好,现在我有点蒙圈

hslayj:
抗审查的逻辑是法币会取缔比特币所以要抗审查,如果只把比特币理解成资金盘,那确实可能被取缔,但如果理解了万链归一,就知道如果政府取缔bsv其实就等于在下一次工业革命的起点进行新产业的闭关锁国。

dragon:
有点不明白:私钥不完整,法院判决后,矿工执行什么操作?

hslayj:
创世私钥不一定在郁金香里,私钥碎片可以解析出地址列表,有了地址列表,被法律统一行为的矿工应该可以通过特定代码进行强制操作

AB型:
ca说不是博士动的是在忽悠人吗

hslayj:
这种事实上的东西,没必要忽悠人,直接不承认不否认就完事儿了,而且CA说假话,忽悠的还不都是BSV的自己人,圈外人也没人听他说话啊,我倾向 于相信CA和CSW关于BSV和比特币事实陈述的每一条客观描述,因为说假话对于高净值人群的机会成本是非常高的,特别是这种还没什么直接利益冲突的事情上,至于主观认识上的价值判断描述不准确很正常,每个人都有判断出错的时候。

Sally:
不能证实不能证伪  像烟雾弹

hslayj:
所以没必要做有罪推定,真正的聪明人不会总是说假话的,最多也就是真话不全说而已,建立一个人的声誉可能要一生的诚实,毁掉一个人的声誉只需要五分钟就够了,特别是对于一个想要建造一个诚实系统的企业家来说。

寅次郎:
分叉时说要跟bchABC干到底,事实呢?博士文章说ca是他的街头导师

hslayj:
bch不是加入了检查点么?bch加入了检查点,等于改了算力战规则,然后用动用客户的云算力加入算力战算是进行了和用户契约的算力违约,所以那场仗不用打硬分叉都已经注定了,如果算力战一条路走到黑,CSW相当于在用自己的钱烧比特大陆势力所服务的用户的钱,比特大陆相当于通过更改协议把自己已经放在不败之地上了,相当于两个人决斗,结果另外一个人不下场,把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放下场群殴,这架也没办法打下去了吧。

比特币张摩西:
没人都对的,就像CSW没来中国生活过,所以对中国的很多判断不一定对

hslayj:
是的,所以才说BSV现在不是以后也没必要成为宗教,只要都围绕着最初的愿景去思考比特币的未来,不管什么产品都有资格出来试试看,然后让市场和事实成为检验好产品和真理的唯一标准。

NIGO:
诚实本来就是最优策略,CA判断失误,博士犯错也很正常嘛毕竟谁都不是上帝,要不比特币发展10年也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了,走弯路本来就是常态,长江黄河也没有一条直线通入大海。

hslayj:
是的,恢复中本聪的真实人性一面就是BSV社区比神化中本聪的BTC社区更成熟的一面。

AB型:
09年有私钥这个东西吗?如果只是没人动过的冷钱包btc能自动分叉出当年的bcc吗 ?比如sc的冷钱包,如果哪天bsv分叉了,sc冷钱包里会自动多出一种币来吗?

Stephen周:
有,能。币是币,钱包是钱包。分叉后你有分叉币,但你的钱包软件未必能识别出新的分叉币

AB型:
那怎么样可以的到这些钱包里没有的分叉币

邱少贤:
拿好私钥

Stephen周:
分离之前不要转币

软件开发🏅金海:
维稳这个能不能用到数字货币?

hslayj:
维稳是个多维度综合的政治问题,政治本身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BSV未来的体系可以通过区块链信用解决先发国家的法币体系债务问题,这其实是维持了经济上的稳定;BSV未来的智能合约可以通过军事裁军协议解决国家间的军备竞赛问题,这其实是维持了暴力上的稳定;BSV未来的政治结构可以支持有限责任政治化问题,这其实解决了政治上的失败政治家抱着大家一起死的困境,从而维持了政治稳定;BSV未来的全球遗产税国际法和环境税收法案,其实维持了代际环境之间的利益平衡,从而维持了阶层稳定,如果暴力结构、政治结构、经济结构社会、代际阶层结构都是长期稳定的,也许就没有什么维稳问题了。不过从短期政府行为来说,直接拿区块链来维稳更多的是表面问题的解决,只要不涉及到全球权力体系的深层改革,维稳就是一个长期需要解决也长期都不能彻底解决的全世界共同难题。

现有的国际政治框架是以二战后的民族自决为执行原则、美国单边主义为暴力依托,全球各国不得不卷入的贸易博弈战争为经济底色的纳什均衡体系,因为顶层的理性设计框架缺失和纳什均衡局面,包括美国这个最强国自己在内,所有国家都很难跳出这个多输负和博弈局面,因此全球的资源都被迫被裹挟进了国家竞争的绞肉机,很多资源都被军备竞赛、意识形态纷争、债务透支体系给浪费掉了,因此接下来的时代是顶层政治框架的实现时代,而不是大国博弈你死我活的意识形态战场,看懂了这个逻辑,就能明白BSV极其代表的万链归一区块链体系与去中心化金融体系在人类文明体系升级中扮演了怎样不可或缺的角色。

然:
@hslayj 对去中心化是怎么理解的呢,除了协议锁定,在你看来还有别的么?能否总结下去中心的方方面面。看了你的各种系列,其中也提出了各种去中心,比如政治的去中心,大小政府的去中心等,但有时总感觉bsv有点悖论,拥抱政府接受监管拥抱法律,显得中心化了,因为政府就是中心,监管就是中心,法律就是中心。另外,结合老铁之前的分享,说说我对协议的去中心的理解😊

中心化的编程领域有个经典的开闭原则,即对修改关闭对扩展开放;去中心化的币圈,似乎一点都不去中心,不仅如此,且处处充满谎言;任何没有锁定协议的币,都不满足开闭原则,他们可以任意修改协议,随意变动代码,甚至强行控制三方扩展。因为其中心都在协议开发者手里,比如eth是V神,btc是core,bch是大陆派等。唯有bsv满足开闭原则,满足去中心化!

hslayj:
去中心化本身体现在权力的去中心化上,也就是没有一个组织能够完全决定BSV体系的改变,与此相对应的中心化就是说有组织可以随意的变更规则和更改协议,比如美联储就决定了现有的法币体系的基础运行规则,所以说法币体系一定是中心化的体系,而BSV在最终成型后,唯一能改变其规则的是所有算力大法官的一致同意,而不是单个组织的中心化决议。理解这套权力体系,可以拿美国的三权分立这个概念来理解,当没有一个中心化组织能够决定体系走向时,这个体系就不会被单个权力中心所绑架,权力结构就能限制权力中心的作恶,而三套权力体系又必须按照一个特定的规则行事,否则就很难在任何行事上达成一致。对于BSV来说,这个共同行事的规则就是2008年的白皮书,而规则的执行者就是各个矿工,即使有少数矿工想要作恶时,体系也能保证矿工无法作恶。

去中心化的体系也是可以生长出中心化的结构的。比如森林的生态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生态,但是里面也可以有蚂蚁群和蜂群这样的中心化体系,金融体系的法律可触达性是现代金融体系的基本要素,没有法律监督的金融体系,就会有各类的诈骗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蒙骗群众,而由于普通人在这个体系中没有安全感,也很容易发生金融挤兑事件,最后就会让金融体系的规则变成黑暗丛林法则,没有人可以相信,没有人可以安全。而法律的监管是有监管范围的,本国法律可能只能监管本国体系,而国际法律才能真正的规范跨国的追责体系,这都是长在BSV去中心化权力体系上的具体生态,并不是BSV体系本身,BSV体系本身的逻辑是已经明确确定了的。

而且以法律为中心的链上生态也是需要靠竞争建设出来的,比如一个国家利用tokenized创建了一个交易所,并利用创建权限来生成了一个监管权限,这本身也是被国家通过BSV这个工具构建出来的中心化体系,如果不愿意参与,直接不参与就是了,如果参与了那就应该接受国家的监督和管辖。而如果国家管辖的过宽或者不好,那么这个生态可能也会缺乏生命力,被其它可监管生态所淘汰,这就和纳斯达克交易所和上海交易所的关系是一样的,政府是有很大用的,无政府主义是走不通的,没有政府就没有人管住暴力和穷人利益,而暴力和穷人民粹政治会毁掉所有经济的建设成果,政府需要的是持续的改革和进化而不是消失。

现有的国际体系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心化体系,以美国为中心、英语国家为二层、美国盟国为三层,而如果中国这样的意识形态对手有超越中心的能力了,美国就必须进行处理和隔离,否则就会使得原本的中心秩序被颠覆掉,修昔里德陷阱就是描述这种形态的最好逻辑。然而中心化体系是可能衰老的,随着科技发展、强人退幕、民粹政治崛起、老龄化社会来临、债务负担过重,中心化体系的衰老会拉着所有人下地狱,所以权力结构最好能够尽量平稳的过度,而要做到这样,就需要去中心化体系的崛起,中国取代美国最多是一个中心取代另外一个中心,而BSV取代现有金融政治和经济格局,才是文明体系的升级与变革,才能真正的长治久安的解决人类的中心化体系的落寞问题,中国历史上那么多王朝的覆灭已经反反复复验证了这个道理,中心化的落幕是以人民的鲜血来完成的,而我们真的希望生活在这样的时代么?所以人类必须向前进化,必须让政治经济体系为人类服务,而不是反过来奴役人类,把所有资源内耗进国家竞争的绞肉机里面。

最后说一点,BSV体系只是有成为去中心化体系的潜力,目前还很难称之为去中心化,因为毕竟定义权还在nChain手里,它真的要变,其它人也没什么博弈手段,不过按照CSW的历史行为,其实它是不愿意成为这个中心的,从一开始就匿名随后又隐退这一系列行为可以看出来,CSW不是一个权力欲很重的人,后来出来搞BSV也有点被迫出山的味道,毕竟自己的孩子被core搞成了四不像,自己这个原创者不出来做点什么,就好像看着自家孩子被拐卖的感觉差不多,而且二月的创世纪升级也承诺了锁定代码,后续更改就只是调整一下挖矿难度平衡逻辑和改bug,所以我才说它有潜力成为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体系,但是要真的成为去中心化的体系,那需要长久的协议锁定甚至代码锁定事实并将BSV的最终修改权上交给算力联合国,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能才能说BSV是一套完全的去中心化体系了,在此之前BSV还有很多成长的烦恼甚至覆灭的风险。

软件开发🏅金海:
分析的很客观,很中肯👍👍👍

hslayj:
今天着重讨论一下【哈希上链的意义与链外结构的可能性】。
 
所谓的哈希上链的意思,就是对任意大小的文件或者数据进行哈希运算后,仅保留该文件或者数据的哈希值上链需求,而把文件或者数据通过链外存储的方式进行保存,由于哈希上链本身的成本量级和普通转账成本一致,非常微小,哈希上链可以使得很多的链外场景成为可能,而区块链本身由于生态不成熟带来的数据上链成本劣势或者效率劣势,则可以在初期建设中被巧妙的绕过。

哈希上链的具体操作流程如下:
存储过程:
1,将指定数据传至链外存储设备上。
2,根据数据颗粒度的实际需求(比如视频数据颗粒度较大,结构化数据库中的单条数据颗粒度就比较小)在链外设备上进行哈希打包。
3,将该数据的哈希上链,并在链外存储设备上记录下上链路径和上链哈希。
调用过程:
①:从链外设备下载数据至本地。
②:将该数据进行哈希运算后与链上指定位置哈希进行比对。
③:当运算哈希和链上哈希完全一致时,表明该数据为未被修改的真实上链数据。
④:进行数据使用。

哈希上链具体应用场景:
 
1,点对点合同:比如很普通的租房合同、私人借贷合同、短期劳动合同或者其它的发生在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具有隐私需求的合同。该合同的签订可以基于SPV协议,具体合同内容存储在签订双方当事人的硬盘中,双方当事人甚至可以对该合同进行如同个人电脑那样的离线操作比如查询、检索、打印操作,然而当真实纠纷发生时,双方当事人可以拿着当初的上链哈希证明合同的原始性和有效性,这样既满足了区块链本身的验真行,也满足了当事人对指定合同的隐私需求,因为合同数据是根本没有上链的。
 
2,区域型数据需求:有一些数据是区域型有需求而全球性无需求的,比如中文网络小说或者其它文艺类作品,其大部分的应用场景和观众人群都在中国,那么把所有数据上链并同步到全球所有其它服务器上就显得没有必要,这个时候把数据放在国内的本地云服务器上,只对关键数据的真实性进行哈希验证,这就能保证普通互联网服务既可以享受到区块链全球真相之源的加持,又不用彻底变更原有的网络接入结构,既能享受到现有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高效,也能享受到区块链信用体系的加持。
 
3,数据交换类服务:当数据本身具备较高价值时,数据提供者可能不愿意将数据上链,以防止数据的被盗和被黑客解密,而愿意将该数据出卖给有较高支付能力的合作者,这个时候数据提供者就可以对数据进行本地存储和哈希上链,只有当合作者请求数据时,再通过数据接口将数据提供给合作者,而合作者也可以通过验证哈希的方式对数据的真实性进行检验。网络数据真正摆脱了数据孤岛后,数据的维度和密度上升到足够量级时,很多应用场景才有可能成为现实,而数据的合作双方也可以摆脱对于信息的真实性的猜疑链,达到良好的合作共赢效果。
 
4,隐私数据服务:对于很多私人数据来说,以前人们只能将数据寄存于云端,最后会被迫丢失个人隐私,而完全只存在本地就又无法完成本地数据和网络数据的交互,这使得数据隐私问题一直是大数据领域的法理难题。而哈希上链,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本次存储哈希上链,既保证了数据本身对于网络的物理隔离,而真正用到数据时,网络又可以相信隐私数据的真实性和有效性,真正有事情发生时,隐私数据甚至能成为呈堂证供。
 
5,富媒体数据需求:当数据大到一定程度时,上链也许就是一件在成本上很不划算在效率上难以接受的行为,但是这并不代表富媒体数据无法应用到区块链领域,而仅仅是需要一套链外结构来满足这类需求,而哈希上链则可以非常完美的解决这一系列问题,而一些例如媒体分级或者审查的需求就可以在链外结构中完成,上链哈希就无所谓违法问题,也就不存在链上违法数据的无法删除问题。

哈希上链本身的成本低、改造规模小、充分利用了现有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对于很多行业领域拥有着广阔的应用场景,使得很多因为区块链基础设施限制而导致的应用问题,其实可以通过简单的链外结构来完成,这无疑也增加了初期区块链的应用范围和应用深度,为万链归一的终极目标提供了很好的实现路径,也使得矿工不会被海洋般的数据所淹没从而丧失核心竞争能力,BSV也可以摆脱区块链网盘的诬陷指责,让最有价值的数据真正发挥出他们的作用,合理的链外结构很可能成为区块链万链归一的爆发点和应用成熟点。

曹远铖:
大佬们对昨天签名的事有什么见解吗

hslayj:
远古签名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有早期矿工想要诽谤CSW。真正的中本聪不会说“我们都是中本聪”这种话,即使按照私钥即身份这个概念,中本聪直接用创世区块签名就够了,没有人在洗BSV和中本聪,CSW是中本聪的最大意义不是说BSV就一定行,而是让BSV的逻辑获得更广泛的关注和挖掘,让BTC的谎言受到合理的质疑和纠正,真正决定什么区块链路线能成的是发展路线的合理性和科学性。

曹远铖:
bsv的逻辑认可,csw的能力认可,加上csw一直从事打击犯罪,所以感觉他不应该假称自己是中本聪。但好多事情又凸显在身份这件事上,csw确实站不住脚 他的能力他的财产他之前所从事的事业,没必要撒谎假称啊,我很困惑。

hslayj:
诽谤CSW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都不是当事人,都没有第一手信息,分辨真相最好的方法是看他们背后的逻辑是否经得起推敲,BTC的区块链逻辑是经不起推敲的,而CSW的区块链逻辑是经得起在这个上面的不断推演和建设的,这就是我判断CSW是中本聪的唯一逻辑基石,如果我们之前这两个月都能用BSV逻辑推演解决人类的暴力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国际争端问题、环境污染问题、信用社会问题、代际剥削问题、债务危机问题、经济危机问题,你觉得BSV是一个什么级别的技术发明呢?这种级别的发明是一个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么,如果一个人能够做到人类文明级别的发明,它有必要去冒名顶替别人么?原创者都是极度骄傲的,这种骄傲就会让他们不屑于去做很多普通人会做的事情,把理论吃透把技术学精,就不会被币圈八卦整天带节奏变成韭菜,真正的能力不来源于八卦,而来源于系统性的认知。

dragon:
BTC 就是笑话

菜明:
有一点可以确定,闪电网络就是个笑话。闪电网络又如何,BTC依旧拥堵,不增发死定了,签名根本不值得推敲。

dragon:
增发也是死定

吉澤光喜:
我们需要明白的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私钥也好公钥也罢,并不构成作为证据的最基础要件。为什么eth上能构建那么多诈骗项目,正是因为btc理论创造了一套与人类社会普遍的证据定义不同的理论,进而导致了大量的人上了ico的当,如果一个签名能让你心走波澜,那只能说明你根本还没跳出btc骗局。那么,无论别人跟你说什么,未来你都是最早倒下去的那一泼前浪,所以这个事别人跟你说什么不重要,你自己强大起来与否才重要。

hslayj:
CSW没有私钥这只是现在的一个判断,CSW没有义务来给普通的投机者这个发财的机会,这个判断有几重可能性:
1,出于隐私原因,CSW不愿意暴露隐私。
2,出于官司原因,CSW不愿意提前暴露底牌。
3,CSW希望先用法律手段证明自己身份,然后再用私钥来打BTC的脸。
4,私钥当时可能是Dave Kleinman与CSW共同持有,Dave的部分丢失了,郁金香代币被锁了。
5,CSW希望通过法庭判决,矿工运行特定代码来证明BTC的抗审查逻辑是笑话。
6,他想通过这种方式筛选出合格的建设者和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追随者,让BSV的早期财富落入有行动力和思考力的人手里,免得又出现BTC那样被投机者把持的场面。

总之,人生很漫长,区块链的底牌总有一天会揭开,每个人其实也都是在为自己的认知和选择买单。

重水:
很明显,签名只有一个动机,不愿看到自己手中BTC归零,有些狗急跳墙的味道。只要有点智商就能看出来。这些人若想手里BTC不归零只有一个办法,趁着还有现在,清仓持有的全部BTC。

hslayj:
其实想想看牛顿三大定律能推演出来什么,内燃机能制造出来什么,再对比一下这几个月我们用BSV能推演出什么,就知道BSV体系对人类的意义所在,推演出来的东西也许是稚嫩的和需要改进的,但是里面的逻辑是相通的。由BTC能推演出来什么世界呢?每个人都只需要关注自己的利益,唯一要做的就是持币待涨,政府没有能力惩罚犯罪,社会没有能力照顾穷人,官员没有能力征收税费,法律没有能力规范市场,因为所有的账户都是匿名的,这不就是黑暗丛林法则么?最后富人都会沦为黑客的目标,所有穷人都会因为没有生存资源而不得不成为社会动乱的源头,这样的世界注定是多输的,政府不好是因为政府的改革动力不足,并不代表政府就不需要存在,无政府主义者要么成为毫无作为的乌合之众,要么和独裁主义者的本质就是一线之隔。

如果BTC很诚实的说出它们的技术路线分歧,然后很诚实的面对链上建设分歧,最后分裂出来锁定代码,不加入闪电网络,他们其实还有可能依靠上涨手续费这种操作来长久维持自己的系统逻辑,但是当BTC开始虚构谎言并且诽谤原创者的时候,这个体系就注定了最终的结局,因为骗子有可能在短时间骗所有人,也有可能在长时间骗少数人,但是骗子绝对没有能力长期欺骗所有人,当谎言被彻底解开的时候,就是BTC死去的时候。

飞翔的小鸟:
BTC 价格归零感觉还有点路要走  目前币市的龙头下来没有太子继位 怕是整个数字货币会震荡很久  也会很大程度影响BSV的应用落地

CHEER不舍:
这次签名就是证明了他们是这些地址的所有者,这已经不是诽谤了,这说明了CSW确实不拥有这些地址,这要是还能这样颠倒黑白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并不站在btc bsv任何一方立场,来这群里就是为了更了解CSW和bsv,没有这些地址就是没有,承认事实没有那么难。希望群里其他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明辨是非

hslayj:
独立思考是对的,这个群里面也欢迎大家各种酸辣问题质疑BSV体系,如果解释的力道不够或者不能让看官理解,说明我们自己的道行也不够,要持续修炼,好的问题带来好的答案,只要是理性问题,欢迎随时提出来😊

然:
btc归零或许确实漫长,前期或许还是需要btc打头阵,毕竟圈外资本对加密货币的认知或许第一印象浮现的就是btc,比如前些日子时不时的报道谁谁谁买了btc啦等等,总总迹象表明,btc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能吸收不少圈外资本进来扩大区块链的共识,bsv只需要把自己建设好,然后把btc拉进来的人吸引过来即可

zxs:
与博士的身份相比,BSV的路线才是决定它能否万链归一的关键。当然也得承认,目前博士的身份对BSV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hslayj:
CSW是中本聪的意义是如下几条:
1,BTC在撒谎。
2,BCH在撒谎。
3,请大家关注BSV的体系和逻辑,不要各行其是万链齐发,都来走万链归一的道路。

至于BTC和BSV两个谁能成功,这和谁是中本聪确实没有任何关系,最终决定 商业成败的是市场和社会发展,中本聪是被BTC那些人神化的,BSV的社区看到的更多的是个有血有肉、有缺点有失误的、有伤感有血性的真实人类。

飞翔的小鸟:
商业应用十月怀胎 迟迟没能大规模落地 托不起BSV的内化价值  这也是让人焦虑的地方之一。

hslayj:
投资领域很多时候不是等商业成熟的十月怀胎,很多时候甚至是十年怀胎,去看看腾讯、阿里、亚马逊的早期发展史吧,即使IDG和李泽楷都守不住云开见月明,没有耐性等待生态成熟和爆发,没有耐性看到一个体系壮大成长,也肯定等不到BSV最后的投资变现。

知道一个投资标的不好,比如说BTC,不碰就行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十年以后死还是明天死和自己没关系。投资BSV,我一直强调的是,可以参与,因为确实是时代级别的大机会,但是仓位要控制好,因为其本身有可能也带着大风险,可以看成一个50%几率回报100倍的掷骰子游戏,不参与太亏了,满仓参与输干净了就没有下半场了。

要把回报率和回报风险给区分开,回报率高不代表风险就小,回报率高不高决定了参不参与,风险大小决定了仓位大小,本质其实就是一个概率权的博弈,人生如果能够持续参与这种高回报概率权博弈,哪怕失败好几次,只要有一次撞到了,那就转运了,没有好的思考模型,每天都在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中徘徊。

另外,我说的大风险,不是说CSW不是中本聪这个问题的风险,这个问题我基本上已经很有把握了,CSW站出说他不是我都不会信的,我所说的风险,是BSV发展到一定程度被政治体系监管过程中的政治分割风险,比如政府发现能够指示矿工干活了,就会乱下命令,最后造成各个国家领域的政治博弈,让BSV被分割成诸如中国链、美国链这种地区链,那样的话BSV跨地域的信用特性就会被阉割掉,很可能造成BSV整个体系的阉割和死劫。

昊轩:
资本无国界,犹太人或跨国资本正好需要比特币。比特币的敌人是美元霸权。

hslayj:
按照现在这个经济走势走下去,美元迟早成为美国人的负担,维持货币信用则美元债务信用很难维持,维持债务信用则货币超发无法阻止,现在的很多央行技术动作都已经变形了,体系性的瓦解是迟早会来的,年轻人不可能有意愿去承载老一辈欠下的两百多万亿美金的债务,体系变革是必然的。没有BSV这条诺亚方舟在,要是人类真的误上了BTC的贼船,那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等到下一个体系变革机会了。

昊轩:
上不了船,btc最多容纳几十万人,其他都会被挤下大海淹死。

hslayj:
如果没有BSV出现,上BTC贼船还是有可能的,毕竟当初是唯一可选的非法币影响体系,而且BTC其实是模拟的央行逻辑,只要针对大机构进行账户维护就够了,普通人可以用大机构名下的二级账户或者三级账户。

比特斯卡:
@hslayj,能否全面总结下bsv的逻辑,换句话说,你是怎么从bsv逻辑推演解决人类的暴力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国际争端问题、环境污染问题、信用社会问题、代际剥削问题、债务危机问题、经济危机问题

hslayj:
本群的历史聊天记录都放在网上,上面这些主题都拿出来专门讨论过。网址是http://recreating.org/economics

BSV的逻辑其实蛮简单,他就是一个全球信用数据库,通过技术手段保证了信息的不可删除和篡改,保证了对等网络体系不被单个中心化权力体系所劫持,保证了一个非通胀体系的永续运作,这个工具对人类文明的意义就如同蒸汽机对工业文明的意义一样,我们可以拿着这套体系去构建不同的社会关系、金融关系、经济关系、人文关系、政治关系,通过这套体系去彻底升级和改变人类文明的底层结构,从而解决现有人类文明无法解决的体系性问题。

比特斯卡:
对比辩证的讨论下,其他链应该也能保证不可删除不可串改啊,比如几月前的以太上立碑

hslayj:
如何保证一个区块链永续发展这是区块链发展的核心,如果是中心化的链,那么这个链就有可能随着中心化的公司倒闭而消失,如果是无币区块链,可能本身可能因为没有经济激励而消失。

zxs:
@比特斯卡 你说的没错,ETH也能做到,但是ETH有上限,无法扩容,导致它不能持续做到这一点。一个不能持续扩容的链,长期来看是没有什么价值的

昊轩:
对,是否形成规模效应很重要

hslayj:
区块链之间是有竞争的,全球只有一个账本,这个账本才有价值,如果有两个以上账本,账本之间就有真假之分,最后好账本就会吃掉坏账本,所以万链归一是区块链的唯一最终归宿,而现在有能力敢去提万链归一这个口号的,只有BSV,BTC做不到,ETH、EOS做不到,阿里链腾讯链做不到、行业链与国家链也做不到,而唯一敢喊这个口号的,也就只有当初创造比特币的中本聪本人。这也是为什么CSW成为了币圈公敌,因为他动了所有其它币和链的人的奶酪,真理很多时候就是被少数人掌握着的,而软弱的Core党对正面竞争没有信心,只好用诽谤、构陷、谎言来编制自己的阵营,这就是币圈和链圈的现状,而真相大白的时候,就是BSV王者归来万链归一的时候。BSV社区的每一个逻辑和每一篇文章都是为了让受众看懂的,所以也愿意接受任何的理性质疑和逻辑。

比特斯卡:
万链归一或许有不同的解决方案,bsv的方案确实不错,其他跨链的方式应该也可以吧,千万子链归一主链,殊途同归

hslayj:
那你觉得谁是主链呢?

比特斯卡:
举例:比如波卡,波卡是主链,其下的所有子链均归旗下

zxs:
如果你知道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就会明白将来只会有万链归一,而不存在什么跨链。因为跨链是有巨大成本的。如果你再对BSV的技术有一定了解,就会明白目前只有BSV也就是比特币才能做到这一点。

hslayj:
你觉得BTC每秒个位数的记录能力,能成为全球所有信息的区块链主链么?你觉得一个中心化发行的链,被开发者操持的链能成为主链么?你觉得一个扩容都无法完成,每天都在更改协议的链能成为主链么?

比特斯卡:
嗯,成本一说我认同,hslayj的这几个问句也直击要害

hslayj:
要成为万链归一的主链,就必须稳定协议架空开发者的协议操控权力,就必须有无限扩容的技术能力和底气、就必须有着长久的安全和稳定能力,就必须没有政治立场保持政治中立性,就必须有原创血统的合理性与传承性、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全世界的区块链就只有中本聪本人主持的BSV,除非BSV彻底挂了,否则其它的链最后都是邯郸学步,学着学着就把自己学瘸了,而真正聪明的人,已经开始加入BSV阵营进行真正的有意义的区块链建设了。

比特斯卡:
协议稳定一说,主要还是取决于算力吧,确实,目前而言bsv确实稳定,毕竟大家都一致嘛,假如十年后,出现了分歧,再来一次算力大战,万一邪恶方算力多,如何应对

鑫忆:
算力战不是比几分钟,几小时,几天,pow需要消耗资源

Stephen周:
邪恶方算力多就跟邪恶方军队多一样,重新定义正义就好了,人类自残,没办法

hslayj:
未来BSV矿工背后是被政府管着的,单个政府很难管住全球矿工,因此单个国家的政府缺乏作恶动机,如果是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那就可能导致地区链分裂,所以BSV需要稳定的国际政治法律,甚至国际专有法律,这都是生态成长的逻辑,之前也专项讨论过

吉澤光喜:
签名这个事洗掉了不少不懂的人,还是效果不错的,感谢core党帮我们洗浮筹

🐽:
并不是架空开发者,而是限制了开发者的外部性。

hslayj:
今天我再列几个以后可能会出现圈外人以为很重要,而我认为长期来说其实对BSV无所谓的“坏消息”。

1,创世签名永远出不来了,这可能说明CSW把签名弄丢了。
2,郁金香基金被永远冻住了,这可能说明CSW把私钥给了一部分Dave,然后因为Dave死了所以私钥彻底丢了。
3,个别国家彻底禁止BSV的流通和使用,因为BSV是跨国界的,禁止BSV的本质就相当于在区块链世界闭关锁国,要倒霉的不是BSV,而是实行这种政策的国家。
4,CSW因为某种原因去世了,因为BSV整个协议框架已经锁住了,社区的核心开发力量已经完成了对BSV链上扩容万链归一的核心理念理解,CSW个人原因可能会延缓BSV的崛起,但也最多仅仅是延缓而已。
5,nChain倒闭了,如果nChain因为资金链问题倒闭了,看起来BSV好像没有最大金主了,其实BSV的生态建设逻辑已经普及了,链上生态的建设并不是非要nChain,nChain其实只起了加速作用。
6,现实法律层面永远不认可CSW的中本聪身份,我一直认为法律提供的是程序公正和结果的可接受性,至于结果正义,目前人类还没这个判案能力,所以这种可能仍然存在。
7,BTC永远涨的逻辑再持续几年,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BTC永远不可能通过撒谎来建立一个诚实世界,因为他们不知道区块链意味着什么,区块链的本质其实就是诚实力量。

在我看来,BSV现有体系能做的事情就已经是非常多了,强求BSV进化,不如让真实世界多做几次认知升级,认知到了比什么都强,BSV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我觉得通过链外结构的哈希上链也可以充分拓展应用的建设范围,所以BSV本身的成长路径已经完成了,后期的生态成长需要的是世界的认知升级、建设的生态蓬勃和制度的有效建设,有效市场是被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教育出来的,而现在的区块链市场还远远不是一个信息充分流通的有效市场,小人当道、监管缺位、罪犯横行是现在区块链产业的现状,而改变现状的钥匙的第一步其实就是改变整体人群的认知状态。

hslayj:
信息很多时候就像一条线,而成体系的知识才能编成一张网,用信息去驱动投资,就发现每天都被不同的线扯来扯去摇摆不定,一定要形成对于一件事情的完整认知,才能让自己的认知趋于稳定协调,有了知识体系的结构化认知才能明白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什么信息是值得相信的,什么信息是可以过滤的,所以才说学习很重要、独立思考很重要,因为这是编制知识结构之网的必经之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才是认知进阶的真实写照,学会一套编程语言,描述一个应用场景,构建一个信息产品,提出一个解决方案,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这都是需要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这个世界上没那么多捷径,真正有钱也抵不住智商税的洗礼,与其对外愤怒不如向内寻找力量,自己强大才是一切的根源。

重水:
hslayj这段概括了这次签名事件背后的真相本质。

hslayj: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4NTk1NjI1Ng==&mid=2247487925&idx=1&sn=d0a9eccfee9f20ca01b9754cc2476c0e&chksm=fd83ff7acaf4766c528d7b44beaa096205373c767d6bdea8ddc3215388c92d5cca60c1421895&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90548567314&sharer_shareid=9edecc01527caaed675624a909fc971e#rd

hslayj:
我们群也打个预防针,这个群是陌生人群,群里面现在与未来也绝对不会组织任何集资行为,群里面对未来的所有预判仅仅基于个人判断,未经事实检验,未经权威认证,信息的合理性需要自己判断。夏虫不可语于冰,笃于时也;井蛙不可语于海,拘于虚也,觉得本群内容没有信息价值者也不强留,欢迎针对BSV领域的各种问题的理性探讨和基于对话人格尊重上的合理质疑。

如果关注技术本身,BSV基本已经把其它项目甩掉几条街了,所以常规竞争已经无法满足币圈骗子的需要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污蔑CSW人格上是唯一可能成功的办法,所以接下来大部分的信息都会是这类信息,网络匿名键盘侠不用掏成本,这本来就是互联网体系的一个大漏洞,没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能力,确实很容易被带歪。解药就是多研究研究区块链的技术体系、经济体系来想想可以用BSV做一些什么创新,解决什么现实存在的社会问题,真的成功理解甚至创造几次就明白了BSV的合理性,也就不用被虚假信息牵着鼻子走了。

AB型:
为什么感觉现在bsv一个实用的应用都拿不出来

王超蔚:
没那么快的,看看btc十年干出个屁就知道真正的应用没几年怎么可能出来

zxs:
notesv体验还不错,可以当云笔记用,https://note.sv/#/

Hansi:
我已经离不开note.sv,note.sv 能让你放心的保管seed,如果你有很多seed,只要记住一组就能打包所有,对于我们币圈玩家,设置一个复杂的邮箱密码是必须的,那么现在有了Note.SV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在Note.SV出来之前,我一直觉得BSV真没地方用。直到出来后也没抱太多期望,可是当你体验了一把,斟酌细节的时候,会有惊喜!之前一堆二次验证我都保存在手机里,虽然觉得不安全,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现在有了Note.SV,

hslayj:
其实比特币开始最简单的功能就是现金支付和小额支付,这个应用场景一旦落地后,用户量就会普及开来,基本的市场利基也就有了,然后大家看到这个体系可以通过非官方体系获得信用加持,各种生态建设就有可能了,然后慢慢就可以成为全球真相之源,然后慢慢的就可以成为锚定货币和储备货币,因为拒绝这套系统的人就是拒绝了网络时代的信用加持。

中本聪当初确实没想到本来是链上扩容还是链下发展的技术路线之争,最后能够演变的如此毫无底线和原则的抹黑和栽赃。由于大量初期犯罪分子的加入,犯罪分子想要一个抗审查的数字货币,因此就不断在强调比特币基于密码学的匿名性而忽略了区块链本身的存真性,也就是现在的BTC,这么做现在看来短期没有问题,但是长期抛开链上生态建设后会面临两个很严峻的问题,矿工萎缩链枯萎已经讲过了就不再说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当比特币抛开区块链的其它领域的存证性后,势必会有新的区块链需求崛起,而一旦后发的区块链成为完成万链归一成为全球真相之源,那么比特币和区块链就成为了两套平行的世界信用账本,而万链归一的账本的信用性和易用性是一定优于阉割后的比特币的,这就会导致整个金融体系根基的倒塌和转移,这对于所有比特币投资者都是十分危险的,因此比特币和全球唯一的信用账本必须是一套账,不能是两套账,这就是为什么BSV必须坚持扩容的原因,区块链就是记录人类历史的时间链,最后只会有一条,要么归零消失,要么归一万链归一,这也是BSV现在要走的道路,真正做大事是不能过于算小账的,需要不拘于一城一地的得失,坚持贯彻战略目标才有可能达到最终的成功,否则再多的努力都是韭菜都是泡沫。

hslayj:
人们只需要一套区块链,这是网络效应的必然结果,这就和一个区域的人们只需要一个政府,只需要一套法币,只需要一个微信,只需要一套交通规则是一个道理,而区块链本身是独立于政治而单独存在的,因此区块链比其他产品的网络效应更为明显,会成为全世界的唯一信用之源,只有这样的一套东西,才能打破文化、制度与意识形态的隔阂,才能成为人类未来文明的基石而永续存在,其它诸如公司链、行业链、国家链都会因为中心化组织的衰败而消亡,只有去权力中心永远可以进行生态迭代的时间链才能诚实多角度的记录人类的历史。

互联网爆发已经这么多年了,这么多人才,巨头,资金都长年泡在里面,但是时至今日,仍然几乎每年都有大应用好产品冒出来,这就是生态的作用,缓慢而长效,稳定而坚实,BSV的爆发也许是十年后的生态繁荣期,也许就是明天的认知觉醒期,能谋势之动静已经很难了,还要强求时之精准就更加难上加难了,所以短期投机就是零和赌博游戏,概率高的赢面回报一定少,大部分是看不见摸不到甚至以为不存在的小概率黑天鹅高赔付陷阱。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

Conversation : 在现有国际政治格局下的国家博弈与BSV体系下的国家博弈逻辑的区别 2020.5.28 ~ 5.231 #

hslayj:
今天探讨一下在现有国际政治格局下的国家博弈与BSV体系下的国家博弈逻辑的区别。

现有全球政治格局下,这个世界出现了很多元的矛盾,不管站在哪个角度来看,每个参与者都有一肚子的委屈,真评起理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站在美国角度:文艺复兴以后不是都说好了自由民主是世界发展的主旋律么,二战以后不都说好了以民族自决为评判标准么,不都说好了人权是人类的最高尊严么,现在我砸锅卖铁捍卫世界和平当了世界警察几十年,自己的驻军遍布全球,保卫了正义国家不被战争所影响,结果整了几十年自己倒是欠了一屁股债,还差点出现次贷危机这种国家破产的烂事儿,我向盟国多收点保护费怎么了,没有我的保护你德国日本还是战败国身份呢,现在不是整天也吃大鱼大肉国富民强么,我让中国多让点利怎么了,要不是我们帮助中国改革开放,你们能有资本和技术进入工业化时代么,能有现在这么漂亮的基础设施么,让你们贸易上多让点利,尊重一下我的老大哥位置还成我欺负你了,你的今天就是我给你的,你就应该对我感恩戴德。
 
站在盟国角度:以前一家人过日子,好歹有个默契,我织布来你耕田,现在织布还归我,怎么突然耕田也要分我一半儿了呢?你说你驻军保护我,我还嫌你驻军妨碍了我国家的军事发展呢,好好的谈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谈下来的那些条约,你美国人自己没有契约精神,今天撕这个,明天撕那个,你让这日子怎么往下过?你说你保护我们,当初日本经济腾飞的时候,你还不是一个广场协议就把日本按趴下了,日本这经济沉睡的二十多年,难道不是拜你美国所赐么,得了您内,我打不过您,我悄悄藏起来总行了吧,我们闷声发财,您老人家看谁不喜欢揍谁好了,您要用我了,我动动嘴皮子摇摇旗杆就行了,至于真金白银和真心实意这种东西太贵了,买不起。
 
站在中国角度:改革开放美国拉了我们一把不假,但这也是基于你们的自由市场双赢理论吧,你们也没吃亏啊,几亿衬衫换架破飞机的事儿您忘记了?不让中国强国强种,那我们是该学习一下19世纪的排华法案,还是看看苏联老大哥的悲惨结局?核武器研发出来之前,整天叫嚣对中国动几个核手术的人是您吧?要说够意思,您次贷危机的时候出问题,还不是我们出手帮了您一把,这次疫情几十亿个口罩不是我们仁至义尽?结果您这边直接把我们当背锅侠了,还号称要废掉债务关系,怂恿香港人闹事,台湾人搞台独,要内部分裂国家的也是您吧,要废掉我们高新产业布局的尖端企业的还是您吧,无缘无故炸掉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也是您吧?您让我们怎么忍?没有强国支撑的中国人的结局,排华法案已经告诉我们了,我们走这条路不是自己选的,是您老人家逼的啊。
 
总结:此局无解,从国家的角度来看似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难处,都有自己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美国强调自己过去成为世界中心裁判制定者的功劳,而选择性忽略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的战略失误,其它国家也不愿意停留在一个国家阶层固化的金字塔里面艰难求存,这样的国际秩序是必定会失败的,而最可怕的不是秩序失败本身,而是各个国家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得到满足所愿意支付的最大代价。
 
当道理讲不通的时候,最后就会演变成国家的正面冲突,不管是美苏之间的冷战也好还是世界大战这种热战也好,受苦受罪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在国家意识形态的角逐中,各个国家的经济资源甚至人权尊严都可能被这台意识形态战争绞肉机所裹挟进去,人们被迫被卷入了一个不得不参加的国家对抗。而不管谁胜利,都是毫无意义的历史轮回,世界会陷入下一次中心化权力周期,然后再在下一次中心化权力交迭之时秩序崩坏。而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同的是,现在的大国对抗,几乎所有超级大国都有着军事毁灭地球的能力,指望政治的理性克制很多时候只能是一厢情愿,因为如果真的理性克制,政治博弈就根本不应该走到这一步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政治边界试探,不管每次触发核战争的几率有多小,当试探次数足够多的时候,只需要一次冲动就可以为地球按下自杀键。

hslayj:
自然演化的99%的物种都灭绝了,所以不要把生存下来当做理所当然,能生存下来的物种都是找到了适应进化的方法,这对人类现代社会也不例外,找不到出路在暴力政治这条路上走到黑,人类就是下一个灭绝的物种,生存权是需要博出来的,而BSV就是一条路径。

BSV体系下基于算力联合国和有限责任政府的政治争端解决方案。
算力联合国是基于BSV体系算力联盟的顶层政治结构,具体结构可以参考之前关于算力联合国的细节描述,有限责任政府是基于BSV时代的底层政治结构,具体结构可以参考之前关于有限责任政府的描述,在这双重政治结构中间,就是各个政治单元的博弈空间。而这种博弈是在全球核武库与常规军备已经被三方或多方BSV智能合约给限制住了的前提下,军备限制智能合约的具体结构可以参考之前描述的BSV军限逻辑和BSV智能合约逻辑。
 
1,地缘政治的博弈逻辑将根本性迁移
 
地缘政治的竞争逻辑,将由战争战略要地竞争转向经济战略要地竞争,而竞争手段也将从军事手段转移为经济手段,由于没有国家和地区有能力发动战争,因此军事战略要地的归属将变得无所谓,比如在传统地缘政治格局中,台湾之于大陆,如果台湾是敌人,则大陆随时面临一个岛屿型敌对航母的军事威胁,而如果台湾回归大陆,则大陆立马就冲破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编制的多重岛链封锁,因此台湾就成为了中国大陆保证军事安全的必争之地,台湾在政治上就变成了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领土。然而国际博弈逻辑如果从军事手段转变为经济手段,则经济账不仅要算收入,同样要算成本,一个经济体的地缘政治归属最好属于最有利于其经济特性发展的联盟,而这种逻辑甚至不用考虑地理上的距离,也许亚洲的某个地区可以和美洲的某个地区形成算力联盟。
 
2,资本逻辑将对地区政治有重大影响
 
对于相对较穷的有限责任政府来说,尽可能的吸引更多的商业投资将是一切政治建设逻辑的重中之重,提供矿产资源、廉价劳动力将是不得不做出的被迫选择,然而这也给了穷苦的地方加入全球贸易网络提供了机会,而如果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还可以把自己城市的土地卖给相对较富的地区,而所在地区的人民也将拥有相对较富地区的体系扶持。好的制度将通过资本的方式进行复制和扩张,坏的制度将因为不具备BSV体系的购买力而逐渐被淘汰出局,这也就给穷的地方带来了富的契机,死去的也许只是坏的制度,存下的是更有活力的体系。
 
3,算力联盟和有限责任政府彼此影响
 
对于算力联盟来说,其本身是不同地区有限责任政府的自愿组合,算力联盟既可以对麾下的有限责任政府提供各种国家功能服务,也同样享受和麾下的有限责任政府达成各种契约关系,当算力联盟强大时,能够对麾下的有限责任政府提供更好的服务和庇护,而当算力联盟日渐衰落时,有限责任政府会寻找新的庇护对象转移加盟的算力联盟,这样当算力联盟衰老时,则可以平稳顺利的完成权力过度和资源重组,不会为了维护昔日的辉煌,而强行透支整个联盟的力量,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当有限责任政府可以自由衰落,自由灭亡,算力联盟可以自由解散,自由产生,那么所有的政治博弈关系都仅仅是围绕着经济资源的最合理配置上,政治本身也就缺失了作恶土壤。
 
4,国际资本成为监督政治好坏的裁判
 
由于BSV本身是一种全球流通的国际资本,而国际资本身后的掌控人又是通过市场竞争胜出的资本家,这保证了国际资本背后的智慧,其本身的身后遗产也将大部分通过算力共和国的遗产税法案回流社会,这也保证了国际资本背后的道德水平,这将使得国际资本拥有选择投资标的的资格,而这也将成为各个地区的有限责任政府和算力联盟相互竞争的资源来源,更低的税费、更和谐的人际关系、更美丽的城市建设、更公平的法律环境、更可持续的环境保护都将成为吸引资本、吸引人才的筹码,很多政治竞争的手段将被严格限制在资本领域,人们将有能力将多维度的政治竞争拆分成可以量化的多个单维度的资本竞争,让竞争的结果仅仅代表了资源的重组关系,而不是军事上的你死我活,死去的将是旧的僵化的政治体制,而寄生于之上的人则可以通过自由迁徙、自由结盟、自由加盟有限责任政府的方式不断获得最好和最优的政治制度体系,让有限责任政府和有限责任公司彼此制衡、彼此监督、彼此成就,完成人类组织的永续达尔文进化,而个人将如同基因一样,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的基因,总是可以找到存活下来的进化胜利者而寄居。
 
5,有限智能合约将替代各类国际合约
 
未来的国际关系不管发生在任何层级的政治层面,都可以通过BSV的智能合约体系进行约束,而BSV智能合约体系与现有国际合约体系是两套完全不同的执法模式,BSV智能合约的执法力是由质押BSV资产为最终裁决效力的,因此只能是有限合约责任,因为可质押的资产是一定有上限的,而现有的国际合约体系很多时候是靠强国的暴力集团(例如北约或者美国)来行驶执法能力,因此这种合约责任很多时候是无限责任,而对大国的约束力也比较差,绕过国际法进行大国博弈是政治常态,而有限智能合约则可以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当所有联盟和有限责任政府都有着大量的智能合约质押协议的时候,在法治框架内进行合理履约将是最优策略,当有限责任政府破产时还可以将家当换点钱可以从智能合约里面收回点损失,也许破碎的政治就不会走极端,政治本身的生老病死也许就和公司一样自然而然,而不管哪个联盟或者有限责任政府死了,人们都活得好好的,BSV的资产都非常安全,穷人永远有富人照顾,这就是我认为更合理的社会进化方式,起码比整天核弹大炮要文明的多。

hslayj:
国内外很多大咖,其实都被BTC和ETH带歪了,思维深度确实很好,但是思维方向错了,再加上区块链和传统互联网带来的东西不一样,很多东西容易南辕北辙,真正把BSV吃透,基本区块链领域的所有问题都会有答案。去中心化的本质其实是政治解决方案,在政治觉醒之前,去中心化的意义不大,大区块带来的效率提升反而是第一位的,人们很难在中心化的体系之上去构建去中心化框架,正确的姿势应该是在去中心化的框架下构建中心化框架。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

next chapter : Recreating Economics based on Bitcoin 12 : 族群矛盾

CONTENTS (目录) #

比特币经济学 : 首页
比特币经济学 1 : 开讲
比特币经济学 2 : 法律
比特币经济学 3 : CSW
比特币经济学 4 : 法币崩溃
比特币经济学 5 : 核心概念定调
比特币经济学 6 : 经济危机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7 : 路径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8 : 万链归一
比特币经济学 9 : 产业区块链
比特币经济学 10 : 去中心化
比特币经济学 11 : 代际剥削
比特币经济学 12 : 族群矛盾
READ MORE (更多文章)……

BSV Donate :
19Y6exH3MntM5VJDCvfSvBhJc6eHP7oJ2f

©2020 - hslayj all rights reserved

 
0
Kudos
 
0
Kudos

Now read this

Recreating Bitcoin

“I’m extremely happy to see people finally trying to understand bitcoin and thinking for themselves. Bitcoin SV is my original bitcoin protocol with a lot of the code bugs fixed. I enjoyed reading the story and I was impressed to see... Contin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