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经济学 13 : 数据维度打通

比特币经济学.png

比特币经济学:基于BitcoinSV的全新视角来重新构想世界经济格局 #

Recreating Economics based on Bitcoin : Reimagining the world economic landscape based on a new perspective of BitcoinSV #

CONTENTS (目录) #

比特币经济学 : 首页
比特币经济学 1 : 开讲
比特币经济学 2 : 法律
比特币经济学 3 : CSW
比特币经济学 4 : 法币崩溃
比特币经济学 5 : 核心概念定调
比特币经济学 6 : 经济危机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7 : 路径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8 : 万链归一
比特币经济学 9 : 产业区块链
比特币经济学 10 : 去中心化
比特币经济学 11 : 代际剥削
比特币经济学 12 : 族群矛盾
READ MORE (更多文章)……

Conversation : 数据维度打通 2020.7.1 ~ 7.16 #

7.1-7.16群内交流
Gene1928::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资本市场不再是“自由市场。”今天的经济和市场由中央银行与中央政府协调驱动……

任小重:
会引发行情吗?

hslayj:
春江水暖鸭先知,你觉得如果真的有全球性的经济秩序调整,最先知道的是哪一批人?肯定是雷达里奥这种整天在资本市场游泳的人吧。比特币BSV就是拯救这种情况的诺亚方舟,如果老体系没任何问题,新体系是没什么上位机会的。

本来看好一些产业注定破产,埋好筹码等着了,结果美联储一次回购就把本来盈利的筹码收走了,你是资本家也得心凉吧,什么事都可以靠央妈买单,最后拼的不就是资本的寻租能力和权力的予取予求么?

Gene1928:
市场由央妈坐庄并不是什么好事

C:
那就跟A股一样了

hslayj:
今天以治理交通拥堵的大数据道路定价系统为例,讨论一下未来的区块链数据产业的精细化和模块化格局,以及跨主体、跨行业的数据维度打通问题。
 
大数据道路定价系统是以车载定位(GPS或者北斗)为数据凭据,通过移动车联网的数据(单体车辆的GPS或北斗位置数据、手机基站数据、城市交通摄像头天网定点监控数据、城市ETC收费数据、城市车库停车数据等),通过对于指定路段的按照道路使用情况(平均车速、平均车流量、平均人流量)的监控结果,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计算出特定外界条件下(天气、假期、路况、时段等)相应的道路供需关系,从而得出一个最佳道路使用率对应的由道路市场定义的道路价格,通过道路使用权市场化的方式彻底根治人类的交通拥堵,具体细节参见之前写的关于大数据道路定价系统的介绍。

在这套系统中存在以下几个数据来源维度:
1,来源于每台车上的车载位置数据(GPS或者北斗),这套数据的所有权属于车主。
2,来源于手机基站的数据,这套数据的所有权属于电信运营商。
3,来源于停车场的停车数据,这套数据的所有权属于各个停车场。
4,来源于收费站的ETC收费数据,这套数据的所有权属于各个收费站。
5,来源于城市交通监控天网的摄像头数据,这套数据的所有权属于城市交通执法部门。
6,车主的历史交通行为与征信数据,这套数据来源于交通执法部门和全国征信平台。
 
如果仅仅考虑到道路定价应用本身的场景,将所有数据汇聚到政府平台统一处理是最有效率的方式,然而,其它数据也许可以,私家车的位置数据汇总却会造成来自政治意识形态上的重大挑战,因为民众会担心自己的位置泄露给政府后,会不会造成被政府永久监控的结果或者因为政府的系统管理不当而造成个人隐私遭到泄露的结果。
 
这种数据隐私权和数据使用权的矛盾长久存在于互联网大数据产业崛起的这些年中。这个问题的核心痛点在于,把数据交给民众自身,数据的规范性和信用性无法保证,把数据交给服务商,因为数据泄露带来的隐私侵害却是由民众自身承担结果,这是一个在互联网体系中无法治愈的永久痛苦。

然而,BSV体系中的Metanet尤其是MetaID的出现,却可以从根子上彻底解决大数据产业的这种矛盾,因为从技术上,人们将可以做到不占有数据却能使用数据,不了解数据细节,却能得到被数据细节计算出来的结果,这对数据跨行业、跨纬度的打通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
 
我们可以将MetaID并不局限于理解为一种用户数据体系,而可以将MetaID理解为基于一种数据范式的接口定义标准。
 
以半导体行业为例,生产内存、主板、CPU、硬盘、电源、显卡的企业分布在全球各个角落,而即使细分到芯片领域,也有芯片设计、芯片生产、光刻机产业等多个细化分工产业集群,这些不同的产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却能够通过非常巧妙的组装,将各种不同企业生产的不同终端产品(例如服务器、电脑、手机等)交付到用户手上,这其中靠的就是一整套半导体的接口标准和行业标准来实现的。
 
在一个接口标准非常明确的体系中,每个参与企业只需要实现自己的核心功能,对产业的接口标准负责,而自己的核心技术与核心能力却封装在自己的封闭产品体系中,单个的企业无法实现任何终端用户功能,然而整个产业的集群效应却能实现出整个半导体体系的无穷创造力和发展效率。

MetaID体系本质上就可以建立这种跨行业的数据标准,从而使得数据获得跨行业的应用整合,仍然以大数据道路定价系统为例,我们可以做出以下规范:
 
1,基于车载数据的数据体系我们可以定义为AutoPositionID,该体系的数据由用户根据自己的隐私需求可以保管在云端或者本地(例如军用车辆、政要车辆),然后定时进行数据哈希的上链的操作(保证数据的真实性,防止车主因为逃费动机而篡改数据)。
 
2,手机基站定位的数据体系可以由电信运营提供商定义为PhonePositionID,来源于停车场的停车数据可以由停车场软件供应商定义为ParkingLotID,来源于道路收费站的数据可以由道路收费站的软件供应商定义为TollStationID,来源于城市道路监控天网的数据可以由天网软件供应商定义为RoadCameraID,来源于交通违规执法体系的数据可以由交通执法部门定义为DriverBehaviourID,来源于个人征信体系的数据可以由征信部门定义为PersonalCreditID,这些定义好的数据接口和数据范式将可以被符合权限的特定主体进行有偿调用,可以由用户本人或者政府调取查看,政府通过这些接口,就能在不占有行业数据的前提下,查询指定车辆的运行轨迹和历史行为情况。
 
3,而要形成整个数据产业的应用整合,数据本身的验真性是必须得到保证的,因此形成相关数据的标准MetaID体系要么必须数据本身上链防止篡改,要么必须哈希上链,能够为后来的数据应用时的数据验真性提供途径,在一个严丝合缝的精密产业中,任何一个非真实数据都可能带来重大的数据安全隐患和数据计算结果的南辕北辙,因此可以量化的数据误差与数据可信度将对这个产业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
 
4,当政府通过政府权限调取到了全城的公共道路领域的车辆数据后,可以提取一个针对具体车辆的车辆数据模型,在用户需要交纳交通道路使用费时,用户可以通过一个第三方经过专业审计的不侵犯用户隐私的链上开源道路价格计算程序,把这个程序和政府提供的自己车辆数据模型、道路价格模型下载到本地,然后这个收费程序将可以根据政府提供的车辆道路使用数据模型和用户本人的位置数据模型进行比对,返回一个最简单的数据结果,该结果包括两套模型的数据冲突细节与道路使用费用结果还给政府的道路收费部门。
 
5,当政府提供的车辆数据模型与车主本人的位置数据模型完全一致时,政府将只能知道车主的道路缴费情况,而无法得知车主的具体车辆位置隐私信息,当政府提供的车辆数据模型与车主本人的位置数据模型发生冲突时,政府将获得具体的冲突数据细节,从而获得了车主本人的潜在违规证据,则可以通过合法的搜查令来调取车主的具体位置信息,进行围绕数据证据本身的执法行为。

当整个数据产业都可以进行这种标准化定义后,跨行业的数据打通将成为行业常态,基于市场激励的数据接口有偿使用,也可以使得大数据的使用权被正确的规范和激励,在大数据产业,人们将不用担心因为保护数据隐私权而“把婴儿和洗澡水都倒出去”,人们可以“把婴儿抱起来然后再去倒洗澡水”。
 
想象一下一个数据维度被全部打通的世界,电商不用再害怕被刷单、刷量、刷评而耗散大量资源进行信息作假,因为在一个多维度数据体系中,单维度的数据孤岛将毫无意义和可信性,一个网络匿名ID说一个东西很好吃可能没什么说服力,但是如果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美食家身份、有良好的信用的人说一个东西好吃,可能就能得到更多的认可,一个人说自己很厉害可能没什么说服力,但是如果一个能够证明自己专业技能底蕴、被很多牛人认可的网络ID可能就能得到更多的信任。在人类进入物联网时代,数据将是无处不在的,而如何将这些数据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也许连数据提供者本身都不知道,但是一旦提供了一种专业的数据接口有条件、有偿的提供给全球使用,说不定就能有某个偏僻的领域发挥出这个数据的最大价值,从而实现新的商业模式和产业腾飞的机会,而这套体系,没有数据验真性体系的互联网是基本实现不出来的。
 
网络效应是说一个网络的价值不是与网络节点的数量成正比,而是与这个网络产生的连接也就是节点数量的平方成正比,而BSV体系中的三个价值:货币金融价值、全球信用体系、中立网络结构,这三方面的价值都有着非常强的网络效应和自然垄断特性,而这三套体系又彼此加强、互为依托、缺一不可,这就是为什么全球区块链体系必将走向BSV万链归一的终极旅途,而万链归一的最重要的应用之一,也是将不同维度的数据通过标准的数据接口规范起来,成为不同数据维度互相加持的最终的全球中枢神经体系,让人类命运共同体和全球化贸易体系真正得以实现。

然:
btc是比特币alpha,bch是比特币beta,bsv是比特币1.0,其他以太柚子等等都是demo,玩具

hslayj:
比特币是人类从暴力国家时代进入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时代的摆渡之舟,它对人类整体的经济、政治、文化的冲击是多方面的,改变的深度可能不亚于人类从血缘部落时代进入暴力国家时代,空间尺度变了,外在环境变了,很多根深蒂固的思想和观念也会跟着变,现在可能仅仅是一个序幕。

Forest: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g4MzIyOTIxNA==&mid=2247487216&idx=2&sn=02a9b5ca45b36c1367422fa79f01ebea&chksm=cf4bd981f83c5097a6140e863ae4ce9fd7e3b16e6267fce5fbf6a2f9dbd4be96d060176f938d&mpshare=1&scene=1&srcid=0706NJmcUmjAXDud5enmbX55&sharer_sharetime=1594032558845&sharer_shareid=a9e1f094be3eefa6a757ac4968b8f032#rd

hslayj:
感觉TonicPow这个模式以后是不是能彻底灭掉盗版,盗版本身就是赚点流量钱,如果能从推广正版的过程中赚流量钱,就没有必要盗版了吧,感觉创作者自有数据数据+内容付费+TonicPow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这套逻辑可以彻底解决创作者的平台困境和盗版困境。

想想看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一篇好文,还可以赚到钱,每个人都是流量入口,为了维持自己的口碑,人们会偏向于转发自己很认可的内容,那好的内容产品的传播门槛就更低了,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创作好的内容就真的可以不依赖平台和广告,成为一辈子的金饭碗。。

邱少贤:
其实配合营销,这里面有很多玩法的,至少结算周期可以快很多,站在高一点的纬度看,bitping,tonicpow 其实都是利用小额支付提高周转率的典范

hslayj:
嗯😊 看到生态里面这么多好产品,安全感很足

邱少贤:
其实现在还是开发工具不够完善,否则可以更多人来尝试

hslayj:
是的,专业深度还是蛮重要的,相比互联网产业的流量为王,MetaNet建设可能更像半导体产业,专业分工会更重要,把数据产业的接口体系标准规范好,以后每一个产业都会接入数据体系能力,那时候的BSV就会成为商业体系的氧气了,想切割都切割不了。

hslayj:
今天重点讨论下BSV对全球化贸易体系的影响,以及BSV体系如何解决全球化贸易体系倒退受阻的最终解决方案。

自从两百年前大卫李嘉图提出国际贸易中的比较优势理论,全球贸易体系就成为了一个似乎永远正确的经济命题,比较优势理论指出,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资源禀赋,地区只要专注于自己擅长的经济领域,然后通过全球贸易体系卖出自己生产的商品、买入自己紧缺的商品,最后就可以得出全球共赢的贸易局面,也由此得出了国家贸易政策的低关税和低贸易壁垒是一个全人类共赢的最优策略。
 
然而,历史的事实却是另外一出场景,远的地方有大清乾隆之后的闭关锁国政策,也有印度由甘地领导的去全球化贸易运动,近的有美国最近的退群行动和全球各国工业撤回国内的政治呼声,那么全球化那么好,为什么又有那么多政治排斥和民众抵制呢?
 
这其实又回到了我们对市场经济本质的理解,全球化自由贸易倡议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市场经济理论的全球性延伸,市场经济本身对经济配置的优化是可以做到最优化的,价格信号促使了人们对于市场商品供需关系的综合理解,从而达到了经济资源配置的最优化,这套理论看起来完美无缺。
 
然而,魔鬼总在细节中,市场经济的竞争精神同样会导致失败者的出现,一个地区全球市场竞争结果的量化计算可以简单的用简化数学模型理解为一个地区全球竞争能力的时间次方,不管各个地区的全球竞争能力差异有多小,只要放在足够长的时间指数曲线里面,这个竞争结果的差异就会变得非常大,当一个国家的经济竞争总体能力因为某种原因(也许是制度原因也许是天灾人祸)而受到拖累时,这个国家的经济竞争能力势必也会受到挑战,最后全球化贸易体系对这个国家的结果就体现在整体经济资源和贸易资源的大量流失上。
 
对于,经济竞争地位能力较差的失败地区,比较优势理论固然可以促进全球的经济发展总量,但却是以牺牲本地经济为前提代价的,这就和市场经济固然可以促进地区的经济发展,却是以加大贫富差距为前提代价的。那么,不管是对于全球化贸易体系竞争中失败的国家也好还是对于市场化经济体系中失败的穷人也好,总量的增加如果是以牺牲个体为代价的,那么个体势必通过另外一种手段谋求生存权,哪怕这种手段有可能是零和博弈甚至是负和博弈,这也就是所有政治力量的群众土壤。
 
所有的本地产业的保护政策都是基于这种政治诉求,当一个人、一个地区产业甚至一个国家面临市场淘汰的时候,如果没有任何市场外的机制来对这些主体进行托底保全,这个事件本质对这个主体来说的意义和世界末日对于这个主体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那么人们会通过什么方式来避免世界末日的出现呢?答案是所有方式,甚至是以制造真正世界末日的方式来避免个体的世界末日。
 
所以市场经济不会自动解决所有人类面临的现实问题,基于平等诉求的政治框架制度几乎是对市场经济体系和全球贸易体系必不可少的有效补充,这也是无政府主义支持者的最大理论黑洞——当没有人照顾穷人利益的时候,穷人会拉着所有人下地狱。
 
可以预见,在现有国际贸易的经济与政治框架之下,全球贸易市场的获胜者毕竟是极少数,而失败者则是大多数,国家为了保持本土企业而制造的贸易壁垒也会越来越多,因为国家没有经济资源安置大量的失业人口和破产产业。这就会造成整个全球化进程的整体失序,最终甚至导致全球经济贸易合作体系的大崩溃,这是对现有人类秩序的一次重大挑战。

诚然,在暴力国家体系下的政治逻辑中,如果政府无作为或者乱作为导致的经济竞争能力低下,这个国家可以通过内部革命或者被外部殖民的方式进行资源重构,然而通过暴力上台的新政府并不天然具备经济上的竞争能力和政策上的设计能力,新的政府仍然面临和老政府一样的经济局面和政治困难,在既有局面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前提下,想要创造新的经济竞争能力也是十分困难的,反而是暴力轮回更有可能成为解决问题的第一抓手,这样的场景在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得以体现。
 
纵观全局,我们可以看到市场经济体系和全球贸易体系起作用的前提是落后竞争者的有序淘汰和资源重组,而关乎到所有人生存权的国家政治体系却不允许这种全球竞争体淘汰的逻辑出现,因为一旦国家被淘汰,国民就会沦为毫无尊严的难民,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尊严势必会受到极大的挑战,清末时期的美国排华法案就可以将这种弱国寡民的个体尊严缺失体现的淋漓尽致。
 
基于有限责任政府和算力联合国全球治理框架下的全新BSV政治与经济体系则可以提供一套另外的全球贸易体系解决方案。
 
相对于传统政治秩序的暴力逻辑、政治逻辑、经济逻辑重要性的先后排序,BSV算力联合国下的最大政治逻辑是一个处于纳什均衡态下的多联盟具备一票否决制的松散体系,而暴力逻辑是一个被多元的军控智能合约限制的对内无能体系,在这套政治与经济框架体系中,唯一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经济逻辑——也就是BSV的购买力逻辑。
 
当一个城市或者地区本身的产业位置处于全球贸易竞争失败者地位时,其本身的城市股权价格势必会大幅下跌,然而其本身仍然具备土地资源、人口资源和相对来说比较成熟的地方产业和自然资源特点,这仍然是各个优势资本的追逐对象,当某些具备经济优势的大城市或者地区的产业发展遇到土地瓶颈、人口瓶颈、资源瓶颈或者产业链瓶颈时,就可以对这种处于竞争落后地位的城市进行股权并购,这种经济上的同化能力,将取代军事殖民与文化殖民。
 
由于是自由公开并且双方自愿的交易,本质上仍然是双赢的,买方城市获得了统领权的扩张,卖方城市获得了经济补偿,而对于卖方城市的居民来说,自动加入了一个更有全球竞争优势的政治制度框架下,完成了一次巨大的政治制度升级。如果说全球一体化的局面无法阻挡,我们是希望用铁与血来完成它还是希望所有人都各取所需?共赢的局面不管是对于赢家来说还是输家来说,都是乐见其成的。
 
全球人类社会的整体进化势必是以淘汰落后地区、落后产业,并且为领先地区、领先产业重组资源和输送养料的,当暴力逻辑和政治逻辑碾压经济逻辑时,这样的进化逻辑势必受阻,而不管是暴力逻辑也好,还是政治逻辑也罢,关心的都是如何分蛋糕的零和博弈,只有经济逻辑关心的是如何把蛋糕做大的正和博弈,孰优孰劣,是一目了然的。
 
而对于在BSV体系中,仍然试图闭关锁国、提高关税或者贸易壁垒的地区和国家而言,其本身的国际贸易地位和BSV获取能力将会大幅度的降低,它们将没有能力在新的经济博弈体系中获得优胜地位,等待这些老年腐朽的政治策略的唯一结果就是在全球化浪潮中被逐渐边缘化甚至淘汰,最后沦为被收购、被经济同化的地区。
 
而要想获得更广泛的经济影响能力,除了全力的发挥出自己地区的比较优势之外,最好的方式,就是尽可能的广泛参与到国际合作中,通过国际合作和国际贸易积攒下更多的BSV,获得更大的经济影响力和购买力,然后将自己的经济版图通过经济同化的方式不断的传播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既可以实现地区自己的野望,本质上也给落后地区带来了更好的政治制度和产业能力。
 
这一切局面,在BSV没有出来之前,是很难想象的,因为国与国之间并不存在这种可以广泛交流的信任体系,可以打破恐惧猜疑链的体系,可以限制政治和阉割暴力的体系,当每个人、每个地区都在忙着创造更多的财富时,当这个世界没有战争和流血冲突时,当每一种先进制度和文明都有很好的繁殖途径时,民族、宗教、文化、意识形态这些矛盾自然而然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那样的世界当然也是更加美好的世界。

比特币张摩西:
defi合法吗,还是只是币圈自嗨呢

昊轩:
像房产一样,bsv抵押贷款,智能合约锁定,合法吗?

hslayj:
万链归一以后肯定可以,现在这么做会有很多问题,估计法官自己都没有答案,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抵押贷款和智能合约质押不属于defi,属于正常的合同行为,defi是有问题的,它和ico本质上差不多,无非就是用去中心化概念模糊代理人责任。

昊轩:
DeFi一般是指基于智能合约平台构建的加密资产、金融类智能合约以及协议。

hslayj:
问题来了,资产出问题,法律如何触达呢?
DeFi的本质还是BTC、ETH那套抗审查、无政府思路,觉得代码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但其实代码解决不了很多问题。

如果要质押资产,那么这个资产就不能是空气币或者其它什么短暂存在的资产,是需要长久永续存在的资产,而币圈谁能做到这点,才有被质押的资格,目前来看,只有BSV完成万链归一,才具备这种资格,否则就和质押空气和质押体毛一样。

昊轩:
质押bsv

hslayj:
国内的话有问题,毕竟国内都是官办金融体系,国际上可能会有制度空间,从长远来看,质押BSV的智能合约体系本身就可以改变法律体系的结构逻辑。

BSV的很多金融属性,都需要使用属性变成真实以后,才有可能大规模实现,比如跨国结算货币、智能合约货币、全球储备货币,如果万链归一了,这些金融功能肯定都能发扬光大,如果没有的话,那么这些功能都还是空中楼阁。

昊轩:
撮合呢?一方提供法币赚利息理财,一方质押bsv,平台智能合约监管

hslayj:
这个要看在哪里做、怎么做、找谁做,原则上就是出了问题要有一个成熟的调解机制在,很多产业难得不是把产品做出来,而是切入市场的时机、角度、地区不好找。

Stephen周:
找个受监管的中心化交易所就好了

hslayj:
只要万链归一了,所有资源都会靠过来,所有现有区块链项目都会并过来,本质上那时候才是BSV改变世界的起点,现在BSV还需要用自己的架构优势做几个全球样板出来,网络效应一旦产生,其它区块链看到了BSV的万链归一潜力,那时候的资源和趋势就是无法阻挡的了。

市场的有效性往往是以消除信息不对称为前提的,但是不管ICO也好还是DeFi也好,它们绕过了政府,建立了投资者和融资者的二元身份,但是融资者是可以撒谎的,这个机制如果没有其它机制制约,那么投资者本质就是骗子的提款机。

昊轩:
索罗斯说“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谎言和假象的连续剧,想要获得财富,就要认清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hslayj:
是的,这是现代金融世界的逻辑,但是这是一个需要社会解决的问题,而不是最终答案,这就是BSV存在的意义,BSV体系可以把通过多维度的海量数据从不同角度去揭露谎言。

Stephen周:
通货膨胀是万恶之源

hslayj:
从法币体系、银行体系、养老金体系、房地产体系、股市体系、债券体系,现在全球金融体系都是一个个等待破碎的庞氏泡沫。这一切的根源其实就来源于通胀逻辑体系。索罗斯是金融大家,对这种事情看得比较透也很正常,只要戳破交易量,现在的任何产品的价值体系都是金融大鳄随意摆弄的傀儡。

晓天:
因为有通胀,所以大家才热衷于投资、投机,而不是踏踏实实安心build,现代人一半的焦虑来源于通胀

hslayj:
通胀消除了货币的存储价值,于是人们的财富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躲避通胀,造成了全球的资产流动性过剩,这些资产流到哪里哪里就是泡沫:流到房地产,富人囤积一堆房子,穷人住不起房子了;流到股市,过度投资、过度融资催生出了一个个行业泡沫;流到债市,大家以囤积债务为荣,让全球的债务体系尾大不掉,只能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进行债务扩容,这套逻辑肯定崩溃,只是什么时候开始而已。

昊轩:
不一定是通胀,而是财富分配危机。大部分资金在少数人手中,不投资实业,进入虚拟市场或炒房。普通人赚到的钱基本花光,无法积累。

hslayj:
财富分配危机永远存在,这在通缩体系中也一样,只要有竞争、有市场,就有输赢有穷富,财富再分配是需要一定的政府介入的。

晓天:
大家可以把自己焦虑的点列下来,看看哪些是通胀造成的

昊轩:
物资极其丰富,价格是下跌的。资本主义面临消费不足的危机。

hslayj:
消费不足的本质其实是生产过剩,生产过剩的本质就是过度投资,过度投资的本质就是股市泡沫,股市泡沫的本质就是货币通胀。

hslayj:
现代全球金融秩序的最终失序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任期制政府的无限赤字阶段;第二个阶段是全球央行的竞争性贬值阶段,第三个阶段是全民借贷阶段。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还有可能靠政治强人扭转,现在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了,基本是没救了,所以我才说BSV是诺亚方舟,解救的就是下次 全球金融秩序的紊乱和重构。

昊轩:
这是西方经济理论的发展结果,资本逐利型经济,靠借贷消费来弥补消费不足,解决生产过剩。债务积累至无法偿还,利息降到0利率

hslayj:
 资本逐利是没有错的,但是过度借贷就有问题了,这其实和个体消费模型是一样的,欠的账迟早要还,只是对于任期制政府来说,享受经济红利的是自己,承担后果的是子孙后代而已。

昊轩:
BSV能解决吗?70亿人使用bsv,得涨到100万美元一个币。还有一种解决办法:拉高股市,冻结房地产,消灭泡沫资本,共同贫穷

Stephen周:
BSV能解决全球M0的增发

hslayj:
长久来看,能够治理这种全球性秩序的系统,目前只能看到BSV。M0,M1,M2这些概念是法币概念,对于BSV成熟的体系而言,M0是无风险系统,M1、M2都属于风险系统,本质上把金融纯粹话了,只想保值就拿着BSV,想要赚钱就走投资路线,要承担风险的,这种有限责任化的体系,最后会造成所有金融参与者的有限责任逻辑,没有谁可以大而不能倒。

光解决M0增发,并不能解决通胀问题,解决通胀问题的一定是把任何有货币乘数能力的机构都给风险独立化和有限责任化,喜欢高杠杆不是不可以,允许破产就行了。

昊轩:
那得bsv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通缩的黄金导致两次世界大战,很难

hslayj:
有没有BSV体系,美元都是一个会崩溃的体系,起码它的基础结构逻辑已经持续不下去了。只要有暴力国家这个逻辑存在,战争就永远不可避免,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设计一套新的世界政治框架的原因,要想避免战争,就要重新审视暴力体系的社会功能,并用其它体系去替代这些功能,光靠呼吁爱好和平是没用的。

昊轩:
凡尔赛条约将德国国库里的黄金,搬运到英法。德国的信用出现剧烈的收缩,推向了通缩和大萧条的深渊。最终导致一战。

hslayj:
所以我才说,BSV会让人类从暴力国家时代走向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时代,其本身逻辑的转变如同当初人类从血缘部落时代走入暴力国家时代是一个逻辑。以后人们不会在乎眼前的人的种族、信仰、国籍,就如同现在的人们不会在乎眼前人的姓氏一样自然。

昊轩:
希特勒认为世界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通缩的金本位制度,要摧毁金本位的前提是先摧毁英法的政治和军事霸权。最终导致二战。

hslayj:
希特勒本质是民粹产物,就如同开着一个下坡的车,然后突然发现刹车没了,民粹的主要来源还是贫富差距问题,但是解决民粹问题和贫富差距问题是有其它方案的,因为就算不是金本位,就算是通胀体系,贫富差距仍然广泛存在,我之前提的全球最少遗产税协议本质就是想要解决贫富差距这个问题的,而有限责任政府之间的合作和并购其实就是解决不同地区的贫富分化问题的,人类的顶层政治制度是没有被良好设计过的纳什均衡体系,需要一次重新的讨论和审视,毕竟谁都不希望辛苦了一辈子,最后被一群傻子决定自己的命运。

昊轩:
未来是石油美元超级信用泡沫的总崩盘,中俄欧瓜分石油本位,延续石油本位。

hslayj:
中国的金融方法论都是美国那里学来的,让中国当老大,中国最终的解决不会比美国好多少,人类需要的是对等的制度,而不是需要换一个老大。设计一套政治解决方案,有一个很简单的前提就是罗尔斯提出来的“无知之幕”,就是需要设计者把自己的人生身份撇开,让所有人都站在无知之幕后面设计政治方案和制度,然后等到揭幕的时候,设计者被随机丢到任何一个个体身上都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在中心化代理人时代,这样的解决方案是没有量化标准的,因为谁都可以说自己是公正无私的,但是BSV体系的出现,就会让量化经济成为一套非常可行的全球标准,这也为“无知之幕”提供了真正的客观标准,因为算力是不在乎人们的种族、国际、信仰和意识形态的。

人类有两种相互矛盾但又彼此统一的本性,那就是个体性与集体性,美国过于强调前者、中国过于强调后者,都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可能中和一下保持合作才是最优状态,人类需要像寻找好的公司管理制度那样,去寻找好的政府管理制度,这个过程很难一蹴而就,需要不断的想象、尝试、推广,但是暴力体系会使得这些尝试的成本过高、代价过大,所以消除暴力体系的逻辑才可能让政治上的基因变异和政治进化成为可能。

zxs:
看微博讲:手续费计价模型要对应成本……

hslayj:
以后AML在区块链领域普及了,KYC普及了,大额转账需要第三方审核或者登记了,可能会有这类第三方审核金融机构需要一个按照总量比例的收费需求,按照转账金额付费不是付给矿工的,而是付给类似的审核人员的。
要算这种矿工成本账,拿整个生态算账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实际的账发生在每个交易个体中,对于个体而言,打包1000BSV的交易和打包1000satoshi的交易的成本是差不多的,这才是成本定价的核心原则。
很多时候反对传统金融的逻辑不是说传统金融的逻辑都不对,而是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很多变化,需要基于新的生态来理解问题。

市场是竞争的,一个定价策略的有效性是最终的博弈结果,不是一个商家就可以决定的,卖烧饼的总想卖个别墅价格,但是事实是市场是不允许的,因为有其他卖烧饼的会卖低价。

然:
有时候很困惑,明明去中心多好,非要第三方,又回到效率低下的传统世界?又回到中心手中?又回到看人脸色的权利机构?

🐽:
这个具体怎么说?非要第三方指的是什么呢?去中心好在哪里呢?

荣哥理财师:
去中心化好在哪里?  社会需要的是诚实,是信任。 去中心化只是其中的一个实现手段而已

🐽:
还是没有说清楚这个事情,到底我们觉得去中心好在哪里,中心不好在哪里,为什么?

晓天:
去中心化是个伪命题,有价值的是去中介化

hslayj:
去中心化只有在政治架构上是有意义的,在政治权力全面介入事前,去中心化是没意义的,因为不管谁都要接受法律的监督,而目前的法律体系显然是中心化的,在中心化的系统上去构建去中心化系统是没有意义的,去中心化的意义在于全球的最高权力产生过程,也就是我之前一直讨论的算力联合国这个政治体系的权力产生过程。

现在的很多去中心化系统,都是伪命题,都是掌握在开发者手里的傀儡,但是开发者为了摆脱自己的代理人责任,就把这个系统包装成去中心化。

🐽:
我的看法和你类似,去中心化的核心在于可以构筑一种新的社会秩序,参与各方更加的公平的机制。

hslayj:
AML也好,KYC也好,一般都有一个金额门槛的,你的额度达到多少就要满足KYC,达到多少就要满足转账的报备。

去中心化没有政治制度和法律体系的保驾护航,仅凭计算机软件在技术上是做不到的,所以讨论没意义,政府只要真正掌握了控制矿工的方法,去中心化和抗审查就是黄粱一梦。

就好像点石成金一样,我也希望有这个能力,但是做不到,所以干脆不去想他,而BTC构建的抗审查和去中心化命题,本质只是一种谎言的传播而已,在技术上根本没有可实现性。

谁如果说仅靠软件技术,自己能实现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本质上这个人就是它说的这个系统的中心,因为软件定义权在它手里,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哲学悖论。

然:
hslayj的理论框架确实是很好的途经,但细节上还有很多值得推敲,我也只是表达我的困惑而已

hslayj:
欢迎推敲和各种探讨,好的理论是经得起讨论的,闭门造车没啥前途😊~~

Gene1928:
其实讲这些都意义不大,船到码头会自然直。水到渠成的事

hslayj:
其实BSV体系还是蛮抗政府作恶的,如果政府真的封杀或者滥用监管权,这个政府管辖地区的BSV交易就会下降,地区的BSV获取能力就会下降,在一个新的信息产业全球竞争格局中,这个地区可能很快就被淘汰了。
最后可能会有一个基于BSV税率的全球降税军备竞赛,就为了吸引更多的BSV产业入驻本地,最后的均衡点可能是除了政府功能税外的其它税种都会降为零,包括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

南丰:
中心化的github,果然信不过,微软又怎么样,一样服务器被偷走了…

hslayj:
是的,把数据所有者和数据存储者的角色分开,区块链的方式其实可以很有效的规避数据存储方的单点故障,因为只要有两家以上数据服务商有相同的数据接口服务,那么就不存在数据故障,再加上哈希验真性,可以让很小的数据提供商的数据也变得非常可靠,这其实就把数据接口的场景给大大的扩张化了,以后不仅仅是微软、阿里、腾讯这样的企业可以提供通用数据接口,可能随便一个餐馆都可以给你一个他食材供应链的数据接口供市场监督或者查询,接口可靠性越好,深层嵌套的数据接口体系才可能越普及,这也是我之前说区块链体系可以让全社会的数据体系如同半导体产业那样精细化分工的原因。

而这一切,只有BSV万链归一才有可能全面打通数据多维度的合作体系,否则就是各吹各的牛,大家都在信息孤岛上。

荣哥理财师:
哈希验真性,可以让很小的数据提供商的数据也变得非常可靠。这个点出了关键点。网盘不仅大公司可以提供,小公司也可以提供,降低了网盘的门槛和墙。

hslayj:
小公司不用提供网盘,直接把数据存到数据服务商那里就好了,数据服务商在成熟的BSV生态中,体量应该也不会太小。

荣哥理财师:
我的意思就是小的数据服务商一样可靠

hslayj:
数据服务商其实面临的是网络化的市场竞争,网络化的市场竞争的头部效应会挺明显的,小的数据服务商不一定能够生存的下去。小公司可以当数据提供者。

荣哥理财师:
市场的竞争后,会进行市场细分。有一定特色的数据服务商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昊轩: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hslayj:
比如我提供一个行业的数据,什么行业都有可能,数据服务商可能是一样的,但是数据提供者不一定一样,可以有农业数据、建筑数据、环境数据等等,数据服务商有点像现在的云服务提供商。

昊轩:
看到POWPING在做社交比特网络

hslayj:
社交这个品类的链上逻辑我还没有十分的想明白,毕竟普通人社交都是很随意的,然后要让人把话记录下来上链会有些怪怪的,我觉得上链内容可能还是要偏正式一些,如果能够形成多维度数据的印证网络,可能上链的价值才能够得以最大的变现。

之前美国的那个阅后即焚产品不就是以不存历史记录火起来的么,所以链上社交要做起来,很多逻辑要重新想一下,要把用户的场景闭环和商业闭环都想清楚才行。

以前数据属于数据服务者,阿里的数据就很难放到腾讯云里面,但是如果数据属于用户,同样的数据放到不同的云里面就很正常了,这样数据的多实体存储就会带来数据存储本身的可靠性,因为故障率高的数据服务商很容易被市场淘汰掉,而接口故障率低的多服务商存储发生故障,这就和闪电劈一棵树两次的概率一样了,如果还不放心那就存三个甚至更多不同的数据服务商

🐽:
并且迁移成本是比较低的,数据的格式规范是相对确定的。

hslayj:
是的,可能以后的社会化分工会很细,对于数据提供者来说,只要提供基础数据的流水账就行了,然后通过专业的数据流水线体系加工出各种数据模型供各行各业使用。要让小的数据有可靠性,然后形成一个无孔不入的全球数据体系,全球真相之源的哈希验证就几乎是必不可少的刚需,否则不同数据体系的不稳定性就可以摧毁接口的可靠性,也就无法实现一个稳定精密的数据接口的产业分工体系。

hslayj:
The government and Prefectural office will soon be unnecessary.
这句话很危险,要标记一下,西方没经历过共产主义革命,工业革命后基本贫富差距都被他们通过殖民主义辐射到海外去了,一个封闭世界中,贫富差距是一定要有某种机制调节的。

只有bsver能构建设出一个更好的世界,并取得一定的政治地位,并将一定资源主动让给这个体系的后来者,这个体系才能真正的走的长走的远,否则民粹的愤怒是不管你原本是好心还是善意的。轻一点是征收bsv财产税,重一点就是打土豪分BSV了。

hslayj:
今天重点讨论一下算力联合国的设定原理。
 
在比特币经济学中,对未来的国际政治体系有了非常明确的预言,未来国际政治是以有限责任政府为最小组织单元,由有限责任政府自愿组合成算力联盟,当算力联盟拥有全网算力10%-20%时,该算力联盟拥有算力联合国一席大法官席位,最终算力联合国将由5-9名代表不同算力联盟的大法官组成,对全球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律体系的任何事件或规则拥有最高裁决权,每一个大法官都拥有决议事项的一票否决权,当所有大法官都没有行使决议否决权时,决议结果以大法官表决票数结果为最终裁决结果。

首先,为什么拥有高算力资格的算力联盟的大法官必须拥有所有决议的一票否决权?
 
在一个可能包含暴力元素的决策体系中,纯粹的多数表决机制容易引起多数暴政问题,比如说几个海盗去抢宝藏,但是最后宝藏只有一个皇冠,这个时候拿到皇冠的海盗就很容易引起其它海盗的嫉妒,当这个海盗群体是以投票表决机制来决定个体命运时,其它海盗就可以通过投票杀死获得皇冠的海盗,以此类推,最终造成多数暴政悲剧,所有海盗都会因为获得皇冠死于其它海盗的投票表决,最终留下两个海盗拼个你死我活。
 
一票否决制,其实提供了对所有参与者的参与安全感,当算力联合国的议题对某个算力联盟地区带有明显的种族地域歧视或者意识形态偏见的时候,该算力联盟的代表可以通过一票否决权来彻底捍卫自己的联盟利益,只有符合所有联盟基本利益的表决才可能动用算力联合国的最终人类决策解释权的法律效力。

其次,为什么算力联盟的算力门槛需要有一个下限,并且这个限制要规定为10%?
 
由于算力联合国的所有算力联盟的大法官代表都拥有新决议的一票否决权,所以几乎大部分世界问题都很难拿到算力联合国这个层面去解决,算力联合国的一票否决制本质上限制了算力联合国的一般权力范围,作为全球的最高政治、法律与暴力解释体系,算力联合国在一般情况下会陷入一个纳什均衡态的沉眠状态中。
 
但是,人类仍然可能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例如环境突变之类的自然灾难或者比特币协议升级这样的重大共识形成,市场体系本质是一个长期的演化体系,对于突发的灾难和严峻的全人类问题并不一定具备更好的应对速度,而为了提高应对突发灾难之类的问题,人类必须拥有一种机制可以彻底激活全球政治体系的运作能力,而这个能力必须交给未来每一代人自己才行。
 
在一个算力门槛为10%-20%的算力联盟中,最高大法官的数量仅仅有5-9名,虽然他们可能拥有巨大的种族宗教、意识形态、经济利益上的巨大认知差异,然而这样的几个人一定是具备良好的专业底蕴、人文关怀、战略眼光的人类领袖,当这几位不同利益体系的人类领袖能够达成完全的一致时,也就代表了最广泛的人类基础共识,这样的决议不管从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都有决定性的影响力,理应对任何人类底层制度拥有变更决议权。
 
10%的最低算力门槛设定有以下几个考虑:
1,10是1-100的对数中位数,拥有相比于其它数字更好的数学美感。
2,当最低算力门槛为10%时,大法官的最高数量将保持为个位数。因为总有算力联盟会有算力冗余,因此从博弈论角度很难达到每个算力联盟都是精确的10%算力,最终的拥有算力联合国大法官席位的算力联盟个数也就必定小于10。
当最低算力门槛过低时,犯罪集团可能通过算力联盟的方式窃取人类算力联合国的权力,形成对于犯罪集团产业的政治庇护。由于犯罪本身有零和博弈特性,所以犯罪产业的经济上限是有天花板的,犯罪产业有经济上的自限性,当算力门槛较高时,犯罪集团将不可能有能力达到这个算力门槛,而如果这个算力门槛较低,例如1%,那么犯罪集团则有可能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算力联盟庇护。

再次,为什么算力联盟需要有一个算力上限,为什么这个上限应该规定为20%?
 
如果不规定最高的算力门槛,那么某个时刻的地区性经济大国可能会通过算力扩张而彻底垄断算力决策权,从而导致全球政治权力的中心化趋势,当政治权力的中心化趋势得以延伸时,政治力量将会从算力联合国的纳什均衡态中重新苏醒,形成对日常经济的全面干预与政治影响,政治决策高于经济决策的常态化,将使得人类过往的凯恩斯式透支经济重新成为可能,为了对抗新的政治中心的影响,政治上的势力扩张将是所有地区不得不面临的新的军备竞赛。
 
为什么从一般性决策上,经济决策比政治决策更为合理?
 
A)因为政治体系往往有着权力垄断性,而经济体系往往是权力分散的。垄断权力会造成对不同体系竞争的遏制,而分散的权力则无法遏制任何不同的竞争策略。
B)政治体系的不合理性往往可以通过经济的未来透支性来得以延续,而经济竞争体的不合理性会很快被市场淘汰。
C)政治依赖于政治强人的正确决策,单体的依赖度过高,容易有一言丧邦的危险,而经济竞争体是多元竞争体,经济强人(企业家)做好了固然可以给全人类造福,经济强人做差了却也不会为祸世界。
D)政治体系的建设逻辑是用别人的资源给别人做事,经济体系建设的逻辑则更多的是用自己的资源给自己做事。成本承受者与利益接受者的利益驱动力量是否一致会直接决定建设质量。
 
因此,能够用经济体系做的事情,就需要尽量避免政治体系的过度干预,政治体系主要的职能永远应该是弥补经济体系无法渗透到的地方。
 
20%的算力上限有以下几个考率:
1,单个算力节点本质是一个中心化节点,谁拥有了节点决策权也就拥有了最高的系统解释权,这与架空政治权力的目标并不一致。
2,两个算力节点是一个双体博弈模型,这种模型很容易因为博弈强弱对比的暂时失衡而坍缩成单节点,所以也最好不要考虑双节点模型。
3,三节点模型可以形成稳定的三角形博弈结构,然而这种结构要求所有节点都必须一致拥有稳定的博弈能力,否则任何一个节点出现任何问题,三角形博弈结构就很容易变成双体博弈结构。
4,四节点模型中,当某个节点有结盟倾向时,其它所有节点都不得不进行利益结盟,最后很容易变成节点联盟性质的双体博弈,本质上也不是一个稳定的权力博弈结构。
5,因此,要保证算力联合国对于政治权力的有效约束,最少的节点数应该是大于等于五个,这就是为什么算力上限应该规定为20%的原因,超过该算力的算力联盟应该进行算力的自我限制。

最后,算力联合国体系用算力这个经济学指标取代了很多无法量化的政治指标,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1,要想获得国际上的最高国际权力的门票,本质的用力方向不是打压异己、党同伐异或者进行意识形态上的角逐,而是牟足劲的发展本地经济,并与和自己有经济互补性的地区结成算力联盟,用经济上的客观数字来获取自己政治制度有效性的客观证明,能用客观经济数据造福人类的制度才是好制度。
 
2,算力背后并没有种族、文明、宗教、意识形态的影子,人们为了最大化的追逐经济上的发展,就必须尽可能的团结不同种族、文明、宗教、意识形态的人,形成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全人类共赢共通的人类共识。
 
3,算力决定论可以非常有效的避免修昔里德陷阱,当大的算力联盟落幕时,有限责任政府会通过新的结盟方式找到自己的全球定位,新的经济势力与旧的经济势力将不会存在某种暴力猜疑链,从而发生毁灭战争。
 
4,当全球的政治权力被算力联合国有效限制,暴力权力被全球智能合约完全阉割时,经济为王的全球大发展时代将会来临,人们会更愿意去创造去共赢,政治上的口诛笔伐、暴力上的军舰大炮都比不上造福一方人民的经济硕果更有说服力。
 
5,有限责任政府之间的政治博弈也将不再是零和博弈,在一个算力经济指标下,每个有限责任政府都会更加的注重双赢的政治互利,
 
6,获得政治权力也将不是政治家之间的赢者通吃的博弈游戏,因为获得了政治权力也可能会面临有限责任政府的经济破产。权力的逻辑必须符合经济规律和经济增长,这样的政治家,人们也不用担心他们去搞独裁和排除异己,因为即使他们扼杀了所有有才华的竞争对手,率领着一群跟屁虫的独裁者也无法在全球的经济博弈体系中获胜,被其他有限政府并购将会是大概率事件,那个时候的政治家群体和企业家群体其实会有很多相似性。
 
比特币算力联合国时代的成功,标志着人类从血缘部落时代走入暴力国家时代,经历了几千年的暴力国家时代将彻底结束,人类将迈入新的文明篇章,未来的人类不会再在乎不同人的种族、宗教、地域、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就如同今天的人们不会在乎别人的姓氏一样自然。

昊轩:
老板,可以出本书

hslayj:
过两个月showbuzz付费阅读功能如果出了,我就把这个放showbuzz上吧~~

飞翔的小鸟:
理解的群体还是小众 出书不值得  出书号都拿不回来 

hslayj:
这就体现出showbuzz的好处了,零成本出书,零成本推广,数据自有,不赚钱就当自己整理资料,如果财路通了,以后也算是开条先河。

hslayj:
台湾问题本质是地缘政治的军事问题,台湾对于大陆的意义主要是军事意义,拥有台湾,大陆将可以在军事上突破美国部署的多重岛链限制,而没有台湾,美国其实形成了对中国的军事海上包围,这直接威胁到了中国的军事安全和海上经济线的安全,所以在军事博弈逻辑为主的时代,台湾是中国历史上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是算力经济博弈,大家都没办法用军事手段和政治手段了,其实台湾和谁结盟就无所谓了,本质上是它爱和谁结盟和谁结盟。

本质上,在算力联合国彻底成熟后,美国、中国这种传统强国是否存在都会是一个问题,因为经济逻辑和政治逻辑很多时候的发展路线是不一样的,以后说不定新加坡和伦敦都能成为算力联盟,地域上的区隔并不一定会带来联盟所属权的区隔,因为经济是没有国界的。

萨拓:
@hslayj showbuzz 零成本推广能说一下原理嘛?TX

hslayj:
通过tonicpow的付费广告体系推广,推广人可以赚取推广付费阅读后的利润,比如你推荐给你朋友读了一篇文章,你朋友付了10元,你可以得到五元,这样推荐人就有动力推荐好文章,因为可以赚钱。这种推荐模型有点像传染病模型,只要达到一定量级,很可能就成为爆款。在BSV生态中,好的系统一般最好需要进行跨系统赋能能力,并且善于运用BSV生态对自身系统的赋能,这样万链归一才有意义,比如说moneybutton赋能支付,tonicpow赋能推广,metaid赋能数据的用户自有,以后这种赋能系统应该还会有很多,这样业务系统做起来就更简单,能力也越强,因为可以充分的调动生态支持,这才是万链归一的应有之意,也是BSV真正的杀手锏之一。

萨拓:
@hslayj 谢谢 很棒!那朋友的朋友阅读怎样分利润?

hslayj:
我觉得最好不要搞多级提成,容易变传销,一层就好了

萨拓:
嗯 说的是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点击http://www.recreating.org/economics观看群内历史信息。

Conversation : 生态 2020.7.17 ~ 7.31 #

7.17-7.31群内交流
荣哥理财师:
很多企业还是宁可相信阿里腾讯之类,搞蚂蚁区块链,腾讯区块链

hslayj:
这就和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人们更相信电信运营商一个意思,大多数人只看得到力量的对比,看不到生态本身的逻辑,决定最终局势的其实是企业的基因,区块链要成功改变世界,需要一大批适应区块链逻辑的新的企业基因,成熟的企业固然有巨大的力量,但是基本已经失去了基因改造的可能性,这些业界的尝试最终其实都只有万链归一以后才有意义,而目前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BSV,所有区块链的尝试都是在为BSV体系的壮大积蓄力量。

Hansi:
说的太好了,大部分人只看到力量的对比,看不到生态的本身逻辑。是什么原因让人们不看生态逻辑?我刚进币圈的时候买的是币信的算力,一开始我就问了一个问题,如果2100万比特币挖完矿工怎么办?大家都会说还有交易手续费,但这个逻辑并不适合BTC

hslayj:
路径依赖,成熟的企业都有成熟的经验,在他们擅长的领域,这无疑是成功的基石,但换个领域,逻辑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换,以前的路径不仅不是优势,甚至是劣势,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年轻人永远有机会的原因。市场深度不够,价格没有意义,因为价格可以被投机者操纵,真正的市场价格一定是链上交易量已经庞大到任何投机者都无法用一己之力绑住市场成交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市场价格才能真实的反应市场供需状况,在此之前的价格都是别人想要你看到的价格而已。

BSV最大的优势是所有区块链可以实现的功能,BSV都可以实现,它没有功能上的天花板,而不管是BTC、ETH、Libra、DCEP、CBDC、阿里链、腾讯链、IBM链都有功能上的阉割性,所有其他链只会是BSV的子集,而对于一个网络结构而言,只有归零和归一的区别,以后这些行业链和功能链做得好的话,可能可以并入BSV形成某一个领域的区块链行业标准,如果动作慢,被别人占了生态位,那就连生存的必要都没有了。

荣哥理财师:
Bsv能做的,别的不一定能做。别的能做的,bsv都能做,而且成本更低,速度更快,容量更大

hslayj:
BSV的一个很显著特点就是所有生态位都形成了生态合作关系,TonicPow做好,整个BSV的产品推广体系就可以被所有其它生态位企业调用,KYC体系做好就可以让所有生态体系的实名化和合法化问题得以解决,生态位和生态的关系是相互赋能的关系,只要生态样板真的起来几个,你做其它链要从头开始做,做BSV的话,产品人可以调用各种数据接口、功能模块,这种生态赋能的影响力会让每个开发者都变身为超人,BSV生态和其它链生态的关系就会更像集团军和乌合之众的区别,这种竞争趋势一旦形成,万链归一的大势基本就很稳了。

当数据产业的互相调用的机制一旦形成,想要融入全球信用体系,就必须要有全球信用之源的加持和认证,那个时候BSV就是整个互联网数据产业无法切割的一部分,没有做这种转型的企业,根本就无法融入全球的数据产业和信用产业,这就是BSV现有阶段的杀手锏。

互联网的数据产业中的各种数据,现在更多的像是一个个散落在地上的珍珠,人们很难知道哪一颗是真的、哪一颗是假的,于是互联网上的互信机制非常差,只能用公司品牌来选择信任对象来寻找真珍珠,但是BSV的哈希验真性,其实就好像把所有的真珍珠都用哈希链这个真相之线串了起来,人们不用再去管哪颗珍珠是由谁提供的,只需要知道所有经过BSV体系加持的数据都是真的就行了,这个时候要加入全球的数据体系,就不得不让自己串入这个线中,因为散落在地上的珍珠即使是真的,人们也会缺乏了解的兴趣,因为人们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真珍珠可以用了,这就是BSV万链归一的逻辑,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鑫忆:
通透,如果说还由阿里腾讯这些巨头主导,那和现在的互联网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披上了一件名叫区块链骗人的外套而已

hslayj:
互联网的逻辑和区块链的逻辑是不一样的,互联网产业的开发模式基本属于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式的开发模式,企业竞争力的核心内容是流量为王,不管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本质上都是流量入口,所以最后互联网的大部分产业都被流量寡头垄断了,这是互联网本身的特性决定的,但是这一套逻辑搬到区块链领域基本就没用了。区块链属于信用产业和数据产业的核心技术,BSV对区块链领域的作用,本质上有点像芯片对半导体产业的作用,半导体产业的很多公司根本是不做广告的,根本不需要流量引入,而是通过技术的深耕来确定自己的行业地位,因为这个产业节点上可能就那么几家公司甚至就一两家公司在做,不是内行的人也不无法给他们带来利润,内行的人也不需要通过广告来了解他们。所以反应在比特币三个分叉上,BTC基本把钱都花在了宣传上,BCH基本把钱都花在了操盘上,而BSV现在明显是把钱花在了生态建设上,原因很简单,因为BTC和BCH还是在用互联网思维来理解区块链,而区块链本身却有自己的逻辑,技术上的快速迭代是和区块链有天然互斥的,因为技术迭代容易影响到信用的稳定性,你必须一开始就把所有问题在出生的时候都解决,否则就永远陷入到生态的排异反应中。

zxs:
这得看你怎么定义迭代了吧,现在BSV很多应用也是在不断的推出新版本啊

hslayj:
我说得是区块链本身的竞争逻辑,生态的建设逻辑,等到生态稳定了才好总结出来。目前的生态建设逻辑更多的是尝试或者试错,要说成功经验,基本还没有。

史诺比🚀🌙:
底层协议不能改的

hslayj:
是的,大多数区块链竞争体系是在用做产品的方式来做协议,用物种进化的逻辑来理解生态进化,所以使力气的方向就是错误的。

晓天:
优秀,@hslayj 区块链企业将就生态闭环

昊轩:
peergame,炮兵,notesv,volt,sc,打点,relayx,showbuzz这些应用已经相当优秀,就缺用户了

Copyall:
我是泛比特币倡导者,广义比特币,比特币是一个领域 一个概念 是一个如同互联网存在的 密码经济 比特币=密码经济 比特币已经从对应单独的一个币 锐变为一个领域 一种精神 一种追求自由经济的精神 现在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hslayj:
比特币并不等于密码经济,密码学只是比特币的一个子集,比特币还包括政治学、经济学、金融学、数据体系、信用体系多个维度,这几年BTC的弯路,就是想用密码学解决一切现实问题,使得区块链单极化了,这才限制了区块链的发展和想象力,这是我的理解。不是随便一个人反对BTC、会编程,他就能做好区块链的,区块链是未来信用产业的核心技术,门槛是很高的

Copyall:
淘宝最开始 连门户网站都没有 如果一开始淘宝都订好了框架 他就会被自己的规则掣肘

hslayj:
淘宝是产品逻辑,区块链是生态逻辑,产品逻辑讲究的是快速迭代试错,生态逻辑讲究的是稳定和包容,用做产品的逻辑去理解区块链,链上信用是无法积累的

Copyall:
恕我直言 现在这些开发者 做的东西 没多大意义
我只看到遨游一人之力  在改变BSV未来 这些开发者做的东西 也有一点价值,就是让生态显得不那么空 

hslayj:
价值判断很容易,难的是躬身入局后的有所建树,遨游确实是BSV体系中的排头兵,但是这个量级的应用其实已经有好几个了,只是你没有注意到而已。

Copyall:
如果说BSV 你们每天发的那些应用 只有社区内部人玩 是内卷的 外放的意思就是 通过一些方式 引导外界主流用户 源源不断的进入到 密码经济世界   并且把其转化为数字资产用户  我以推销员 去理解用户的角度    

hslayj:
Unisot了解一下?EHRData了解一下?MetaID体系了解一下?Volt了解一下。还有TonicPow,Tocial,小聪游戏平台。sCrypt,notesv,powping,metasv,你觉得这些产品背后都没有战略么?MetaID解决的是数据体系的接口标准化问题,是BSV里程碑式的创新

Copyall:
其实 作为一个开发者 完全可以自由的 参与几个项目 这样对于开发者来说 可以获得更多的支持 和资源 

hslayj:
一个生态的发展是有成熟过程的,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BSV现在的创业者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闪闪发光的特质,BSV的战略不是空中楼阁,是由可执行的各种细节堆砌而成的,万链归一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是在一个个项目的实践中逐渐露出曙光的,没有细节展开的战略根本就不是战略,最多算空想罢了。

Copyall:
没有什么共识不可以打破 我们尊重BSV 开发者,才会不遗余力的邀请 

hslayj:
任何一个主体,都有一种成本,叫做机会成本,当你选择了一种路径的时候,自然而然其它路径就无法选择了,所以谁好抄谁其实是没有实现路径的,就好像说我需要鹰的眼睛、熊的力量、狼的嗅觉、豹的速度,这只能在动画片里面幻想出来,真实自然界是不存在这种生物的。

BSV倡导的是万链归一,万币归一,万物上链,是天然和所有币圈和链圈项目格格不入的,或者说所有币圈和链圈的好项目最终的唯一可以存活的结局就是融入BSV生态,这就是BSV的底气,没有一定的底蕴,谁又敢与整个世界为敌?

BSV的最终愿景是建设一个更美好的社会、更公平的社会、更加互信的社会,交易摩擦更小的社会,它造福的不是早期的参与者、投资者、建设者,而是最终造福整个人类,让所有人都受益,哪怕有些人根本就对他没有认知和感觉,也没有主动参与的意愿,但是BSV会惠及这些人,这才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这是那些投机客、犬儒主义者永远无法理解的东西,事实上这批人,是BSV升空时第一批祭旗的人。

Copyall:
https://www.8btc.com/article/624509

hslayj:
整个区块链产业都被BTC的路带歪了,所谓的知名学者也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又有几个人坐下来仔细想一下、推敲一下所有细节呢,你知道当初电信运营商层极力主张的封禁微信等OTT应用的风波么,传统势力对新生力量的理解永远是一封了之,老调重弹,而历史的发展从来不是传统力量可以主导的。

现在只有腾讯、阿里这种大企业才有资格提供一些通用数据接口,小企业是根本不行的,这其实就极大的限制了数据来源和数据应用场景,那怎么让所有实体行业都被数据产业渗透,都被信用产业加持,一个政治中立的全球信用之源就是必不可少的,数据产业的隐私保护、数据产权、数据标准、数据可靠性、接口的延展性,都需要BSV体系的出现,这可不是仅仅一个支付市场就可以讲明白的。

Copyall:
说到点上了 明白人

周若超:
还是要先了解清楚熵的概念,任何信息交换价值传递都是需要消耗能量的,那么每个单位信息传递消耗多少能量不能是有某个开发者或者某个组织来确定,而是需要整个市场多个纬度的博弈来衡量的。这才是工作量证明的意义@copyall

copyall:
对 我今天也想说熵的概念来着 我们现在做的事 就是熵减 基础设施已经建设的差不多了 ,技术是现成的 开发者也是现成的 

DK:
你们现在在做的事是不要脸的抄袭

copyall:
只需要一套较为公平的分配机制,把大家伙 聚在一起 分布式协同的 去建设 没成本的去建设 别的公链 已经替我们做了熵增 

周若超:
没有任何东西不花成本 你所谓的没成本是建立在剥削后来者的剩余价值上的

copyall:
不是 这么多开发者做了这么多开源的东西 我们只是再次利用

周若超:
只有用能量生产哈希才是最公平的

hslayj:
2005年左右,腾讯还是一个小玩家,中国移动当时已经号称年赚千亿了,当时中国移动仿照QQ重新做了一套飞信,投入推广、建设、宣传的规模都远远超过QQ,你知道他为什么最后竞争不过QQ么?因为网络产品的价值不是与用户量成正比,而是与用户的连接成正比,当已经有个头部产品的时候,抄袭就没有用了,因为网络效应的特点就是赢家通吃,你除非抄袭了以后还有别的能力能够超越原创者,否则永远都是那个跟随者和那个被市场淘汰的人。

BSV是一整套生态体系,是一个生态和产品互相赋能的体系,你就算超过去几个产品,你能把整个生态的赋能关系抄过去么?一个人是由头、手、脚、身体组成的,单独给你一个手、一个脚,然后你确定你还能还原这个人的样子么?

鑫忆:
公平的分配方式就是全面充分的竞争,而不是大家去协商怎么分几个shitcoin

hslayj:
术业有专攻,对不懂的领域怀有一些敬畏,其实是保持进步可能性的好办法,不管是不懂技术、不懂经济、不懂金融、不懂政治、不懂法律、不懂产品、不懂历史、不懂哲学、不懂战略,都没什么可耻的,但是如果因为不懂就拒绝了解,甚至彻底否定对方的存在价值,那么很可能就永远都懂不了啦。

copyall:
@hslayj 你们昨天说的,其他链可以加入bsv生态!?我之前投资的一个2017年成立的AI结合区块链的技术流的公链,我把你们说的这个信息告诉了对方,对方还真问怎么加入?

hslayj:
直接来BSV做建设就行了,把BSV的逻辑搞明白,然后把原有的产品逻辑搬过来,只要产品过硬,肯定是有生态位的,来BSV做建设都要面临全球竞争的,比自己闭门造车强多了

邱少贤:
对啊,想明白了怎么用区块链,怎么加入也就清楚了

hslayj:
AI一般都是用行业数据喂养智能,找出数据规律,最后形成行业解决方案,之前说的城市大数据道路定价系统,本质上的定价策略就是用AI内核完成的,给机器一个数据目标,比如平均车速,道路车容量,道路人容量,道路的天气,节假日情况,让机器根据各种数据算一个道路最优价格,价格定高了,道路使用率就低,机器就会下调道路价格,反之亦然。

荣哥理财师:
那为什么要区块链

hslayj:
之所以要用区块链,是因为中心化数据库面临侵犯数据隐私和数据产权不清晰的困境,用区块链可以解决数据永远属于用户的问题。

荣哥理财师:
那区块链在人工智能方面大有可能。。。詹克团不知道懂不懂

hslayj:
BSV体系是整个区块链产业的核心,而区块链产业是未来数据产业和信用产业的核心,万物上链不是说着玩的。以后没有上链的数据产业和信用产业是会被全部淘汰的,就和现在信息产业的企业不上网的感觉差不多。

hslayj:
这两天和几个数据专家在做务虚讨论,主题是区块链在智慧城市中的运用问题,我打算把BSV体系引入介绍一下,现在我能够想到的BSV体系在智慧城市管理中的主要场景有公务流程数据上链带来的阳光政务,车辆位置数据上链带来的交通治堵,法律过程体系上链带来的阳光执法,商户钱包上链带来的买卖产品与税务体系的同步,企业签名上链带来的数字签章和无纸化企业服务。还有其他任何建议么?

飞翔的小鸟:
一切应用都可以上链运行

荣哥理财师:
公章上链是最近的热点。。也是最可能落地的。

Gilmour:
发票上链

Gene1928:
这些联盟链已经在做了

荣哥理财师:
阳光政务:停车场信息上链,让客户随时知道哪一个停车场满,哪一个有车位,几号车位是空的。  这个极大提高了效率。

曾健:
明明知道什么都可以上链,显然是把最具有效益和体现区块链优越性的东西放在BSV上来,那些什么都做最后实际都没有弄出来显然就是无脑吹

荣哥理财师:
最有效益的估计联盟链抢的凶,把一些可行性高的先放上来才是王道

昊轩:
bsv第二层用联盟链

王福强:
基于BSV的layer1 的token马上可以面世了,发token只是开始,Scrypt逐步完善,可以实现更复杂的应用。token的用途和类型由使用场景决定的,可以是股票,债券,电影票。

hslayj:
😊👍要是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什么的都能用这个做,以后市民办事,企业办事就是点点手机的事情了,无纸化社会已经不远了

copyall:
社区人群结构 决定了币的价 核心层 是参与共建的信仰者组成 这一点bsv符合 我不需要懂技术,技术现在不缺 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我看好bsv是从商业和市场角度

hslayj:
@copyall BSV的成功建立在这个世界需要一种更加诚信的秩序上,区块链本质是一种有中间数据层和中间信用层的互联网,它并不依赖于屯币和炒作的商业模式,他依赖于建设一个更加美好和诚实世界的统一愿景上,所以BSVer都比较低调。建设者通常用自己的投入来改变世界,如果你愿意宣传,就去宣传吧,你做的多少大家都可以看到的,你在这个社区的江湖地位是建立在你的社区贡献,产品精髓和创想实现之上的,你进去BSV的时间可能还比较短,所以你的见解其实很难逃出bsv社区共识的五指山,在这个时候炫耀自己的筋斗云确实很容易被人嘲笑。不过我相信随着对BSV体系的深入了解,你也终究会完成对BSV体系的取经之路,拥有自己的成佛开悟时刻,那个时候,可能你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BSVer,BSV是人类下一次工业革命的引擎,币圈是诈骗犯的天堂,不愿意和他们玩是很正常的,等你真正开悟的时候就懂了。

hslayj:
当BSV建设成功时,金融属性自然就被点亮了,而金融属性被提前发现,建设却跟不上时,金融属性却会重新消失。所以屯币者其实是在搭建设者和贡献者的便车,所以在BSV圈屯币并不能自动获得社区认同,足够的贡献才可以,当你躬身入局,把自己的时间,精力,财产,都加入到这个风险游戏中的时候,你才会发现简单的党同伐异多么的廉价,就好像你和一个军人炫耀你刚才走了10000步一样,没有技术创新打底,人类的文明是没有进步基石的,所以不要觉得不懂技术很光荣,不懂可以慢慢懂,或者最起码心存敬畏,知识纬度越多,你认识的事实才越坚实,一起加油进步吧。过去怎么做怎么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怎么做。如果bsv也成为btc那样坐享其成的社区氛围,区块链这个东西离打土豪分田地也就不远了。

比特币不是宗教,bsv也不需要个人崇拜,csw是用自己的个人智慧,个人牺牲带领社区前行的,csw多次强调过他不是领袖,我们每个人才是自己未来的主人,最终的社区发展逻辑最终还是会落实在理性选择和科学范畴之中的。

BSV的优越之处不仅仅是战略层面的高瞻远瞩,更多的是技术层面的脚踏实地,这两个当中缺任何一个都是很难成功的,口号很容易喊,难得是落实愿景之路上的漫漫征程。

昊轩: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0NjI4MDc3NA==&mid=2651806911&idx=1&sn=b2484a11eb58be77262ca7f0423fdc1c&chksm=f2ba5b96c5cdd28054e243a093b5d4a2656a4c30c411060c271c4003e8f8e8d14839f986075c&mpshare=1&scene=1&srcid=07242eIe7gTBd0Tg50Dsqwq9&sharer_sharetime=1595543852906&sharer_shareid=cbf0c7bd4ff5f8a55676df7dfc1fadb2#rd

hslayj:
蚂蚁区块链更名为蚂蚁链后,将融合包括区块链AI、IOT、大数据风控等技术,通过链接各个产业网络,全力推动产业数字化浪潮后的资产化进程。蚂蚁链以后的发展方向更多的是融合应用,解决的是用户场景问题,BSV是区块链,解决的是基础设施问题,以后应该属于产业链的上下游分工。

昊轩:
bsv代码复制一套,能不能另搞一个体系?

hslayj:
代码复制没有意义,BSV是对等网络,接受监管的体系,复制者会面临知识产权门槛和生态的后发者的资源困境,本质上面临的是当初移动做飞信那套逻辑的困境。还不如分叉BSV来的有效。BSV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大国政治干预后的矿工体系被迫站队导致的链分裂,技术和商业层面是很难撼动BSV地位的。蚂蚁目前是两手准备,能做公链就做公链,做不了公链就做场景,让自己利于战略上的不败之地。

鑫忆:
等待企鹅链,百度链,京东链,拼多多链吧,大家烧钱

hslayj:
都是BSV的嫁衣,因为大家总会面临走出信息孤岛,万链融合的问题,然后发现只有BSV是功能性更全面,效率性更优化,跨纬度更多,成本最便宜的万链融合方案。

Gene1928:
谁说没有意义,正如你所说的,BSV的风险来源大国政治。没有到达火星的飞船,先有到月亮的也不错。历史发展没有直线。先得适者生存发展解决应用的现实问题。也能有很好的价值,再谋下一步

hslayj:
@Gene1928 我是说复制代码没有意义,蚂蚁链肯定是有意义的,一个核心技术的突破,如果那么容易就找到替代方案,那就不是核心技术了。

Gene1928:
蚂蚁链已经在用,也产生了实际价值了。局限性他们看得透透,不用大家扁了。

hslayj:
其实在他们的体系中区块链没什么真的价值,用其他技术做也一样的,本质提供的还是代理人信用,大家不是从信任蚂蚁链获得信用,大家是从信任阿里系的角度来获得信任。

Gene1928:
您说说他们用什么能代替联盟链

hslayj:
很多从业人员还在把区块链理解为分布式。普通的分布式系统就可以。什么时候腾讯也信任蚂蚁链,美国人,欧洲人也信任蚂蚁链,那些不信任阿里的人能信任蚂蚁链,那个时候蚂蚁链的信用才不是代理人信用。

武夷茶:
蚂蚁链应该只是企业链吧,和脸书的libra没有什么区别,对吗?

hslayj:
当初大家买比特币的时候是因为信任中本聪么?这就是区块链的神奇之处,他创造了另外一种信用方式,这种信用方式是和原有的代理人信用完全不一样的信用方式,这种信任方式的产出才是区块链的核心产出,也是判断区块链的最重要标准之一。

蚂蚁链属于阿里的联盟链,和BSV的区别就好像淘宝和互联网的区别差不多,一个是技术服务的基础设施,一个是具体应用的功能平台,其实是互补的。

Gene1928:
这个问题可以看更远一点,@hslayj 信任是动态的。我倒觉得联盟链这没啥问题。
现在POW机制的BSⅤ最大问题是政治共识与压力,赵长鹏说CSW是骗子BSV到后来也是成功不了,可能也是基于此了吧,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技术、机制没有问题,就是人心的问题,实现不了,比如小川行长08年提出的非主权货币

hslayj:
迫于政治压力而就范的创新体系是一般创新,工业革命级别的创新是会引领政治变革的,如果BSV真的被政治压力压垮了,联盟链最后其实也不是区块链,由BSN领头的国家链其实就是国家层面的分布式网络,蚂蚁链领头的链其实就是企业层面的分布式网络,那个时候,区块链架构甚至是一种负担。

Gene1928:
区块链到底是信息的机制,带来的改变也是巨大,谈不上是工业级别的变革。

hslayj:
其实BSV的抗打击能力是很强的,只要有少数国家接受,这个体系就会生根发芽,后面的国家就是面对产业淘汰的窘境不得不跟随,可以参考一下闭关锁国的大清政府,错过晶体管的苏联,错过互联网的日本,再强大的国家也很难承受错失科技浪潮的代价的。

hslayj:
觉得区块链不是工业革命级别的创新,是没有考虑到区块链对金融产业底层逻辑冲击带来的全人类社会财富观的大转型。通胀社会的全面退潮会让几乎人类的所有财富行为和财富认知变形,这种冲击波的影响是长久而持续的

孙牧:
类比目前的互联网,有GFW的国内区域能不能产生价值,当然可以,而且基于国内人数的大体量可以局部异常繁荣。wechat功能足够强大吧?!但不会成为全球社交平台。不能成为全球市场认可的平台,其价值和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李录说过:在大家都有自由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的情况下,竞争的核心就是看双方市场的大小。相对而言,大的市场会产生更高的效率,更高的效率会产生更大的能力,更大的能力会产生更大的经济体,这些更大的经济体就会产生更大的军事力量,那么在互相竞争的时候就容易胜出。从争夺土地到争夺市场,体现了从农业文明向科技文明转化过程中争夺重心的转移,这正是我们看到的过去500年间的变迁。所以只有被全球市场认可的区块链技术平台,才是更长时间尺度下的王者。历史从来都是螺旋上升的。

hslayj:
这套逻辑会因为区块链的出现发生变化,你说这算不算工业革命级别的创新?

鑫忆:
刘律师说比特币是文明级别的创新,我觉得很有道理

hslayj:
区块链改变的是人类暴力国家的底层逻辑,建立的是经济为王,诚信为本的文明底层新秩序,这套逻辑其实我已经写在比特币经济学的日常更新里面了。

鑫忆:
用联盟链可以不可以?当然可以。但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全球化的分工,竞争和进化红利,就不要想了。大清帝国就是榜样

hslayj:
按照现有的国际政治逻辑,中国和美国是很可能爆发战争从而带领人类走向毁灭的,美元经济体系的崩溃会让原有的旧经济秩序彻底失调,BSV创造的是一条秩序破碎后的诺亚方舟。

Gene1928:
这个可能是正常状态,如果觉得蚂蚁链他们没有研究N公司、BSⅤ网络就显幼稚了

孙牧:
没人说他们没有研究过

hslayj:
研究肯定是研究了,那么多专利,对手就那么几个,能不研究么,蚂蚁的战略是很好的,能成我就当国内公链,不能成,我就做链上服务平台公司,这样的战略也不丢人

孙牧:
在目前国内的政局下,蚂蚁链的产品技术选择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hslayj:
很多时候不是眼光问题,而是你的所处局面注定了你的选择结果。树上有肉也不是给狼吃的,他先看到也没用,乌鸦后看到却能吃到这块肉,本质还是基因适配性问题

荣哥理财师:
让让联盟链先玩

hslayj:
95年马云做了个互联网黄页卖给电信,发现他们不懂互联网,后来做了套外经贸网给国家,发现他们也不懂互联网,最后才不得不自己拉着十八罗汉做的阿里,这就是创新者的窘境,存量市场往往对创新市场缺乏洞察,不是因为传统巨头笨,而是因为他们的路径依赖让他们很难对自身进行重大调整适应新产业的需要。

荣哥理财师:
大家因为不懂先到联盟链,最后因为信任,速度,安全性,容量等原因,会有些人跳开联盟链到bsv链,胜

hslayj:
人们目前不明白的是你不可能通过阉割一个新技术让这个技术更好用,而不管是币圈的BTC,ETH,还是链圈的联盟链行业链,本质都是通过阉割区块链功能得到的结果。

昊轩:
在bsv开发都是股东,在蚂蚁链给马云打工,生产关系不同

萨拓:
bsv 怎样解决贫富差距问题?

hslay:
简单点说是政府税收的财富再平衡,复杂点说就要牵扯到比特币的未来政治经济体系的格局了

昊轩:
互联网都不能,bsv是下一个价值互联网 bsv提高生产力,参与者都能够变得更富有,让蛋糕变大

hslayj:
没有贫富差距的解决机制,人们就永远会面临民粹主义的骚扰和平均主义的思潮。这种机制也是政府之所以长期能够存在的原因。

昊轩:
像韩国一样征重税

hslayj:
是的,让法律可触达,本质上就是给与政府征税的机会,政府可以通过税收补贴穷人,不至于让穷人饿死,不至于让社会等级分化过于严重,让穷人的后代也有进步的机会,这就是比特币为什么需要合法的原因。

萨拓:
bsv底层逻辑跟别的币包括btc没有区别

昊轩:
有阿,btc已经改变比特币的逻辑 闪电网络就是混币,非法洗钱

hslayj:
btc号称的就是抗审查、抗政府、避税~~

萨拓:
我想再问一个问题,区块链世界和互联网世界的区别在哪儿?

晓天:
@萨拓 互联网:信息的网络,区块链:价值的网络。就这区别

周若超:
区别在数据(生产资料)能够通过多维度博弈来公平分配信用值

晓天:
言简意赅,通俗易懂 互联网,你给我发一条信息,这时候,你有一条信息,我有一条信息,这个互联网世界上有两条信息。区块链,你给我发一块钱,这时候,我有一块钱,你没有一块钱,区块链世界上只有一块钱,这就是价值。互联网让信息在网络上快速传播,区块链让价值在网络上快速传播。完了,就这差别

周若超:
区别就在btc的逻辑在囤,bsv逻辑在使用

萨拓:
使用的话 bsv未来是定值的?逻辑有问题

hslayj:
bsv的价值是由市场确定的,需要的人多就会涨,不存在定值一说,不过一个所有人都在屯的耗能系统,最后肯定是能量耗损完就死了。

鑫忆:
互联网是公司花钱让你免费用,数据和流量归他卖钱。区块链是你花钱去使用和记录服务,数据和流量归你卖钱。互联网以公司为核心,用户聚集。区块链以用户为核心,公司聚集

昊轩:
一种新的世界货币拓展应用场景

周若超:
矿工费上链费是可以定价的,是由每个应用开发者和矿池来协商的,是一个可以竞争的体系,用户是可以选择的可以到收费低的应用上去

BSVgo:
Tiktok在印度被禁,BSV技术上能不能解决这一痛点?

hslayj:
冯总的MetaID体系可以解决用户数据转移的问题,数据属于用户,政府封了APP,用户可以把自己的数据体系移植到竞品平台上继续,不影响用户使用。至于政府力量和商业力量的博弈,本质是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的博弈,比拼的还是力量,当商业力量的逻辑足够强大时,政府为了经济发展则不遵从经济力量的逻辑,反之亦然,在目前的全球市场上,商业力量还不能与政治权力博弈,不过如果万链归一体系完成了,政府这么做就会损失内部的商业竞争能力,这么做的风险就比现在大很多,说比特币可以真正的加强全球化其实也是这个道理,比特币会加强商业力量逻辑、抑制政治力量的膨胀。

hslayj:
蚂蚁链和BSN应该都意识到了万链融合的重要性,战略层面的认识已经到位了,问题是战术层面和技术层面还没有找到突破路径,这是很多大场创新的通病。BSN的建设思路就好像先把不同的泥巴路连起来,不谋求任何接入体系的标准和门槛,能走人再说,以后再走一步看一步。

冯新宇:
Metanet白皮书发表了一年多了,基于Metane结构的应用还真没几个,旺仔的RatesV应该是第一个,福强的Bitmesh邮箱应该算第二个。接下来的应该就只有MetalD相关的应用(已上线的showbuzz、metaprotocols和正在在开发的几个)以及Unisot在开发的的Seafoodchain貌似也是基于Metane磔阀的(如有遗留欢迎补充)。为什么基于Metane磔陶的应用这么少?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大部分应用都是基于Moneybutton的。基于Moneybutton方便实惠,开发简单,只是Moneybutton提供的接口不能构建Metanet应用,包括现在能提供开发接口的大部分钱包如打点和relay等也不支持Metane结构的构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unwriter提供的开发范式和工具几乎均不是基于Metanet的,所以很多团队做第一个应用时自然地采用了MB+unwriter开发范式,包括我们也是。希望我们ShowMAN和MetasV提供的基础工具能让更多团队采用的Metanet数据结构来构建应用。当然,现在我们的基础工具还不够完善,我们还需加快完善。

李龍:
metanet只是一个二层协议。只要比特币底层坚固,会有其他的二层协议出现。我们的NOTE协议是一个

刘晔律师:
基于metaid很快也会出现一个note,叫metanote,到时可以与Note协议比较一下

hslayj:
要实现万链归一和生态与产品之间的互相赋能,底层数据结构的规范性是很重要的,冯总提醒的很对👍

🐽:
话说回来,你们需要打点提供一个 metanet 创建功能的 API 么?实话说我在市场上没有收到过这样强烈的需求。没有任何人主动和我聊希望我们提供这样的功能。那么作为做基础设施的打点钱包,做给谁用呢?我们自己下手做应用么?

刘晔律师:
现在本来就没什么市场啊 市场本身还需要创造

🐽:
这里又回来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不要为了技术而技术,要看问题的痛点在哪里,市场需求在哪里。把力量集中在解决当前发现的痛点上。

刘晔律师:
话说回来,各国人民无障碍地交流,就是最大的市场

🐽:
我敬佩一己之力创造全新市场的创新者。但从理性投资决策的角度应该选择解决现有的痛点。比如应用开发成本,比如收付款,比如一些合约机制让应用程序证明自己没有操控。

李龍:
哈哈哈,METANOTE加油 NoteSV基于的NOTE协议,定义并解决了用户确权,随机密钥生成,历史记录获取,记录的增删改(CRUD)等等当初悬而未决的课题。除了NOTE目前其他协议还没搞定。MetaNote加油

hslayj:
底层稳,楼盖的就高,,乔布斯说,回到19世纪初,人们想要的交通工具,不是汽车,而是更快的马,一定的前瞻性设计是需要的,具体到各个公司,当然要量力而行,因地制宜考虑产品路线。也许先做利基市场,然后根基稳了再换架构来得及,也许市场爆发的时候再去适应市场就晚了,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都有各自的道理。

刘晔律师:
Note协议各方面都上乘,唯一的欠缺是缺乏用户间的互动

李龍:
笔记分享已经做好了。月末就准备发布 但是,用户信息安全是第一位的。Note的分享偏重安全

刘晔律师:
安全与分享是一个哲学命题,也是一个技术命题

李龍:
我觉得Metanet应用少的一个原因是,“信息是公开的”,MetaID的问题也是这个,“信息公开”。交易中有多少bsv,需要公开。交易中的信息不一定要公开,公开了还删不掉,就很有风险感

刘晔律师:
如何看待“公开”问题,就是BSV应用开发的核心哲学。

hslayj:
很多信息都是需要公开的,metaid能把不同纬度数据连起来,能够规范行业数据接口,能把数据权还给用户,这都是有产业级别意义的创新。

大白梨:
bsv上的记账系统,对那些跨国的慈善组织很有意义,联合国为什么不用呢,这是基础设施,真正的全球账本,才会有全球合作

我不叫汪王望汪旺:
账本应该不是狭义上的会计账本。账本应该指合同,物流,发票,付款的的基本信息 这些数据都在链上

大白梨:
是的。只有这些信息都在链上,才会行程闭环

我不叫汪王望汪旺:
形成闭环威利巨大,会计账本是对这些信息的核对,分类,汇总,然后出报表,分析业务,控制资产,提升企业管理

陈斌:
企业内部资产标注到链上,企业间的合同标注意味着企业协作方式的巨大变革

hslayj:
要有全世界的所有产业的数据联通,就需要全世界范围内的基础数据验真体系,否则数据真假都保证不了,上层应用和数据体系的互相调用就更不用说了,BSV是数据产业信用化的必需品,万链归一成功后,没有企业能离开这个体系,就和没有半导体产业能离开芯片一个道理。

🐽:
这个是数字化。

LXT:
我觉得上链就是让信息脱离纸质载体,从此数字信息获得纸质信息的特性,信息也终于脱离物理空间的束缚。真正信息数字化文明

刘晔律师:
上链就是相当于现在的上网啊。当人类一切行为都以tx数据格式传输和存储时,也就不存在上不上链这一说法了。因为你不上链将寸步难行。从出生登记到死亡登记都在链上,更别说从出生到死亡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了。那时链就是空气。

童创:
说起钱包,个人感觉是不是最早期的btc全节点冷钱包才是最安全的吧,后期出的很多类似btc.com,blockchain这类在线钱包,输入私钥来控制钱包的设计,钱包软件开发者是可以夺取私钥的吧

荣哥理财师:
冷钱包跟在线钱包安全性不一样,跟最早期不是最早期没啥关系

🐽:
不是。遇到过偷换剪贴板病毒么?

童创:
理解。冷钱包也有安全隐患。

刘晔律师:
问一下,什么时候比特币钱包的安全问题才会成为一个无需老百姓讨论的问题?或者说,有这一天么

🐽:
类似你的钱包的防盗?

荣哥理财师:
类似VOLT各种门限钱包发展起来,银行级的专业的管理员

🐽:
其实门限不完全解决这个问题。

荣哥理财师:
那怎么解决

CJH:
其实,当每个app都是钱包的时候,每个钱包都没什么大钱的时候,真没必要考虑这些。。

hslayj:
volt类钱包把花旗,工行作为受托单位,KYC流行了,比特币国际法可以指挥矿工逆转交易,这三样前提具备了,比特币钱包的安全性基本就没啥问题了。

🐽:
和支付宝微信一样的。没差别。鉴权。

hslayj:
靠代码是解决不了所有密码学安全问题的,特殊事件的法律体系的事后介入必不可少。

童创:
👍 如果每个用户可以不通过钱包软件直接接入链上操作,或者钱包服务商被像银行一样监管?

吴昊:
怎么逆转交易?

hslayj:
由国际法律体系指挥所有矿工运行特定代码,对法院指定的黑名单地址的财产进行冻结、没收、逆转等操作,不遵守国际法的矿工将面临矿机被没收和停产的法律威胁~~

aaron67:
国际执法不存在的

吴昊:
技术上怎么逆转?

aaron67:
你让绝大多数矿工不打包这笔交易就行了 等待这笔交易在内存池待到超时

吴昊:
黑钱早都发出去了,咋指挥矿工逆转啊?

hslayj:
CSW在两篇博客中都提到过法律对过往犯罪追责的操作流程,比特币国际法目前肯定是没有的,CSW说的路径是通过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权来指挥矿工进行统一操作,但是美国的长臂管辖权是以美国为世界轴心为前提设计的,我觉得未来的比特币世界并不适用于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因为如果美国要冻结比如说中国、苏联的高科技企业账户怎么办?所以我觉得未来比特币国际法是有很大空间的,这套法律并不追求法律的完备性,其实有个对全球犯罪的定义的最小共识基本就可以操作了。

hslayj:
没什么不可能的,只要矿工达成一致,对指定地址进行特定操作,根本不需要验证秘钥这一步。

荣哥理财师:
现在有不少罪行是全球共识的了。

hslayj:
是的,比如黑客行为、盗窃行为、勒索行为导致的比特币丢失,其实放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犯罪,所以我判断未来应该会有一个比特币国际法出现,说不定现在的比特币协会就是未来比特币国际法庭或者比特币国际执法机构的前身。

吴昊:
私钥都不用,那银行直接记账不就好了。记错了就沟通下大家一起改。

hslayj:
难度在于协调所有矿工保持一致,这只有在所有矿工不得不遵守法律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单个国家是很难做这种操作的。

hslayj:
关键是怎么判断记错了,怎么沟通,并且由谁来做最终裁决,这其实是法律问题。

荣哥理财师:
不需要所有矿工保持一直。。只要足够的诚实矿工保持一致即可。

大白梨:
我觉得你们想的太远了

aaron67:
回归技术吧。。这种事 几十年之后再看吧

刘晔律师:
看美中这一战怎么打再说吧😁

aaron67:
文明这么多年了  还有个引渡条约的事

刘晔律师:
中美协调一致了,估计矿工也只能接受 比特币才出来,文明没有几年😁

朱尧坤:
比特币只相信pow,这才是最公平的

拜:
中世纪我们相信上帝,启蒙运动我们相信理性,上帝也好,理性也好,人类寻求的其实是次序,也就是pow

我不叫汪王望汪旺:
@拜 eth2.0要转pos了,大师不看好?

拜:
当然不看好pos

我不叫汪王望汪旺:
那你预测eth2.0转过去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呢?

拜:
不能孤立的看待eth的pos,在bsv 基于pow 的应用发展起来之前,eth 的pos 作为一种炒作会长期存在

hslayj:
POS相比较于POW更强调先发者的权威性,好处是短期内更稳定,坏处是缺乏后发的外部竞争的引入吸引力,POS对于有限责任公司内部是没啥问题的,因为公司本身也不追求永续存在,适应当前市场就好了,而区块链要形成广泛的全球信用,一定是需要永续存在和永续竞争才能保证世界的活力可以随时进化的,POS最终会因为没有新血而枯萎。没有做过复杂软件架构设计的外行人,特别是习惯了互联网软件产业快速试错、快速迭代逻辑的人,是很难理解稳定架构对于整个区块链信用体系的重要性的,BSV与ETH、BTC相差的其实就是一个舆论传播路径的时间口径而已,等到过几年舆论智慧跟上了先行者的智慧,万链归一会毁掉所有的垃圾币和垃圾链。

刘晔律师:
pos是红二代,pow是红一代

我们本着对BSV的认知提升和对人类文明升级的期待建立此群共同交流学习,每个人对BSV的认知层面不同,有问题都可以发在群里,大家交流学习,共同成长,为越来越多的朋友答疑解惑,入群请加:bsvwlgy (BSV万链归一)。
点击http://recreating.org/economics观看群内历史信息。

next chapter : Recreating Economics based on Bitcoin 14

CONTENTS (目录) #

比特币经济学 : 首页
比特币经济学 1 : 开讲
比特币经济学 2 : 法律
比特币经济学 3 : CSW
比特币经济学 4 : 法币崩溃
比特币经济学 5 : 核心概念定调
比特币经济学 6 : 经济危机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7 : 路径 HOT !!!
比特币经济学 8 : 万链归一
比特币经济学 9 : 产业区块链
比特币经济学 10 : 去中心化
比特币经济学 11 : 代际剥削
比特币经济学 12 : 族群矛盾
READ MORE (更多文章)……

BSV Donate :
19Y6exH3MntM5VJDCvfSvBhJc6eHP7oJ2f

©2020 - hslayj all rights reserved

 
0
Kudos
 
0
Kudos

Now read this

Recreating Bitcoin 9:Everything is Transaction

Epilogue # This chapter will explain the reason to design transaction as a function equivalent. And, what is the essence of a function? Transaction Designed as a Standard Function Equivalent # In the café, softened chatter mixed with... Continue →